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4章 那是凝望爱人的眼神
    咔——咔

    ——木

    制的轮椅缓缓转动。谈

    如花推着轮椅而来,许薇坐在轮椅上,一连几日的压抑心情导致脸色憔悴蜡黄,全然没了平日的神采飞扬。

    许薇面颊苍白,小腿还是耷拉的状态,膝盖骨全部粉碎,一双小腿没有任何的支撑点。

    许薇一抬头便看见人群中的夜轻歌。

    夜轻歌走路微瘸,但尽量保持平稳。轻

    歌忽然停下来,转头看着许薇,目光里的冷漠让人心悸。“

    一双膝盖远远不够。”轻

    歌笑了,唇角勾起,笑意却未蔓延进眼底。

    双眼盛满了疏离冷漠。

    轻歌走出双皇门,高高在上的态度和朱雀红袍的耀眼让许薇几乎抓狂。

    许是上一辈的恩怨,许是她的骄傲不允许一个来自四星的低等修炼者粉碎。

    从记事起,她就把自己当作天之骄女。

    她允许皇室和权贵的千金来践踏自己,但那人决不能是夜轻歌,一个出身卑微,一个外来者,凭什么?尤

    其是双腿的疼痛和崩溃,许薇把这份恨都归咎在夜轻歌身上。不

    死不休的仇!

    对此,轻歌心里尽是肃杀。虽

    说许薇是奉九雀之命,但她始终忘不掉膝盖骨被贯穿的滋味。那

    酸爽……

    轻歌身后两侧跟着柳烟儿与尤儿。有

    轻歌出面,尤儿去帝长如府邸的事便一直拖着。街

    道外侧,彩翎风一袭霓裳与帝云归并肩而立。

    “明月郡主真是好看,不像是四星来的低等人,倒像是九州本土的贵族。”彩翎风笑了笑,说。

    帝云归淡漠扫了她一眼,“何人告诉你,四星人是低等人?”彩

    翎风一怔,被堵的哑口无言。“

    九皇子,你觉得明月郡主如何?”彩翎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问。“

    皇姑姑自然是好的。”帝云归模棱两可的说。彩

    翎风眸光微闪,“九皇子年纪到了,何时娶妻呢?”

    “你何时嫁,我便何时娶。”帝云归温润的说。彩

    翎风睁大双眸,“若我没有传承到朱雀之灵呢?”“

    朱雀世家的神女,传承不到朱雀之灵,这不是笑话吗?”帝云归高深莫测的道。彩

    翎风垂下眸子,目光暗沉了下来。帝

    云归要娶的不是她彩翎风,而是朱雀之灵的传承者,只不过现如今夜轻歌希望不大,许薇双腿被废,唯独她彩翎风能笑到最后。此

    时,轻歌走至帝君面前。

    帝君站在脊背衍生开雪白羽翼的坐骑上朝轻歌伸出手。轻 一流小站首发

    歌犹豫片刻,把手伸出。

    帝君拉着她站上坐骑。魔

    兽坐骑行走在街道,帝君、轻歌二人风华绝代。

    两人并肩而站。

    帝君一袭白龙袍,轻歌着红雀衣。“

    九州的都城,繁华而美丽,神圣也神秘。”帝君说,“本君希望你能理解明月二字的含义,也希望你能成为九州帝国的明月。”“

    明月只有一个,日月不可同行,帝君应该比我更懂这个意思。”轻歌淡漠的道。

    帝君若是怀着好心而来,临风宴为何要眼睁睁看着她被九雀郡主羞辱。

    换而言之,九雀郡主对她的羞辱,乃是帝君潜意识的指使。

    轻歌不恨,只怨自己不够强大,不足以护着自己。帝

    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魔

    兽坐骑载着轻歌、帝君二人足足在帝国都城绕了三圈,沿街的修炼者和百姓们堵的水泄不通,人满为患,只为一睹明月真颜。坐

    骑之上,帝君、轻歌二人的谈话都在互相试探。

    轻歌衣襟上方突地钻出个小脑袋,一双红宝石般的眼转动了几下。

    火雀鸟何时如此瞩目过,一颗虚荣心几乎已经膨胀到爆炸,甚至丧失了理智。

    便见火雀鸟笑的憨厚,扑闪着翅膀窜出来,猛地一跳,跃到了帝君脑壳上。小

    小的鸟儿站在帝君头上,翅膀如人类的手朝着街道两侧的人群挥舞,似是在打招呼。轻

    歌目瞪口呆,脑子里仿佛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似

    乎,火雀鸟在一面打招呼,一面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显然,一国之君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么滑稽的场景。

    “此乃火雀鸟,火元素旺盛,而今瞩目之下,意味着帝国来年红火。”轻歌浅笑,一个瞪眼,火雀鸟便蔫了。

    “明月所说不错,此鸟乃是祥瑞之鸟,此乃好兆头,是我九州之福。明月,你果真是九州的福气,本君没有看错你。”帝君望着轻歌。轻

    歌在帝君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可抑制的火热。那

    种眼神,像是在凝望着心爱的女人。不

    ,帝君不是在看她,是在看另一个人。明

    月之名,究竟有何用意!

    少女失踪案,又是何人所为。

    轻歌压住内心的震撼,优雅的笑着。魔

    兽坐骑狂奔在街道,速度越来越快。那

    火红的朱雀衣,袍摆在空中翻飞,像是神圣权威的朱雀张开翅膀,鸣叫,翱翔。朱

    雀衣乃是先帝找来帝国最为优秀的九十九位绣娘,用了足足八十一天缝制而成,一针一线皆是艺术。

    袍摆好似大火纷飞,朱雀图腾栩栩如生。

    当年只有帝明月穿过这件红雀衣。

    阁楼窗台前,九雀郡主坐在桌旁,猛地砸碎装酒的白玉杯。

    她始终摆脱不了明月的梦魇吗?

    她还记得那件红雀衣,她特别喜欢,偷偷穿上红雀衣,在袖尾那里扯出了一道痕。先

    帝知道后,关她禁闭,罚她思过,甚至还承受了十三鞭。“

    所有与明月有关的事和物,都不该存在于世间。”九雀郡主眼神冷漠出奇,眼底肃杀。咔

    嚓。

    门被一双骨骼分明的手打开。帝

    长如走进屋内,“九雀,你找我?”

    “你看她,多像当年的明月。”酒杯碎裂,九雀索性端起酒壶,仰头,壶嘴透出的酒进了红唇。“

    夜轻歌很美,但她的心过于狠辣,眼神过于冷漠,没有月儿的温婉和惊艳。”帝长如道。“

    是啊,月儿太美了,美到身为皇兄的你都有些龌蹉想法了呢。”九雀笑。

    帝长如面色一变,灵气掠出,震碎九雀手里的酒壶。“

    月儿已经去世,你不要亵渎了她。从今往后再无月儿,只有明月郡主夜轻歌。”帝长如冷笑,走出屋子。

    酒壶碎时酒水溅了九雀郡主满脸。

    九雀整张脸都爬满了阴霾。

    她阴狠的看着帝长如背影。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