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那人年不过三十,身材中等,相貌尚可。一见是梦蝶,当即松开了那两个被他搂抱的女子,用有些醉意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梦蝶身上转了一圈,笑道:“原来是小蝶啊,怎么也来了这里,莫不是有事?”

        “有事没事的,你万通少掌门能来,难道我梦蝶来不的?”梦蝶见对方正放肆的盯着自己,当即沉了俏脸。

        梦蝶这一说,赵小贵方知对面这人正是万通的少当家,但看到此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梦蝶,于是颇为不善地冷哼一声。

        万通武馆,是整个青州地界以出租武师为主的武馆中,名气最大的一家,无论人数还是规模,都远在威远之上。只不过青州辖内像他们这种类型的武馆不多,这才显得万通不俗。

        万通的老掌门叫施鸿南,两年前自觉年事已高,精力不济,这才把万通的当家权交给了他的三子施安昊。倒不是说这施安昊有多大本事,而是施鸿南的长子几年前死于非命,而次子体弱不说,更是有些智障,于是这才轮到了施安昊身上。若不是如此,仅凭他万通三公子的身份,哪有资格拥有百善镇的银镶玉腰牌。

        要说这施安昊与起柴君仁相比,那可是强出不少,不仅有点志向,而且一身功夫也不弱,不过寻常公子哥身上的那些纨绔之气一点不少。目前施鸿南虽说把万通的实际当家权交给了他,但时常也会过问一二,想着三五年后,他就可以彻底放手了。

        当初六指猴雇佣万通的魏勇他们对付赵小贵,没想到却被赵小贵和莫山打残了多半。虽然万通将一腔的仇气怨火发在了六指猴身上,但这个少掌门也深恨出手之人太过狠辣,要不是魏勇暗替赵小贵开脱,依着他的意思,还要来找赵小贵的麻烦。

        而之后,万通的名气显然低落了不少,不少客户也开始纷纷质疑万通的实力,其中一些更是直接把目光投向了威远。于是,这少掌门连带着威远一起恨上了,只是当他见过梦蝶后,这份仇怨顿时化做了袅袅青烟,瞬间飘散而去。

        他第一次偶遇梦蝶,也是在百善镇。当透着一身冷艳气息的梦蝶出现时,施安昊顿时失了魂魄,疑为天人。他是倦懒花丛的老手,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是极品。当知道梦蝶正是威远的掌门时,他对威远的那点怨恨如何不散?

        随后施安昊在梦蝶面前是极尽姿态、大献殷勤,而梦蝶却是根本不屑,甚至都懒得多看他一眼,可他却并不死心,一直留意着梦蝶。见梦蝶在百善镇花销较为节俭,一种优越感徒然而生,为了展示自己的富有,当晚便在百善镇订了一桌丰盛的晚膳邀请梦蝶,谁知也被梦蝶还算客气的拒绝了,施安昊虽不至于恼羞成怒,但也明显不爽。

        这之后,施安昊又数次遣人专程赶往威远,给梦蝶又是书信,又是礼物的,但梦蝶同样拒绝,礼物原样退回,书信原封不动,这才使得施安昊有些恼了,觉得这娘们有些不识抬举,驳他的颜面。

        此时听到赵小贵的冷哼声,施安昊这才看向梦蝶侧后的赵小贵,见赵小贵棱角分明,相貌不俗,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浓浓的醋意和恨意。心道,怨不得这小娘们对自己带搭不理的,原来是暗中找了别人。

        一想到梦蝶可能已被对面的小子压到了身子底下,顿时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和难受。也好,你们让老子不爽,那就休怪老子玩阴的。

        于是施安昊阴测测的一笑,冲梦蝶道:“自从那晚之后,本掌门对小蝶可是日思夜想的厉害,都说你狼蝶事后会吃了对方,可现在看来全是扯淡。特别是你左乳下的那颗朱砂痣,简直能迷死人!”

        ‘嗡’的一下,梦蝶顿时俏脸煞白,浑身颤抖不停,因为她左乳下方确有一颗朱砂痣。

        那是她刚进兰香班不久,见一个比她大几岁的女子,正无故欺负一个和她差不多的女孩,于是当即上前与对方理论。那女子见她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又怎会把她放在眼里,没说几句,两人便当即撕扯起来。

        毕竟对方比梦蝶大几岁,梦蝶哪能敌得过,要不是被欺负的女孩这时也冲了上来,梦蝶肯定更吃亏。就这样,等其他女子闻讯赶来拉开她们时,梦蝶已被对方撕破了衣衫,**着尚未发育的上半身。

        而当时被欺负的女孩,正是云莺!

        当梦蝶在南河郡崭露头角,名气越来越大时,不知那些人当中,有谁把这事当成了八卦逸事传了出来,所以那些对梦蝶垂涎三尺的人,多少都听说过她那里长有一颗朱砂痣。

        几番**,赵小贵自然也清楚那颗朱砂痣,而且对这颗朱砂痣还格外钟情。

        此时的他呼吸粗重,血往上涌。虽不知对方为何会知道这样的事,但也绝不会相信对方的这番鬼话!甚至,如果事后梦蝶不解释,他都不会问。

        是可忍,孰不可忍!对方的无耻行径,显然已触碰了赵小贵的底线,什么百善镇的规矩,此时已全然顾不得了。

        他现在终于能理解和体会06年法国世界杯时,齐达内冲向马特拉齐的那一头了。比赛结果是法国队输了,不能说没有这一头,法国队就一定能赢,但如果没有这一头,很难说结果会如何。或许齐达内清楚,如果当时他能克制自己,对比赛、球队,对喜爱他的球迷们来说,都算是一个理智的交代,可是他不会原谅自己对自己没有交代!

        赵小贵这就要冲向施安昊,不成想却被身旁的梦蝶死死拉住。此时的梦蝶已平静下来,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她知道百善堂的厉害,知道破坏百善堂的规矩意味着什么。在她看来,只要身边这个男人信任自己就足够了!即便要出手,她也绝对不会让赵小贵出手。

        施安昊见赵小贵似乎想与自己动手,更是不屑地冷笑一声,冲梦蝶道:“怎么,几日不见,莫非便忘了那时的欢愉?”

        “少掌门哪里话,你整日里身边莺莺燕燕的,如何还会记得梦蝶。”梦蝶说着,还向对方身前凑了凑。

        正巧有一只虫子从头顶上方的树枝上落下来,不偏不倚的正落在施安昊的肩头上,于是梦蝶莞尔一笑,道:“看看,连这只虫子也被少掌门的风采吸引了,待梦蝶替你拂去。”

        施安昊一愣,不明白梦蝶想搞什么名堂,但随后一想,这里是百善镇,谅她也不敢如何,于是淫邪而得意的大笑:“哈哈哈,那就有劳蝶妹了,回头定有你的好处。”

        如此放肆的笑声,顿时引起了几个路人的注意。这几人衣饰华贵,端是不俗,且身上都或多或少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恐怕哪一个都是某个郡城飞扬跋扈的人物。

        有认识梦蝶的,也有认识施安昊的,更有这两人都认识的,知道这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还是同行,不知这两人碰撞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于是好奇的停下来观望。

        梦蝶也不言语,施施然来到施安昊侧后,那只玉手轻轻抬起,看似随意的去拨弄那只虫子,但赵小贵眼尖,发现她的小指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色彩斑斓的指甲。

        就在梦蝶弹拂虫子的同时,那根小指更是飞快的在施安昊的脖颈上一划。于是,那脖颈被划出了一道细如发丝般的伤口,正有血珠缓缓渗出。

        (本章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