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盏揪着大氅边上的一圈白狐狸毛发了会呆。

    女人走过了好一会儿,风里都还停留着她身上的香气,阴涔涔的,像水渠里的绿藻,很勾人。

    “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巧儿四下嗅了嗅,“这几日城里死得人多,哪都闻着股腥臭味。”

    巧儿说完,离盏摇摇头,嘴角竟泛起一丝无奈的笑来。

    巧儿瞧着有些担忧。

    “小姐,那女人的话不必往心里去!不过是精绝首领的一个小妾罢了,能得殿下一时垂青又如何?破鞋一只,不过是投怀送抱,玩玩她而已!”

    破鞋……

    离盏笑得更无奈了些。

    她也是只破鞋,还是被人扔掉的一只破鞋。

    巧儿安慰了一番,却见着离盏的神情愈发的不对劲儿,思着自己是不是嘴笨说错话了,立马掌了嘴。

    “瞧奴婢,都说些什么呢!其实奴才什么也不懂,就觉得殿下不像那样的人。”

    离盏幽幽的望着墙头上的乌鸦,喃喃说:“可是,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呢?”

    巧儿头一次见离盏这般伤感。

    想想以前,殿下对小姐那般好,但凡是个正常女子都很难不动心吧?

    离盏是个小心翼翼的人,生怕行差踏错,就再无回还之地。

    鉴于祁王的地位和心智,打从一开始,离盏就心怀芥蒂。

    她作为一个旁观者,真是一点一点的看着离盏和他越走越近,最后互敞心扉。

    她知道,离盏对祁王的喜欢是有多么的内敛。

    旁人折一朵花是爱,斟一杯酒是爱,可放在离盏这样谨慎小心的人身上,笑一笑,便是莫大的勇气。

    点滴变化中,离盏已经成了一个事事都先替祁王考虑的人,可如今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祁王就转与另一个女人肌肤相亲。

    这叫人如何受得了?

    “小姐……大不了,大不了奴婢陪您回京城去!”

    离盏眼神渐渐变得模糊,那只乌鸦似乎也经不住她眼中流露的苦楚哀怨,啊啊叫唤了两声,扇着翅膀逃了。

    她瞳孔重新映进一轮明月,圆圆的,像个银盘。

    这短短的须臾,她心里纠葛过很多事。

    最后回答巧儿:“我本就与他没有太大可能,如是这般也好。你不必在殿下面前提今夜之事,我会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小姐……”

    离盏伸手,示意她不要再说。

    “我不想与他争执。天女当维持处子之身,不与任何男人有所纠葛,若是事情一闹,恐惹非议流言。无论今朝他如何对我,但论从前,我是欠过他好几条命的。没有他,我连站在这里被精绝夫人嘲笑的资本都没有。你说是与不是?”

    巧儿被她这番话说得心里更不是滋味,死死的咬住唇,就是说不出那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来。

    她有时实在太佩服离盏,觉得离盏不大像这个年纪的女人。

    她的心境比老人还要豁达,志向比男人都要坚定。

    她总是能咬烂牙齿往肚子里吞,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也许,这是她最过人之处,亦是她最不可爱的地方。

    “走罢,精绝夫人回去也有一刻了,这会去,他当不会问什么。”

    ————

    两人重新走回顾扶威的院子。

    长廊尽头的厢房处,灯还亮着,人还未睡。

    离盏步履未曾停顿,径直走到门前,抬手正要轻叩,里面便传来声音。

    “盏盏?”

    “嗯。”离盏淡应了一声,推开了门,屋子里热气吹出来,还余留着苏宛童身上的异香。

    她顺手解下大氅,递给了巧儿,吩咐道:“你就再此候着吧,我很快就出来。”

    “是。”

    离盏合门入里,顾扶威扔了笔,从梳背椅上站起来。

    他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中衣,锁骨下,肌理若隐若现,很是好看。

    “这么晚了,你还有兴致作画?”

    离盏走到桌前,顺带着瞥了一眼桌上的宣纸。

    纸上的内容看得她眼皮子一跳。

    是女人的后背图,上面纹了百鸟朝凤的图案,虽未画全,也未上色,但也十分养眼了。

    在离盏向画作投去目光的一刹,顾扶威的神情是有几分慌乱的。

    他手一撩,画边就卷了起来,再也看不出那是女人的后背和腰身。

    离盏也就装作没看清的样子,揉了揉眼,转而将柜子上的烛台移了过来,“你画便画,别黑灯瞎火的用眼,夜里描东西怎能只用一盏油灯,换我是决计瞧不清的。”

    顾扶威看着她,浅浅淡淡的笑。

    “还是盏盏知道心疼我。”

    “去,我这是职业病。”

    “什么病?”

    “呵……你不懂。就是当大夫的都有的毛病,见着别人不惜身体,便忍不住要规劝两句,你别嫌我烦就行。”

    离盏沿着书桌坐下来。

    顾扶威揉揉她的小脑袋,“夜里不早早歇着,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便是来查岗的。”

    “查什么岗?是怕那个精绝夫人?”顾扶威倏尔一笑,带着惯常的慵懒和痞坏。

    “我听说你们今日相谈甚欢,聊了许久。”

    “盏盏吃醋。”顾扶威很是高兴的伸手,从后挽住了她的脖子,抵住她的后背,驾轻就熟的拥她在怀里。

    “你是不是后悔让我和她见面了?当初可是你苦口婆心,义正严辞的规劝本王。”

    离盏回头,看似温和的目光实则侦查着着顾扶威细微末节的表情。

    他很淡定,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若她没亲眼目睹,哪怕遇见了苏宛童从他房里出了,又或是冲她说了什么挑衅的话,她也是决计不会相信两人之间真的会发生什么。

    离盏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害怕。

    摸石头过河,尽管踩不透,但好歹还有个底,可是顾扶威这个人,似乎永远都呈现的是假象。

    所以,她此刻顺理成章的想起长音对她的告诫,禁不住怀疑,是不是从前那些温情统统都是假的。

    如果是这样,那她又被骗了。

    多活一世,竟也没多少长进,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心里发酸得紧,好像一不留神,眼眶就会发红。

    于是她回身也把顾扶威给抱住,头搁在他肩上,不叫他看见自己的表情。

    “怎么了?”男人被她突然的亲呢搞定窒了一下,在她耳边轻轻的问。

    离盏尽力维稳自己的情绪,洋装正常的问话思路。

    “没什么,就是好奇你同她谈了这么久,都谈了些什么。”

    “她可是想要色诱你,让你放过精绝?”

    顾扶威突然笑了,热气呵得她脖子怪痒的。

    “她有你长得好看吗?”

    “不知道在你眼中如何,反正有人说她比我长得好看。”

    “谁这么没眼力见?回头给他好好治治眼睛!”他如何是着,搂着离盏的屁股一抬,就把人盘在了腰上,抱直了。

    “好了,你到底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便是要问这个。”

    “我不信,盏盏素来不是攆酸的人。”

    “不信便罢。”

    顾扶威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神情稍微严肃。

    “噢,你既是执意要吃醋,我需得同你报备一声,那个精绝的女人我暂且不能放她回城,要留在知府里呆上一段时间。你别多想。”

    “怎么?你是想把她留在城里,当人质?”

    “盏盏向来一点就透。”

    两个人,两个既然不同的说辞。

    离盏心里只剩苦笑。

    “我自然不会多想,但精绝那边呢?听说精绝首领妻妾成群,压了个把在你手里,折了也无关紧要吧?”

    “此女不同,是他花了三千牛羊从中原换来的。光是求娶就费去好几个月,与那些连仪式都没有的妾室,不能相提并论。”

    “可到底时短情寡。”

    “情寡?”顾扶威很自然的说了句话,“男人眼里,情寡与否,与时长并不相干。欢喜她,才最最重要的。”

    这句话,大大的刺痛了离盏的神经,无论是前世的婚配,还是这一世的孽缘。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