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何来怪异?”轻歌朝虚无之境抛去一抹灵魂之音。“


尤儿的身体不像是普通人,我好像在很早之前见过这种体质,但时隔多年,忘了。”蛇王淡淡的道。轻


歌目光不着痕迹的自尤儿身上扫过。尤


儿到底是什么体质,才会引起蛇王的注意。尤


儿的体质,跟什么有关呢?轻


歌陷入了沉思。“


你先拖一拖时间,不要去皇叔府。”轻歌道。“


夜导师,七杀堂夏大人来了。”一名西玄宫弟子走进院子。


不多时,夏风进了院子。


“当初明月公主居住的府邸已为你开放,屠将军让我通知你。”夏风道。


“我知道了。”轻歌道。“


很抱歉,夜姑娘,昨晚在金华殿,我无能为力。”夏风颇为愧疚,“屠将军也让我转告你一声,皇室是一座囚牢,进来了,想要出去很苦难。这里的战场才是最可怕的,她是九州的镇国将军,权势滔天,但不能插手皇室之手,希望你能谅解。”


轻歌浅浅一笑,“二位有心了。”“


你的腿,如何了……”夏风目光落在轻歌膝盖上。


“膝盖骨裂了,往后兴许就是个瘸子了。”轻歌不以为然的道。


“九雀郡主真是狠心。”夏风咬了咬牙,“皇家人当众欺人,断人膝盖,毁人胳膊,七杀堂无可奈何,我不知道七杀堂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若是象征帝国的权威和规矩,那皇室中人岂不是凌驾于权威规矩之上?”“


规矩只是以正义为名给弱者套上一个枷锁而已,夏大人,你想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轻歌问。夏


风愣了愣,答:“青山绿水,风景美丽,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与人之间难免磨破,但不该有着残酷的战斗,人命不该像猪狗一样不值钱,强者不该随意践踏弱者。”“


愿你如愿。”轻歌说。“


夏大人——”旁侧响起一道声音,轻歌抬眸看去,是七杀堂的士兵来了。


一名士兵快速狂奔而来,走至夏风旁侧,急道:“夏大人,南河淮那一带昨夜失踪了三十二名十五岁少女,凶手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还是那个案子吗……”夏风蹙眉,一筹莫展。“


南河淮人心惶惶,这几年那凶手愈发的猖狂了。”士兵道。


轻歌侧耳倾听,将茶杯里最后一点冷水喝完,漫不经心的问:“什么案子?”


夏风看了眼轻歌,道:“少女失踪案,十六年来,九州帝国的各个地方都有少女失踪,都是十六岁以下的姑娘,十五岁居多。我一上任就接手了这个案子,一年了,我走访各地,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出手之人一定是个世外高人,来无影去无踪,他要这么多姑娘,一定是想修炼什么功法。”


夏风揉了揉太阳穴,想到这个案子他就头疼。


他出身穷苦,心怀大志,想要保家卫国,为黎民百姓争口气。


自打他进了七杀堂后,处理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案子,也有过惊人之举,唯独这少年失踪案,任凭他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丝毫的头绪。


轻歌眸光微闪。


她看向尤儿,问:“尤儿,你多大了?”


“过了九月,就十五了。”尤儿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容天真粲然。片


刻,尤儿的笑渐渐凝固住,双眼里藏满了恐惧。“


十五了,得小心那采花大盗了,别以为在都城里就没事,要知道,都城前几年也有十几个姑娘失踪。”夏风说道。


“夏大人,有关这桩案子的所有资料你方便给我吗?”轻歌站起身子,双手拱起。夏


风看了看四周,道:“此乃机密,帝君很重视这件案子,八年前帝君曾说过,谁若破此案,赐国师之位。”夏


风话锋一转,“夜姑娘若想要的话,今晚我便把所有资料找齐,送到西玄宫来。”


“若是可以,有关于帝明月的一切,请夏大人一并给我。”轻歌道。


“咱俩这交情,不说至死不渝,这点事还是能办好的。”夏风拍拍胸脯保证好。有


关帝明月的一切,轻歌所知甚少。


她只知帝明月是难得的倾城色,用长恨歌里一句话来形容毫不夸张,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轻


歌不由想。


人人皆有爱美之心,这样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一些男人,可否突破世俗伦理的枷锁,也曾垂涎爱慕过?


昨晚金华殿临风宴,只来了一些皇子公主们,帝君的妃子们,一个都没来。而


且,帝君从未立过后。


只是把各个世家的千金们接到宫中,偶尔宠幸,促进友好和谐的发展。


轻歌陷入了一个死胡同,偏执的思想在里面徘徊彷徨。


“明月公主葬在哪里?”轻歌突地问。


“在皇陵三十二山。”夏风道。身


为七杀堂首领,夏风还算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九州帝国之事,上至江山社稷,下至猪肉白菜,多少都了解一些。


轻歌点点头。


几人又闲聊几句,夏风一声告辞过后离开西玄宫去处理少女失踪案了。


尤儿面色煞白,身体不止的颤抖。“


尤儿。”轻


歌轻声唤她。


尤儿蓦地看向轻歌,两行清泪流下,尤儿双眼空洞,恐惧萦绕在心头。


“师父,九皇叔会是那个采花大盗吗?”尤儿问。尤


儿掩嘴哭泣,“去年,有个来自神光大陆的修炼者追求我,我年少不知情爱,但也欣然接受了,以为甜甜蜜蜜就行。”


“后来呢?”


“后来……”尤儿头疼欲裂。尤


儿身子翻滚跌落在地,尤儿跪在地上,左手撑着桌面,右手指头不断扣着喉咙,不停的干呕。轻


歌愣了愣,她轻抚尤儿后背,“若不愿说,便不说了。”“


他死了!”


尤儿猛地回头,睁大眼,眼眶泛红,眼底乌青,惨白兮兮的小脸。


“死了。”轻歌喃喃自语重复。“


我父亲杀的。”尤儿咬了咬唇。轻


歌灵魂仿佛遭到打击,怔住。“


九皇叔也在。”尤儿又说。


轻歌沉眸。


事情,愈发的错综复杂了呢。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