+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前方高能最新章节!

    年轻人被捆绑的时间过久,吃了些苦头,血脉不畅,此时那绳索一松,手脚还有些不听使唤,瘫软在地直喘粗气。

    被人如捉小鸡一般提着靠到栏杆上的湘四愣了一愣,没过多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半晌之后,她似是笑够了,才将嘴一抿,露出脸颊两侧的梨容:

    “说真的,初容闻你身上的味道,要你衣物,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宋青小便想起了圣庙之中,她在破开黑茧时,里面蜷缩的那老头儿身上喷出的黑色汁液。

    那汁液腥臭无比,喷溅到身上,恐怕难以洗去。

    初容当时不顾曝露的危机,特意来嗅,应该就是在闻这个气味。

    正如湘四所说,他令人送来热水,让她沐浴更衣,怕也是为了拿她的衣物前去确认而已。

    “可能是。”

    她抓了抓头发,淡淡应了一句,她摸了摸手腕,湘四见她这动作,便见机的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条发绳,还没递过去,便见宋青小手中突然出现一支发钗,顺手将头发挽了个结盘在脑后。

    宋青小头发挽得并不好,那发结也并不稳固,松松散散的,几缕碎发垂在她脸颊两侧,为她清冷的气质点缀出几丝慵懒的感觉、

    倒是那发钗不错,虽说没有灵力,但在世俗之中应该是价值不菲的珠宝了。

    只是宋青小看起来并不像是会为这些身外之物花费心力的人,湘四自己也是个人精,当下心念一转,便明白过来宋青小必定是杀了哪个爱美的女修,夺得了人家的乾坤囊了!

    一想到这里,她心生警惕,原本想要迈出去的脚步又缓缓后缩。

    “我破开黑茧时,茧内的‘人’喷出了一种黑水,十分腥臭。”宋青小看到了湘四的小动作,却并不点破。

    这一句话说出口,湘四顿时将之前的念头抛诸脑后,吃惊的瞪大了双目:

    “里面真的有人?”

    宋青小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湘四心理素质也佳,被她这样一看,不止不觉得尴尬,反倒‘嘿嘿’的笑了两声,催促她快说。

    此人年纪不大,但心黑脸厚。

    宋青小也不理她,只是看了一眼还跪趴在地上的品罗,问了一句:

    “好些了么?”

    湘四眉梢一扬,显然不理解在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去关心一个普通人的死活。

    但她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开口。

    “好些了。”品罗点了点头,他还心有余悸,先前被初容等人抓到时,他被吓坏了,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却没料到宋青小会出现救了他。

    年轻人有些愧疚,他想到今晚自己贸然去救清露的举动,应该是给宋青小带来了麻烦的,但她不止没有迁怒自己,反倒在关键时刻救了他。

    “咳,咳,宋小姐……”他还站不起来,坐在地上,羞愧得不敢去看宋青小的眼睛:

    “我……”

    他结结巴巴的,宋青小却像是没注意到他内疚的神色,而是问了一声:

    “你在清露屋中,看到他们给她喂了什么?”

    初容在说品罗‘罪行’时,青年大声反驳,当时还说玉仑虚境的人给即将在龙王祭上成为祭品的清露喂毒。

    只是当时众人都将注意力放在闯入圣庙的人身上,所以双方因为各自的缘由,都将这件事情略过没说。

    宋青小当时没提,此时将初容等人打发走后,才问起品罗。

    听她提到这一件事,惊魂未定的品罗脸上又露出几分后怕之色。

    “今晚我本来想救人离开的……”

    他将自己今晚发现灯笼熄灭,准备带宋青小离开,却发现叫她不醒,最后决定先救走一人的情况老老实实说出。

    这个被玉仑虚境的人抓到,险些闹出大事的青年这会儿提到之前的情况,声音都还在发抖。

    他趁着灯笼熄灭,一路逃出阁楼。

    下午他听宋青小与湘四聊天,也知道清露所在的大概住所,再加上有湘四暗中‘帮忙’,很快便闯入清露所在的住所。

    因前两日湘四闯了圣庙打草惊蛇,使得清露屋中有好几个玉仑虚境的人看守。

    “我去的时候,看到他们端了一碗不知道黑漆漆的什么给她喝。”

    他说到当时的情景,露出一副作呕的神色:

    “那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很腥臭……”他说到这里,神色古怪,像是在想要怎么去形容,半晌才结结巴巴的:

    “反正不是给人吃的。”

    偏偏清露如行尸走肉,喝完就登时如失了神的木偶,不吵不闹了。

    当时他实在太害怕了,这才露了端倪,被玉仑虚境的人抓住。

    后面的那些事,宋青小也知道了。

    初容抓到他后,便提了他来找宋青小,以为二人合谋,欲将她拿住。

    但不知为何,最后初容还是选择了先暂时退让半步,领了大队人马先走。

    品罗想到此处,一颗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喉间,结结巴巴的道:

    “宋小姐,明天,明天他们会不会还来啊?”

    他干的事可能会连累到宋青小,今日初容善罢甘休,可能是想要回去请示意昌的指示。

    若是意昌发话,不止自己自身难保,可能还会连累她的。

    这里的人无法无天,视人命如儿戏,今晚事情闹得如此之大,相叔等人却不知所踪,明天就算发生大事,依相叔见到意昌时的卑躬神态,恐怕也不会帮忙救几人的。

    品罗现在看来,宋青小与湘四二人像是有些手段,但毕竟也只是年纪不大的女孩子罢了,未必敌得过玉仑虚境的这些人手。

    宋青小听他说完,心中已经有数了。

    品罗提到的‘黑色液体’,又极为腥臭,令她想到了自己破开黑茧时,黑茧内的那老头儿体内喷出的黑水。

    她掌心一翻,一个约摸拳头大小,泛着寒气的黑色冰球便被她握到了手中。

    那东西一出现,湘四便神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开口,宋青小便将这东西往品罗面前一递,问了一句:

    “是这味么?”

    品罗开始见她如变戏法一般,变出一个黑色冰球,还有些怔愣,接着便见她将这东西举了起来,送到自己面前让他来嗅。

    那东西还未凑近他鼻端,一股腥臭至极的味道便传了过来。

    这种味道十分古怪,也极为特殊,有些像是已经开始腐烂变质的血液味道,既腥到极致,也带着一股恶臭。

    他刚一闻到,便联想到清露还被喂着吃下许多,顿时胃里便如翻江倒海一般,再也忍不住,一面干呕一面点头:

    “是……”

    “你哪来的,我看看……”湘四一见品罗点头,当即便想伸手,但宋青小却在品罗确认之后,便又将其扔回自己的乾坤囊中,让她扑了个空。

    湘四见此,眉头先是微微一皱,接着又松展开来,将这丝异色很好的隐藏了下去,换成少女娇憨不满的神色,偏头抓了一下自己的发布,幽怨道:

    “怎么这么记仇?”她语气怏怏的,“不是说好结盟么?”

    宋青小这会儿将所有信息在心里大概过了一遍,已经有了些底了,听到湘四这话,才转头看她:

    “结盟?”她微微一笑,语气有些玩味。

    聪明人说话不用打太多机锋,湘四听她这语气,顿时叹了口气:

    “好吧。”

    她看了品罗一眼,毫不客气的驱逐:

    “你可以离开了。”

    品罗抹了抹嘴,不知所措的看了宋青小一眼:

    “我去哪里?”

    这会儿他在玉仑虚境之中地位尴尬,呆在哪里都不对头。

    “我们两个女生讲话,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偷听吗?”湘四虽说在‘呵呵’的笑,但那笑意却不达眼中,令品罗感到这位少女的笑意看起来比初容还要瘮人得多,令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倒是想说‘好意思偷听’,但从湘四的表情看来,明显是不大欢迎他的。

    年轻人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湘四不欢迎他,可能是因为他今晚的冒失举动给这两位女士惹来了麻烦的缘故。

    正沮丧间,宋青小温和的道:

    “你随意找个地方休息吧。”他已经熬了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在船上的时候,虽说有她灵力的安抚,令他歇息了片刻。

    但进了玉仑虚境之后,既担惊受怕,今晚又救人被抓,心神俱疲,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番了。

    “你放心,在这阁楼之中,没人可以抓得走你的。”

    她说这话时,语气并非抑扬顿挫,也非掷地有声,如立誓般,只是十分温和的随口一说,但不知为何,品罗紧绷的心却一下子因她温和的语气而落回原处。

    先前还惴惴不安的青年点了点头,那些被强行压抑的疲倦、恐慌及不安此时都一一涌了上来。

    他也知道宋青小还有话要和湘四谈,他想到楼下守候的名叫‘十三’的老头儿,强行拖着疲倦的身躯,下楼盯着那老头儿,怕他上来。

    品罗一离开之后,湘四将神识放开,隔绝了其他人听到二人谈话的可能之后,才开口道:

    “好吧,我上一次闯入圣庙,还没有闹出动静,就已经被人发现。”她当时为了半唬住宋青小,也想要从她口中套话,同时还存了一些其他的念头,故意将话说得模棱两可。

    原本以为她今晚夜探圣庙结果可能也与自己差不多,哪知宋青小不止真的像是闯入了圣庙中,还像是探听出一些消息来。

    这样的情况令湘四感到自己可能隐隐错估了这位‘同盟’的修为的同时,又感到因她展露出来的强横实力而感到心安。

    毕竟二人面对的可能是三个化婴境中阶修士的联手,那五号黑袍男人更有可能已经达到化婴境顶阶的水准,宋青小实力越强,某方面来说对她也越有利。

    “那石碑有古怪,上面有阵法,不知是这些人自己画的,还是请了高人布下来。”湘四将先前取出来的那条发绳绕在指间,说道:

    “我就算没说,凭你实力也能应付得来。”

    宋青小不置可否,没有回答她这话,湘四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接着才道:

    “我破开石碑之后,确实发现了那个黑茧。”

    那黑茧奇硬无比,湘四也没有在完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将茧打开,她犹豫了一下:

    “更何况当时并非我本体亲自前去,所以仅撕下了一层茧皮便回来。”

    至于茧中有‘人蛹’的存在,则是她根据目前仅有的线索推测,哪知倒是误打误撞,将真相猜了出来。

    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知道不说些真话,宋青小这里恐怕难以过关,因此在提到取黑茧上的茧皮时,特意一跺玉足。

    足尖在木地板上踩出‘砰’的声响,却被神识所阻隔,外人难以窥探。

    随着那足尖一跺,灵力‘嗡’的扩散,原本套在她赤足踝间的一条金色的口尾相咬的小蛇在这股灵力刺激之下,仿佛活了过来。

    顺着湘四的小腿开始往上蜿蜒攀爬,越爬越长,不多时便化为一条约摸一尺来长的细蛇,游到了她手腕间,如一条金链,被她握于掌心之间。

    湘四这会儿为了取信宋青小,也算是露出了一丝底牌。

    那金色小蛇灵性十足,灵气蓬勃,但在昂起蛇头,望着宋青小时,那小蛇的眼中却露出人性化的畏惧之色。

    仿佛遇到了天然的克星一般,它才刚昂起头,还未‘咝咝’吐信,便被吓得直往回缩。

    湘四垂下眼皮,挡住了眼中的神色,将那小蛇绕在五指间玩耍了片刻:

    “它好像有些怕你。”

    宋青小盯着这小蛇看,湘四如果没有亲自出手,而仅是驭使灵蛇破开石碑,便能撕下一层茧皮,足以证明她这小蛇能耐,绝对非同一般。

    她没说话,湘四却有些沉不住气了,问道:

    “现在我知道的已经说过了,你在石碑中,真的发现了‘人蛹’的存在?”

    她紧紧盯着宋青小看。

    宋青小这会儿的答案并不重要,湘四其实对于黑茧之中存在什么心中也有数。

    但宋青小张不开口,便是两人能不能合作的关键。

    良久之后,宋青小才说道:

    “黑茧之中有人蛹的存在,没有灵息,但生机未绝。”

    那些生机与茧内阴气相关,她说到这里,将乾坤囊内那个冰球取了出来,往湘四扔了过去:

    “黑茧被撕开之后,人蛹便随即喷出大量这样的液体来,顷刻功夫便生机立绝。”

    湘四见她开口,不由松了一大口气,忙不迭的将东西接了过来,握在掌中,这才仔细研究了起来。

    “魔气?”她神识一沉入那冰球之内,便随即发现了那黑球之中的魔气,顿时惊声开口。

    宋青小点了点头:

    “魔气!”

    这‘人蛹’体内喷出来的黑水是魔气,与九泉之底的魔气如出一辙。

    黑水一喷出,里面的‘人蛹’立时气绝,且宋青小猜测,应该正是在那个时候,意昌才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我怀疑,这些黑茧是由‘人蛹’之内散发出的魔气凝结。”

    如果照初容所说,今晚死于她手中的那老头儿是玉仑虚境中的族人一员,那么她大胆猜测,这些玉仑虚境中的人,体内有古怪。

    他们到了一定年纪之后,恐怕也会像黑茧之中的那‘人蛹’一般,陷入进某种古怪的半死之境中。

    体内的魔气涌出,形成黑茧,将他们牢牢包裹,也可以称为将他们牢牢的保护起来。

    在他们形成黑茧之后,会由玉仑虚境的族人,将他们送入圣庙中的某个凹槽之内封存起来。

    这些被黑茧所保护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死亡,有可能是在等待着某个机会,欲破茧重生,意图重获生机。

    “黑茧上的丝缕与意昌等人所穿的裾裙一样,我怀疑这里每个穿着这样长裙的人,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应该是由自己蜕体重生的黑茧所织成。”

    宋青小开口说道,她说话的同时,再次从乾坤囊内取出一块从黑茧之上切下来的茧皮,向湘四抛了过去。

    湘四伸手接住,同时稍加踌躇,又将冰球也往宋青小的方向弹了回去。

    她把冰球一握,再次放回乾坤袋。

    湘四握住了这块茧皮,越看越骇然。

    这东西比她撕下来的那块更大、更完整,自然也能让她看得更清楚明白。

    茧皮之上的纹路、手感及灵力的波动,都与意昌等人所穿的衣裙确实并无二致,证明了宋青小的猜测。

    但湘四此时的心思并没有全部放在这上面,她自己取过这黑茧之皮,知道这东西有多坚硬,寻常法宝都难以破开。

    她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神兵利器,才可以在那样的情况下,轻易割下这么大一块茧皮不说,还将那巨茧分开,把里面的人掏出来?

    湘四一心二用,心里想着此事,忌惮着宋青小的实力,但同时还能分心去思考她说的话,一面应答:

    “如果这些人所穿的裾裙都是这蜕皮之后的黑茧所织成,”她顿了顿,眼中闪过一道精明之色: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有可能是已经破茧重生的一员。”

    她说到这里,像是肯定了什么一般:

    “每个人衣裙层数的不同,兴许是代表着他们蜕皮重生的次数,每一次重生,那黑茧之皮织成衣裙,便导致他们身上的裾裙比其他人更多一层。”

    湘四的猜测与宋青小不谋而合,她点了点头,湘四接着又道:

    “所以意昌的裾裙最厚,足有十二层,也就是说……”

    “他有可能已经破茧重生了十二次。”宋青小接着将她未说的话补完。

    两个少女相互一看,心中都已经了然。

    难怪相叔对他态度并不一般,见他面时恭敬有加,并不因为他年纪的轻微而轻怠。

    这里意昌看起来年纪最轻,但地位却最高,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年少有为,或是出身高贵,而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实际年纪,早就远超出他的真正年纪。

    所以玉仑虚境的人并不以外表的年纪论地位、尊长,而是以衣袍的层数为尊。

    同时也解释了,为何傍晚在船坞码头时,那须发皆白的山羊胡老头儿,看到比他年纪更轻的初容,会口称‘三叔’的缘故。

    相叔当年随父亲及一干救援人员误入九龙窟,他是唯一的幸存者,恐怕就是无意中闯入了玉仑虚境,发现了玉仑虚境中的人某个秘密,自以为得到了将来可以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的机缘,因此几十年下来,兢兢业业为玉仑虚境中的人办事,替他们运送物资,物色女孩儿,坏事干绝!

    可他已经年迈,所以在船坞码头时,他才跟意昌大人说,他年近七十,想要向意昌讨要当年答应他的恩典!

    双更合一的5500字大更哦~~~

    (本章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