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孩子,爸爸妈妈不能继续陪在你的身边了,这枚戒指你收好,记住一定要活下去。”说完年轻的人类女子转身走向了站在一边的半人半蛇男子身边,两人站在一起神似一对神仙眷侣。

    那是她的父母!

    她想要拉住父母的衣角试图留下,但是父亲挥挥手在他们中间一道火墙升起,作为本就怕火的妖兽本能,她被吓得后退。

    坐在地上,看着父母渐渐离她而去。

    “娘!爹爹!”

    她在原地哭泣到了夜晚,看着眼前已经消失不见的父母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哭累了就趴在地人看着天空任由自己自生自灭。

    后来她被一个人类老乞丐收留,老乞丐和三个中年乞丐住在一起,他们收留了很多孩子,有大有小,她是其中的一个排行第七,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所以孩子们都叫她小七。

    那是她第一次接触人类,她记得娘亲说人类是善良和邪恶并存的生物,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对于妖来说,邪恶就是邪恶,善良就是善良,这两种相反意思的字词永远不可能并存。

    她日日乞讨为生,明天把乞讨来的钱交个老乞丐,这样不用挨打了,如果收益好还可以多一个包子吃,她知道每当过节的时候收益最多,也可以吃饱一些,所以她每当过节的时候都会在外面呆很久,这样就可以攒一些吃的让自己吃得饱一点。

    “切!怎么又是个乞儿!这世道啊……”

    这种不屑的话是她听过最多的话。

    “小乞丐,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这一天一个小男孩这样问道,男孩身着一身黑色劲装,干净利落。

    “我……”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嘻嘻!给,这个给你!”小男孩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袋子钱币递给了苏南“嗯……我平时一直用灵石的,钱币身边就这一些,你拿着多买一些吃的吧。”

    “可是……”她没有金钱的概念,但是看到平时爷爷用一个钱币就可以买回一些卖不完的包子来看,这一小袋对她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你陪我玩就好了!喂!你可不要吧钱给别人啊……”男孩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说道。

    “啊?为什么呀?爷爷也不可以吗?我提前一直吧要到的钱给他的啊……”她一脸茫然的看着男孩说道,这是老乞丐定下的,没有钱的话,他们会被老乞丐打的。

    “笨蛋!你自己买东西吃吃饱了再回去不就好了。”男孩似乎明白了什么,但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真话。

    “给爷爷我也可以吃到东西啊!”她不明白这一些,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教过她这些。

    她只会本能的捕猎和老乞丐告诉过她的乞讨。

    “算了,这个给你,对了我叫元平安,平平安安的意思!”男孩给了她一串红色的果子。

    她咬了一口,甜腻的口感瞬间充斥的口腔,随后又是红色果子的酸味。

    “这是什么?真好吃!”

    “这是糖葫芦!走,我们去玩!嘻嘻,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出来玩,我要玩个够!”男孩毫不介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他们成了好朋友,孩童的友谊就是这样单纯。

    “小七,我要走了,娘亲说爸爸要我回家!”

    “家?这里不是你的家吗?”她问道。

    “我的家在遥远的南苍国,小七,你知道吗,我爹爹是个厉害的人,等我回来,我娶你好吗?”

    “娶我?”

    “对啊!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用十百里红妆,一生只娶你一人,我们一言为定啊!”

    “好呀!”她笑着割下了一小撮头发递给了他,小五说那是人类给喜欢的人送行的礼节,只是她没有等到他。

    “笨蛋,你还真相信啊!走走走,我们赶紧去干活,不然又要被打了。”小五敲了敲脑袋对她说。

    “他是骗我的吗?”她傻傻的问道。

    “当然啦!你怎么这么傻!”

    她哭着跑开了,那时正值冬季,天气很冷,她紧了紧破旧的衣服,却依然挡不住,寒风的侵袭,看着周围的环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雪灾造成了饥荒,粮食少了,街上的乞丐多了,她乞讨了很久都没有得到食物,一个白色衣服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是仙人吗?

    她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噫?你居然是妖修?看你天赋不错,要不要拜入我的门下?”

    男子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却是那么的温暖,这是第二个人不要瞧不起的语气和她说话。

    “你敢收留我?你不会嫌弃我吗?如果你收留我的话大家都会说你的吧。”她说,她只不过是一个乞丐罢了,这么可以成为那么美的人的徒弟?

    “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一个两个的,现在多一些也差不多,反正都要解决。”

    男子不屑的回答道,那时苏南并不知道在人类中什么样的人才算的上是美,但是她却被他所打动。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师傅,请受徒儿一拜!”脱口而出的她就说出了这一句话,她偷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脸色微红。

    呜呜~她这是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大家叫我小七。”苏南紧张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这里是苏城,那从今天起你就叫苏南,以后就是我花辞的关门弟子,日后定要潜心修习,惩恶扬善,可听清楚了。”

    男子一板一眼地说道。

    “是!”她正了正身子回答,“徒儿明白了。”

    “这里没有茶,拜师礼就免了吧!”男子道,“我是七荼宗乞门门主花辞,日后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走,我带你回去见见你的师兄。”

    “花痴?师傅你的名字好奇怪哦!”她有一些不解的看着自己师傅,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个不好的词汇。

    “不得直呼为师的名字,还有那个念辞!”她记得那个时候师傅诡异的顿了顿说道。

    “那师傅,我可以和爷爷告别吗?爷爷虽然天天打我,但是他收留了我!嗯……还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她认真的说道,妖才不会忘恩负义呢!

    “你倒是讲义气,你住哪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个时候师傅笑了,而且有些微微的生气。

    “城门外的一个小破庙,就是南面那个城门。”

    师傅直接抓住了她的后领,腾空而起,一眨眼就到了那个小破庙。

    “师傅,你是仙人吗?”她呆呆的看自家师傅说道。

    “仙人?呵呵,差不多吧……我修的是仙道。”

    “哇!师傅好厉害,我也可以修仙道吗?”她问。

    “笨蛋,你是妖道,怎么可能修仙道。”花辞无奈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她看了看表情冷淡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一丝温柔。

    “你是谁?小七,快过来!”老乞丐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说道,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善。

    “爷爷,那是我师傅,我要离开你了,谢谢你的照顾,我一后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她笑嘻嘻的对着老乞丐说道,她在等待一个告别。

    “放肆!老子养你那么久谁让你走的!”老乞丐伸手就要打过来,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一掌的落下。

    “呵!我徒弟还没有沦落到被你打的份上。”

    男子冷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她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师傅扣住了老乞丐的手腕,然后随便一甩,老乞丐重心不稳,向后退了几步差一点没有摔到地上去。

    “你干吗!”老乞丐看着男子说道,“小七,谁允许你和别人走的!”

    “去和你的朋友们告别吧!”

    苏南愣愣的跑到了里面一一告别,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她出来的时候老乞丐不见了,孩子们围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的。

    “师傅,我可以把他们一起带走吗?”她怯怯的问。

    男子扫了孩子们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只是普通人罢了,从今往后你要忘记那一些人,做到心无旁骛。”

    “那……师傅也要忘记吗?”

    “笨蛋,你把我忘记了,谁教你本事?”男子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也是哦!”她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一次她没有像被拎小鸡一样被拉着领子,而是站在了一把剑上,剑腾空而起,带着她就这样飞在半空中。

    地上的人物变得越来越小,来越模糊,这是她第一次站那么高看下面,有一些紧张又有些高兴,嗯……这真的是奇怪的感觉。

    她被带到了七荼宗,落在了乞门的山顶上,周围的房屋透露着一种朴实的华丽,一位少年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见到他们落地就上前一步道:

    “师傅!您那我做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这位是……”

    “这是你的师兄,阿习,他是鬼道。阿习,这是我新收的关门弟子,以后就是你的师妹,你们一会要好好相处。”

    “鬼道?那是什么?你是鬼吗?”她问,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修仙界的道有哪一些。

    “弃肉身,化魂为实,这就是鬼道,大道三千,殊途同归,修仙界有很多种道,就像是你的妖道,师傅的仙道,师傅还有事情,师妹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她点了点头同意了,阿习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鬼呢!

    “嗯……这是乞门所剩无几的房间了,乞门虽然占据了一整座山,但是因为大家基本上都喜欢住在外面,乞门用来住的房间很少,委屈你一下啦。”阿习道。

    “好漂亮!”她好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房间说道,这可比她一起住的好多了。

    “师兄,我以后也可以向师傅那么厉害的吗?”

    “师傅说只要努力,总有一天可以的。”阿习说。“对了,我要去做任务,你在这里随意逛逛,这是你的弟子令,挂在腰间就好了。”

    她好奇的在房间里面坐了半天,东摸摸,西摸摸,然后紧张地看了看窗外,她不知不觉被窗外的美景所吸引,在山上逛了起来。

    山上的弟子有很多,有的穿着华丽,有的穿着破旧,甚至有几个穿的像是个乞丐。师傅说乞门没有什么特殊的服饰,大家比较擅长收集情报,偷东西,监视一类的事情,虽然听上去不怎么体面,但是却是这七荼宗最重要的一派。

    她对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她身上那破旧的衣服在这一群人中显得不怎么突兀。

    直到阿习出现在院墙上,他吐了吐舌头说道“不要告诉师傅啊!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她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告诉师傅,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阿习从院墙上跳了下来。

    “这是灵酒,后山那一棵灵山结的果子酿的,可好喝了!”

    她愣愣的看着少年递过来的酒杯,按照指示喝了一口,辛辣的口感充斥了口腔,随后又是甘甜的味道。

    真是一种奇怪的味道呢,不过味道不错。

    “师哥……”

    “嗯?怎么样好喝吧,我以后做完任务回来偷偷给你带。”

    “师傅!”

    “师傅?没关系了,没关系了,你不说,我不说,师傅他老家怎么可能会知道?”

    “可是……”她急着想要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是少年依旧在那里滔滔不绝。

    “可是什么?这灵酒还有恢复灵力的作用,不喝白不喝。”

    少年话音刚落,一个清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哦!什么不能告诉为师?”

    少年惊讶地转过头去,然后一脸挫败。

    “师傅在你后面!”她终于把剩下的话一口气给说完了。

    阿习一脸苦相,“现在知道了……师妹你怎么不早说啊……”

    “她要说,却被你打断了,怎么胆子肥了,小小年纪就敢喝酒?还带着你师妹喝!”

    “师傅我是鬼修,也不小了,而且乞门也没有规定不能喝酒啊。”

    她立马扭头,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阿习估计要被训了,她还是当她的背景吧……

    “呵!不小了?为师看你的心智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但没有进步还退步。”花辞拍了拍阿习的脑袋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里面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乞门门规第三条。”

    “额……内门弟子除任务外不得夜归。”

    “把门规抄给我。”

    花辞说罢就要离开,却听到阿习嘟囔了一句。

    “可乞门规矩一共就五条啊……”

    是的,就是五条,也就是尊师重道,外面弟子弱肉强食,内门弟子不可夜归,切记偷懒,不怕艰辛苦累。

    虽然看似对外面弟子不公平,但是也在这一次次的自相残杀中产生了不少强者,内门弟子也会一次为戒,督促自己勤加练功。

    “抄五千遍!”

    花辞皱了皱眉头补充道。

    苏南记得那是她第一次觉得阿习是个没有脑子的家伙。

    后来种种事件证明,阿习不但是个没有脑子的,还是个不长记性的。

    “花辞门主收了一个懂事的小丫头。”

    “对啊,脏兮兮的,就算是乞门,也不能真的找一个乞丐来当关门弟子啊!”

    “诶……你们知道吗,这丫头还不识字,大师兄叫了她许久才教会她一点点,我去打扫的时候亲眼看到的。”

    “嘿!要是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关门弟子,还不如我去当算了。”

    “可不是吗?”

    这是所有对她的评价,鄙视,唾弃,嫉妒,她生气的在他们的饭菜里下了泻药,回来就被师傅关了禁闭。

    “如果你不想要听到这一些就证明给他们看,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于是她开始认真学习,她的天赋不差,但对法术的理解却是极差,还在她会坚持,只要布置下来的任务她都能完成,磕磕绊绊中也终于赶上了阿习的进度,一些舆论也渐渐的消失了,她成了乞门大师姐,在就不知不觉之中别人对她的态度多了一些奉承。

    她不喜欢这一些,所以就干脆不和他们交流,基本没有特殊的需求就会呆在那个小院子里修练。

    她每日在这乞门山顶修练,每晚和师兄两人一起坐在院子里喝酒说说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每月去接一个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任务来锻炼一下自己。

    除了有时她被自家师傅丢到商门学习以外基本没有多少烦心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快到魔宗白瑶魔出世她还是依然沉浸在这样的日子里。

    “师傅,怎么了?”她问道。

    “小南,魔宗出世了……”那一天师傅这样对她说道。“不是我不想要护着你,只是你作为内门弟子,也要有一份责任。”

    “师傅是呀,把我丢下吗,师傅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元平安,当年她没有等到他,她不能在等不到师傅了。

    花辞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让你和阿习去讨伐罢了,这是宗主的意思,这七荼宗的内门弟子里也就让你们带兵打仗来的放心。”

    “师傅是要让我去斩妖除魔吗?!”她问。

    “废物蛇!你就是妖,按照你的实力我本应该不担心你,但是切记,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是妖修。”

    “师傅,我不是废物蛇,我一定可以把坏人全部赶跑的。”她说。

    于是阿习被派到了北方,她被派到了南方,两人各自率领200余仙家弟子加入了讨伐白瑶宗的队伍,她第一次体验到了杀人的感觉,那好像就是一种本能,当她看到鲜血的时候就格外的兴奋,她知道那是因为她是半妖,吃人的妖。

    在这一百年里,她变化了很多,为了活下去她的法术越来越精湛,她开始学会控制自己的嗜血,控制自己的妖性,阿习也变的血腥起来,那是不断杀戮罪恶之人带来的后遗症,明明是化身正义,却杀了不少人,这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过真好,白瑶宗遭到灭门,她们在宗内救下了3500余人,黑白罗刹是外人给他们外号,可是师傅就好像不喜欢做一些。

    大战过后,她有变回了那个师傅口中的废物蛇,成天和师兄两人闹事,拼灵酒,打闹,俩人都不是会手下留情的主,有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打成内伤,伤好了就继续玩。

    她在这几百年里闯过遗迹,去过失落仙府,好几次都差点丢了小命,但她依然觉得很快乐。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因为多久都不够。

    直到她接了那一个任务,是去寻找一个叫阿离的女子,在任务中他们遇到了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银发男人,一同前去的20名弟子全数死亡。

    这就是她的一生,快乐而又充满了血腥死亡。

    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什么,她最大的幸福就算成为了七荼宗弟子。

    “该醒了!”耳边,突然间传出了一句这样的话,苏南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在那个黑漆漆的山洞里。

    “谁?”

    苏南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和她一起进入的曹阳,薛子凡两人失踪了。

    “不用找了,他们已经死了!”那个声音又突然间响了起来。

    什么?死了?那尸体呢?

    “呵!经不起往生石的考验也就唯有这一个下场。”

    考验?做梦吗?不过这个梦还不错。

    “你以为就那么简单,无法承受自己过去的人终究无法通过考验,小丫头,你是这几千年以来的遇到唯一可以这么镇定,面对自己人生的人。”

    “自己的人生?”苏南有一些稀里糊涂的听不懂,其中的意思。

    “不用你懂,以后你就是我的继承人了。”突然白光一闪,苏南就已经发现自己出现在了洞外。

    摇了摇有一些混沌的脑袋,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呀!

    “小丫头,你怎么样了,我叫你,你怎么不回我?”辉老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苏南的心神稍定说“辉老进入这个山洞里的时候就无法联系外界,就连精神感应都消失了。”

    “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结界。”

    “辉老,我睡了多久?”苏南看了看天色却发现还是白天,于是问道。

    “两个时辰。”辉老道。

    苏南突然间想到了往生石,她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于是问道

    “那辉老,我现在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有。”辉老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寄宿在苏南的精神空间里,苏南发生了什么事他自然是第一个知道。

    苏南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她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每个事情都要纠结那其他不用纠结的事情还用不用干了?

    这上山一趟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处,反而是在一个小黑洞里睡了一觉,苏南觉得自己就是出来纯粹作死的。

    沿路采摘了一些灵草又是回到了山底,她需要在这一段时间突破!

    炼丹术什么的她自然是不会的,她采得都是一些直接可以服用的草药,那些灵药都拥有着洗髓的作用。

    她又是驱赶了一波人类以后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吞下了灵药,药效传遍了全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效果不显着。

    苏南自然是不知道她现在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药草,吃了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百镀一下“蛇妖倾城:废物少爷太轻狂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