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九雀郡主眼神晦暗不明,阴测测像是乌云密布。


“屠将军,这件事,谁定夺的,就算是本宫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吗?”郡主不悦的道。


屠烈嫣看了眼九雀郡主,欲言又止,“郡主,此事——”


一道身影出现在金华殿,一道声音响在夜色里。


“此事由本君定夺,九雀,你还有何话要说?”


帝君,九州帝国的主宰!


轻歌蓦地抬眸看去,点点寒光之中,身着白袍的男人走出,男人袍摆绣着苍龙图腾,眉目温和,气质温润,眼尾有几道岁月留


下的痕迹。


此人乃是帝国的最强者,半粒神级真元的拥有者。


轻歌眯起双眸,若有所思。


暗影阁没有给她参与朱雀传承者争夺的资格,帝君为何要内定她,让她未战先胜,占据这个名额。


在九州帝国的历史上,这样的事,仅此一次,除此之外,从古到今从未出现过特例。


轻歌起了狐疑,却是不动声色,悄然观望。


“帝君,你如此定夺,岂不是对其他争夺者不公?帝君你不是提倡和平公正,仁义道德吗?”郡主言语间很是忌惮帝君,但她更


不愿夜轻歌轻轻松松就得到这个名额。


“本君的想法,需要告诉你吗,九雀,要不你别当郡主了,来这帝君之位坐坐看?”帝君意味深长的说。


九雀一愣,压低眉,蓦地单膝跪地,双手撑在膝盖上,低头垂眸,“九雀不敢。”


显然,九雀郡主能在帝国有如此威严以及至高无上的地位,全在于帝君的宠爱,自然,只要帝君一声令下,心情变换,就能让


九雀郡主摔下泥潭。


帝君缓步走至金华殿的主位,四周权贵们全都匍匐在地。


“天地院择生,夜轻歌,本君许你一个名额,等过了传承朱雀之灵的日子,不论你能不能传承到朱雀之灵,本君会亲自护送你去


天地院。”帝君的护送,无以伦比的殊荣。


周围年轻的修炼者们全都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眼底皆是浓浓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夜轻歌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非常之幸运,得到神域的眷顾和帝君的青睐。


她能走到这一步,必然靠的运气。


许薇与谈如花站着,临风宴酒桌有限,能上酒桌的人皆是贵中之贵。


许流元因为是长公主之人可以上桌,但许薇不行,谈如花更不行。


谈如花虽是九州谈家的女儿,但是个庶出,若不然也不会一直跟着许薇混。


许薇穿着随意找来的衣裳,见帝君对轻歌甚是欣赏,一颗心渐渐扭曲。


许薇脸皮似痉挛般抽动了几下。


突地,许薇笑了,眼底扩散开狰狞之色,藏在深处的诡谲似血流动。


轻歌起身,朝帝君躬身拱手,“谢帝君。”


“混账东西,如此放肆,谢赏之时不下跪,你是看不起帝君?”九雀郡主拍桌怒喝。


轻歌挑眸。


她是个有理智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她弯不下那一双腿。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便想起当初匍匐跪拜在寻无泪面前懦弱狼狈的姿态,对九界的杀意陡然暴涨。


轻歌深吸一口气。


“不必了。”帝君执一杯酒,淡淡道:“轻歌乃是四星人,虽说来了九州,想必有些不适应,听说你已有身孕,为何本君没有在你


腹中感受到胎儿的波动?”


轻歌眼眸一闪。


帝君不知血魔种子之事,他也感测不到。


轻歌站直身体,摇摇头,“前些日子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孩子的生命迹象就消失了,医师们也解释不来。”


怀孕对她来说不是好事,兴许会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


轻歌转眸看了眼帝无邪,帝无邪痴痴看着她的侧脸。


轻歌紧皱着眉头。


“如此说来,兴许你从未怀孕过,便说得通了。轻歌,你年方十八,据理来说已到婚娶的年龄了,本君也来当一回月老,谈家长


子谈禹,天地院五杰之一,乃是谈家天才,国之栋梁,年少时熟读圣贤书,在修炼方面更是武学奇才,就连镇国将军都赞不绝


口。”


帝君缓缓的道:“在同辈当中,谈禹是非常优秀之人,你们一个真龙,一个真凤,才子佳人,乃是绝配。你们二人在修炼方面皆


有造诣,如若不急于成亲,可以先订下亲事,成婚之事来日再说,他日本君定会为你们挑个良辰吉日。”


轻歌敛眸,几乎毫不犹豫的道:“谢帝君赐婚,感激不尽!”


帝无邪眼神一暗,冷冷的瞥着轻歌。


“既是如饥似渴的想要男人,又何必装出清高玉洁的姿态,你在恶心谁?”帝无邪咬牙切齿的道,每一个字仿佛都是从咽喉里蹦


出来,恨得牙痒痒。


至少,她该犹豫一下,为何如此迫不及待的回答。


一瞬间,帝无邪愤怒不已。


轻歌眸色薄凉冷冷望着帝无邪,在那瞳眸的注视之下,帝无邪所有的怒火皆被凉水浇灭。


“大皇子,你很了解我吗?你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是因为你深深了解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吗,所以才把对她的期望寄予在我身上。


可你得清楚,我乃夜轻歌,绝非其他人。在此之前,我不认识你。”轻歌冷嗤。


怎么,一个个都认为很了解她吗?


帝君赐婚,她光明正大的拒绝,便是给了九雀郡主、许薇这些人借题生事的机会。


轻歌是聪明人。


她虽得凤羽勋章,但她没有身份地位,身无真元,那谈家的天才怎会看上她?


不用她开口,就会有人急不可耐的阻止这场婚事了。


帝君听见轻歌的回答倒是很诧异,随后点点头。


他想借婚配之事,试探这夜轻歌听不听话,有没有野性,能不能被驯服。


突地,帝无邪猛地抓住轻歌双肩疯狂摇晃,“不!她没有死,没有!”


帝无邪朝着轻歌咆哮,怒吼!


轻歌推开帝无邪,“死与不死,与我何干,是否活着,大皇子心中没有点数吗?”


帝无邪的接近,是因为她与那位故人相貌相似,还是因为帝无邪跟曾经主宰过她身体的另一个神秘血魔有关呢?


轻歌眼神愈发的犀利,犹如刀剑贯穿了帝无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