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里是黑夜之下的间桐家宅邸,除了铺在宅邸中的石板路旁的路灯和主卧室窗口中传来的灯火,就再无光亮了,整个宅邸被黑暗笼罩,就好像是无奈只能选择苟活在脏砚的‘恶意’之下。

这时踏着路面行走产生的脚步声从宅邸的大门口处响起,间桐雁夜一言不发的快步走在石板路上,顺着记忆中熟悉的路线走到主楼门口,然后推开大门直接向着最上方的主卧室走去。

之后走到主卧室门前的间桐雁夜停住了,他伸出手缓缓的放在房间门的拉手上,这时他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不过却又想到了什么,舍弃了那种犹豫的神情,握紧拉手直接拉开了房间门。

看到脏砚的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心生反感的间桐雁夜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间桐脏砚的身旁竖立着一座台灯,从灯罩下方露出的昏黄色光芒照亮了这间房间,那昏黄的光芒同样也笼罩着脏砚的侧脸上,而除了那座台灯,一旁的墙上还挂着几盏挂灯和几只正在燃烧着的蜡烛。

钟表的齿针慢慢的转动着,蜡烛燃烧产生的蜡泪滴在下面的托盘上,那被放在小圆桌的瓶子上倒扣着的玻璃杯,也正在反射着昏黄的光芒,有些刺眼。

走进房间之后,间桐雁夜就站在了原地一言不发,他双手紧握着放在裤线处,无视了那有些晃眼的灯光,目光冰冷的看着坐在椅子上那有些意外的间桐脏砚。

“呵呵……”

间桐脏砚双手杵着拐杖坐在椅子上,他看着间桐雁夜的那副样子,低声笑了起来。

“嫌恶魔术拒绝继承魔道的人还敢厚着脸皮找上门来……”随着那声低笑声散去,间桐脏砚面无表情的用着他那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嘲讽着雁夜,“我记得我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这张脸了,对吧。”

“雁...夜。”停顿了一下,间桐脏砚将最后的两个字的发音咬的很重。

面对着自己‘父亲’的无情讽刺,间桐雁夜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完全将他的话无视掉了。

雁夜半睁着眼睛,张开嘴直接说出了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听说你收养了远坂家的次女。”

“哦嚯嚯……”

间桐脏砚见雁夜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是向着自己问了起来,反而没有生气,和气的笑了起来。

“你的消息真灵通。”

虽然早就知道眼前之人的‘本性’,雁夜还是选择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你就真的不惜这么做,也要让间桐家的血脉里留下魔法师的基因吗?”

见雁夜开始嘲讽自己,间桐脏砚没有一开始的和气,语气加重了许多:“你是在责怪我?你这个背叛魔术世界之人?”

“自己倒是孜然一身轻了,留下自己的鹤野独自一人继承间桐家督的位置。”轻轻敲动了一下拐杖,脏砚沉声说到,“你以为究竟是谁害的间桐家沦落至此。”

没等雁夜说话,间桐脏砚继续说道:“雁夜,如果你干脆地继承了家业,承袭了间桐家的不传之秘,事情就不会迫切到这种地步了。”

“然而,你这个家伙……”

“别在哪里演戏了,你这个老不死的吸血鬼。”雁夜直接打断了脏砚的话,“你只是为了让自己长生不死,所以想得到圣杯对吧?”

“哼哼哈哈...”

就算自己的话被打断了,间桐脏砚也没有生气,听到雁夜的话他稍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勾起嘴角愉悦的笑了起来。

“60年的周期将在明年到来,然而间桐家没有棋子能参加第四届的圣杯战争。”间桐脏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背过一只手,单手拄着拐杖缓步的向前走着,“你这个背叛之人就不用多说了,鹤野的魔力根本无法驾驭住从者。”

“然而就算错过了这次的战斗,再过60年的下一次也会有胜算……”脏砚一边向着雁夜的面前走去,一边陈述着,“远坂家女儿生下了性能非常优秀的术者,其潜能之大,足以令老朽期待。”

“既然这样,只要得到圣杯完成你的不死梦,那就不需要远坂樱了吧。”间桐雁夜低着头阴沉着脸,“来做个交易,脏砚——我会在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里让间桐家赢得圣杯,相对的到时候你就要释放间桐樱。”

“哼哈哈……”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脏砚眯着眼睛笑的像一个活了五百多岁的老虫子。

“别说傻话了,想你这种嫌恶魔术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修行的人,想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成为从者的御主?”间桐脏砚背着手拄着拐杖向反方向渡步。

“你应该有秘术让这个目标化为现实的吧,就用你最拿手的虫子,将刻印虫植到我的身上。”

“嗯?”间桐脏砚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他回头看着雁夜,“雁夜,你想死吗?”

“间桐家的执念由间桐家的人来实现,怎么能扯上毫无关系的外人,难道说父亲你……该不会是在担心我吧?”间桐雁夜的语气很坚定,最后也不忘继续讽刺脏砚一番。

“哼哈哈……”间桐脏砚不可抑止的大笑了起来,“可以,如果你想要让我释放她的话,作为父亲,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

“因为我可不会指望你能活到这次圣杯战争的最后,我的目光可是放在了60年后的圣杯战争。”

“可万一你真的拿到了圣杯自然是最好,那个小女孩自然就没用了。”

间桐脏砚一连说了一大串,而雁夜同样也理解这些。

“那么小樱呢?她现在在哪里?”间桐雁夜皱着了眉头,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愕,“难道说——该不会已经被你放进虫仓了?”

“不……”提起小樱之后,间桐脏砚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拐杖,随后走回到椅子旁坐下,“不过在你拿到圣杯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见到小樱的。”

或许是知道了小樱还没有受到侵犯,间桐雁夜顿时松了口气,随后点了点头:“一言为定,间桐脏砚。”

“首先当一段时间虫子们的温床吧,如果你没有发狂而死的话,我就可以承认你是的觉悟是认真的。”

……

ps:求推荐,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