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中国有句老话叫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龙生的九个儿子我没有见全过,但九龙夺嫡那场清宫戏却在电视上翻来复去地看过,深深为那几位倒霉皇子悲哀,没见得他们和皇位争出个所以然来,倒被写出个不少疯流韵事、海世山盟来。

而事实上,对于皇家来讲,什么情感、什么女人,都抵不上正大光明牌匾下面的那个位置重要,——问世间情为何物,历界皇帝都会答曰废物!

当然,这也不能刨除个别人物,请诸位为那天生情痴的清顺治爷热烈鼓掌!

但据我所知的大印历史,从开国始皇帝直到现在坐在龙位上的这位年号龙景的新帝,就没有一个是情痴这类的,而先帝尤其如此。

“你竟不知道阴家?”

见我眼里显了迷茫,乐弦音秀气的眉微皱了一下,似有怀疑,“你曾是宁斐然的侧妃,怎么会没有听说过阴家呢?”

虽是一样冷冷的口气,但在说到宁斐然时,尤其的冷。

我一个前世人怎记得今世事,我真不知道阴家,我只知道宁斐然是前朝皇上第十一位皇子,是当朝皇帝同母所生的亲弟弟,位尊显贵。我只得都难到那次上吊上去,“上吊上糊涂了,有些事想忘记,就彻底忘记了!”

“上吊……能上出这样的反差来,倒是值得上一上的。”

乐弦音这话说得很有深意,我却懒得追究,只一笑带过,继续和他探讨阴家的话题。谁知他却说他累了,那意思就是他不想说了,这人……,明明是他提起的话题好不好?

果然和宁斐然是兄弟,连阴晴不定的脾气都一样,说得好好的,把我的那点子敢于好奇的心吊出来,他却不说了。

我瞪着眼睛,恨不得咬他一口,“凭什么你想说就说,你不想说就不说啊!”

“凭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你上吊没把女子的三从四德也上没吧?”

女子的三从四德……,我靠之,他还真敢说,还有,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他的女人的,是他自己想的好不好?

在这个钱是万能的大印国,好像女子的三从四德只是对宫焉羽这样的女人来讲的,像我这样自立自强又自主的女人,日后是准备娶老公的,有必要记得吗?

我坐在榻对面的躺椅上,翘起二郎腿,说:“女子的三从四德,我是真没记住,但男子的三从四德我还是记得的。”

乐弦音扭头看我,“男子的三从四德?”语气非常不确定。

我决定让他开开见闻,打着拍子,以天津快板的方式说:“是的,男子的三从四德,三从即老婆命令要听从,老婆外出要跟从,老婆指挥要服从,四德即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唠叨要听得,老婆打骂要忍得,老婆逛街要陪得。”

我瞄着乐弦音秀长的眼线越绷越紧,把一双好看的上好眸瞪得极大,显然是被我的言论所惊讶到极致所至。

我兴高采烈地从躺椅上鱼跃而起,跳到乐弦音的榻前,眨着眼睛挑逗地问着他,“还愿意娶我吗?”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以为他要说‘不’呢,谁知道他却点头,这回轮到我惊讶了,险些要掉下巴。

原来他刚才的沉默是在认真思考啊。

回味出这一点,我迅速沉默了。他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不敢了吗?”乐弦音弯起的眼睛似今晚窗外的新月,我却没有半分心情欣赏,一颗心在胸膛里狂乱的跳动,最后落荒而逃。

我的小院子中,依然清冷无人,隔壁春风满堂飘来的淫声浪调也掩不住它的一院萧瑟。

我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捡起台阶边的一截树枝漫无目的地划着青石台阶,直到树枝子一断一断的被青石板卡裂,我更加心乱如麻了。

“哐当”一声响,在这个安静的院子里显得特别突兀,惊得我手里最后一截子树枝光荣就义了。

我从台阶一溜小跑地奔到出声地方,院子西角的僻黑处,借着那点朦胧的月光,看到寒月笙的儿子小笙像个傻子似的呆站在我的狗圈门口,一盆子拌好的狗食散落一地。

小笙见到我站在他的面前,胆怯地把两只小手背到了身后,快速低下头,不敢看我,小小的身子不停地往后退了几步,再退就真要退到狗圈里去了。

我一把搭在他的肩膀上,我虽对寒月笙看不上,但对无辜的孩子还是有点同情心的,白天那纯属是被丑妞气得,才会让这孩子来喂狗食的。

“我……我……”

小笙吞吐着半天,在我的掌下真是一点不敢动。我无奈地轻叹,尽量让自己笑得和蔼一下,“阿姨知道你不是故意掉了狗的,阿姨之前有听到狗乱叫了,是它们吓到你了,是吧?”

为了和寒月笙同辈,我十六岁的身子宁愿让这个比我只小八岁的孩子叫我阿姨。

小笙听我说出原因,顿了一下,轻轻点头。

直到现在这两条狗还在乱叫,且比之前叫得还厉害呢,谁让狗食距离它们只有不到两尺,它们却无能为力吃到,当然不甘心,叫得相当霸道了。

为了惩罚它们把宁斐然给我招来,我决定今晚饿它们一顿。

我拉起小笙的手,带着这孩子往厨房走去,这一天只顾着忙乎乐弦音了,我还没有吃饭,看这孩子又瘦又小的,就让他陪着我一起吃夜宵吧。

之前给乐弦音熬的粥还有些,我拢了灶里的火,把粥热了一下,又快手快脚弄点开胃小菜,一一摆好在厨房中间的简直小饭桌上。

“来,陪阿姨吃夜宵。”

我冲着小笙招了招手,自我把他带到厨房后,他就一直萎缩在门口。

我冲他招了两下,他都没有过来,我只得过去,亲自把他拉过来,给他盛了一碗粥推到他的面前,“吃吧,要是没有你爹在那儿碍眼,其实阿姨还是挺喜欢你的。”

我实话实说,像小笙这个年岁的孩子正是招猫斗狗的时候,小笙却老实得小猫一样,在我仅见过他的几次里,他都安安静静的,如一滴水一般,与他那个阴郁到跳起来的爹完全不同。

许是我的和善感染了他,或许是我弄的东西太好吃了,他在接过我递他的饭碗后,他的紧张与胆怯少了一些。

“小笙,你听过阴家吗?”

我被乐弦音勾起的好奇心还没有落下去呢,心里想的,嘴里就顺口说了出来,根本没想着对面小口小口吃粥的孩子回答我

小家伙放下碗筷,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后,怯怯点头,“嗯,有听过!”

连小孩子都听过?怪不得当我说没有听过时,乐弦音眼里的神色很是古怪,这个阴家有那么出名吗?

我夹了一块脆黄瓜放到小笙的碗里,期待地看着他,“你都听过什么?”

在我鼓励的眼神激励下,小笙抿了抿薄粉色的唇说:“阴家是前朝重臣,天佑十三年的时候以造反罪被抄家灭门,听说死了好多人呢!”

小笙在不太紧张的情况下,说话还是很流利的。

“你是听谁说的?”

小孩子的话能当真吗?我皱起眉来,如果是真的,那乐弦音的外公家可就是一座深潭了,对乐弦音这个皇子身份绝对没有半点好处,连想着乐弦音说他母亲的那点生平事,我只觉头顶黑云密布。

小笙倒是对我没有隐瞒,“听我爹说的!”

“你爹说的,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能从寒月笙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很靠谱的。

寒月笙虽然底细不清,爱做戏,令人琢磨不透,但他不像宁斐然,满嘴胡说,没一句我能搞得懂的。寒月笙这人阴郁是阴郁,却是轻易不说话的,但他一旦说出了话,那基本都是很有可操作性的。

“来堂里的客人也有说过的,当时阴家人的血,染红了护城河!”

稚稚童音说出这沉重的话来,对比着,令我心颤抖。

乐弦音,你的肩上倒是担负着什么,才能如此倔强地活下去呢?

“小姨,你怎么了?”

见我许久都不说话,小笙有些害怕地问着,我连忙扯了扯嘴角,吐吐舌头说:“吓到了呢!”

“小笙第一次听到时,也吓到了!”

他说完后,快速把头埋进饭碗里,继续扒起饭来,可爱的小耳朵还抖了抖,不会是在忍笑吧……

果然,这年代,连孩子都不能信了。

送小笙回了他暂住的房间,我也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榻上,我完全睡不着,非常不想去想乐弦音的事,但头脑抑制不住地转了又转,怎么转都转不出乐弦音这三个字。

我觉得,我真该娶房老公回来压房角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