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王宫南跳到狡猊魂魄的背上,就双手牢牢地抓紧狡猊的皮毛,却是并没有直接来吞噬它。

    “噢!”不过,感应到王宫南已是到了自己的背上,狡猊的神魂吓得一声嚎叫,当即顾不得银针在头内扎得又晕又痛,就全身劲起来,背上的毛发根根像钢针一样竖起来,向着王宫南身上扎去。

    魂魄都能把毛发当利器用,这只狡猊约肉身如果还花的话,它的修为强度肯定是惊人的。狡猊用上如此的技法,自然是对付坐在它背上的王宫南的最好的办法了。

    要知道,王宫南现在是魂体在这里,他的魂体是实体化的啊,那是一切对肉身能造成伤害的技法都能对魂体造成严重伤害,甚至是直接毁灭。

    “狡猊,我本不忍心真伤你,我真以为你已是无限久远的存在了,应该能有一颗清醒的头脑想问题。但你却把我心软当做好欺负,你好此歹毒,我还对你心善何用?

    三弟,制瞎它的左眼!”王宫南当即大声喝道,并且要王宫北下狠手算了。而他自己,则是咬牙承受着狡猊身上如钢针的毛发的刺扎,一手紧紧抓住狡猊脖子上的一把毛发,一手挥掌一扫,“咔咔咔”一阵东西折断的声响传出,“叮当叮当”,在他面前狡猊后颈上的一片毛发就贴着皮面象被剃刀剃过一样,这一堆的毛发飞落到地面去了。

    “扎!”此时,王宫北眼一瞪,立即寒声一喝,本已刺中狡猊脑中去了的那根银针就在里面一扭,竞然折弯着就听从王宫北的指令,向首狡猊的一只眼扎去。

    其实,听了王宫南的话,王宫北真是有点莫名其妙。因为银针太细,刺到敌人的神魂,只是能给神魂带来即时的痛苦,却是不能真正伤到别人的神魂的。那么,王宫南说要他用银针扎瞎狡猊神魂的一只眼,这明显就不现实。可是,王宫北本来是会完全按王宫南的指令行事,此时际也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掌控银针来扎狡猊的眼,至于会不会好王宫南的所愿把狡猊的眼弄瞎,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啊!”好在,银针在狡猊脑内一路穿行而过,是给狡猊带来痛苦的。所以,感应到王宫北真能掌控银针按王宫南的指令刺向自己的眼,狡猊当既大骇,哪还顾得着使用玄技去控制身上的毛发去伤害王宫南?当既一声惨呼,也不叫讨饶,而是立即闭上眼伏下身去,并且一身的毛发全都软化下去了,竟然把施展的技法收了起来!

    可此时,王宫南却已是一身血肉模糊了,无疑,狡猊使用玄技,是对王宫南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对你手软不得!”狡猊虽然伏下身了,可王宫南已是怒火中烧,当即大喝一声,身子一伏,张嘴就向狡猊背上先前被他挥手扫掉一把毛的地方咬下!然后就疯狂地吞噬起来。

    狡猊施展玄技用毛发伤到了他,己是让他的魂体有了虚化的趁势了,这接下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并且他要登上石梯去,肯定是要让自己的魂魄精为处在全盛状态啊。

    “噢呜……”王宫南疯狂地吞噬着,狡猊此时都只是哀嚎着,却是一点也不挣扎。

    它当然是想挣扎,但它不敢。因为在它的脑内,王宫北控制着那根银针并没有刺入它的眼内,而是在它伏下身停止施展玄技时,针尖正好刺到了它的眼球了,于是王宫北就让银针停在那里,让一股锋芒之势紧逼它的眼球,迫使不知就底的它只好就范。

    要知道,伤了眼,虽不一定会致命,但眼是人的视觉主要器官,一旦彻底毁坏,其实也算是伤到了人的道基一般啊,并且是不能逆转的损伤,只有想办法去另外费力修出一种技能替代。更主要的,狡猊现在这里的是魂体啊,一旦魂体都是没有眼,那就算它能从这里出到外面,想办法找到材料重塑了肉身,那肉身既使弄当眼来,神魂归体后再是掌控不了那只眼的功能呀。

    狡猊是一种速度型的生灵,其主要超凡的能力就是视觉特别的敏锐,所以自然很是爱护自己的眼睛的啊。

    而其实,它约眼球外有一层透明的结膜,不但坚硬,而且还不管是水中和火中,它都是可以不闭眼直接接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但眼球后同脑内连的位置,肯定是软的受不了任何就攻击啊。

    “噢呜……我是远古神兽,得罪我这一族,你会有大麻烦的。”被王宫南在吞噬,可是狡猊的魂魄虽然在惨嚎,但还是用威胁的口气对王宫南说。

    “年轻人,这出到外面去,你真能应对付得了狡猊一族吗?要知道,它们这一族不但凶残,还是有很强的报复欲的。”听着狡猊在嚎叫,王宫南在疯狂吞噬狡猊的神魂,面狸显出很担心的神色对着王宫南说。

    看着眼前的一切,它自然知道,自己不想死的话,就只有以后一心听王宫南的话了。而王宫南先前说了,只要它们这些神魂愿意一心跟着王宫南的话,王宫南是要派它们去战斗的啊。这如果去战斗,当然是少碰上一个强敌为好啊。所以,能让王宫南不与狡猊一族为敌,当然就是上上之策呀。

    “呵呵,前辈,外面天下的情况,你们是一点也不知道啊。先前我二哥不吧说了吗?外面,已是一片基本无远古之兽存在的天下了。就算有,也是完全丧失了自己的传承记忆的,实力有可能还不及普通的兽了。也就是说,现在的天下,已是在慢慢向文明演化,武者需要的灵气已是越来越稀薄,绝大部分的修者已是没门为法突破到地武了,中州之地外的好多城市,几乎都是见不到天武者了。所以,如果要真正征服天下,单纯以武力为征服的做法,已是行不通了。

    仁义之策,是民众奉信的根本。而民众者,只以武道为强身健体的行为,而走向自强,则是以勤劳去改变和征服自然为基本。所以,独个的强大,已是被自然所压制,通力合作和互助共进,已是历史发展驱趋势的必然。”王宫南在吞噬狡猊不便说话,王宫北立即代王宫南对面狸说。

    “哦,如你所说,武道世界的精神,已是在自然涅灭了,那先前他还说要为我们重塑肉身,好带我们去战斗,那他是何为做法?”听了王宫北的话,面狸当即疑惑地对王宫北问道。

    “前辈,天下要重整,是不是一定要来一次的大清理?一些凶残之徒,一心只想征服一切自己高高在上,视他人生命好蛄蚁,哪会甘心与他人和平相处?”王宫南北道。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