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屋内,水雾弥漫。

    雾气很浓,几近伸手不见五指。

    苏大为的眼眸中,闪过一溜银白色的光,刹那间一双眼睛变成了银白色。

    他看到了聂苏!

    聂苏虚空凝立半空,正吞吐屋中的水雾。

    亦或者说,她在吞吐元炁。

    苏大为不禁睁大了眼睛,愕然看着聂苏,脱口而出道:“小苏!”

    以前他每次这么呼唤聂苏的时候,聂苏一定会像一匹开心的小马驹一样扑进他怀里。

    可这一次,当他喊出声的刹那,心中顿时有一种悸动。

    聂苏在半空中睁开了眼睛,就见她仰天发出一声尖叫,左手舞动,带起一道雾气,唰的就甩向苏大为。那道雾气,化作一条水龙,张牙舞爪,呼啸着扑向苏大为。

    苏大为猝不及防,本能的举起手中降魔杵。

    降魔杵化作了一面盾牌,紧跟着就听蓬的一声,那条由蕴含着浓郁元炁的雾气变化而成的水龙,就狠狠撞在了盾牌上。水龙的力量奇大,大到苏大为的脸色大变。

    他脚下站立不稳,蹬蹬蹬后退几步。

    聂苏一击不中之后,眼中泛起了一道蓝光。

    她再次发出尖叫声,身体在半空中呼的向前漂浮飞来,同时双手连续舞动,一道道雾气变化而成的水龙呼啸着凌空扑向苏大为。苏大为甚至来不及反击,只能双手紧握盾牌,蓬蓬蓬,一连串的闷响声回荡在屋中,苏大为狼狈的被打出了房间。

    聂苏,却并未停止。

    形如鬼魅一样的从屋子里飘出来,身后带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跟随。

    她双手继续舞动,每一次舞动,就见一条水龙扑向苏大为。

    “阿弥!”

    柳娘子惊呼一声。

    虽然她喜欢聂苏,但苏大为却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那是她亲儿子,她怎能不担心?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柳娘子能看得出来,苏大为此刻的情况,好像不太妙。

    她急的额头冒汗,想要冲出房间。

    但是,黑三郎却挡住了她。

    黑猫唰的就跳进了柳娘子怀里,冲她喵的叫了两声。

    它好像在说:别担心,他能应付得来。

    “三郎,阿弥他……”

    “汪!”

    黑三郎也叫了一声,然后横在门口,趴在地上。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劝柳娘子不要过去。

    黑三郎从小就养在家里,柳娘子当然相信,如果苏大为有危险,它绝不会袖手旁观。

    而且她上去也没什么用处,根本帮不了忙。

    强按耐住心中焦虑,她站在门口,紧张看着庭院中的战斗。

    聂苏在半空漂浮,身后水气弥漫。

    苏大为可以清楚感受到,不断有元炁从四面八方汇聚。不过呢,汇聚的速度,远远比不得元炁消散的速度。特别是在聂苏连续攻击无果之后,好像变得越发急躁,口中发出一连串诡异的音符,双手舞动起来,水龙攻击的速度也变得越发凶猛。

    苏大为已经退出了跨院,在后院中游走。

    聂苏攻击越猛,水龙的力量开始变得不一样。

    忽而强,忽而弱。

    有的时候,那水龙还没有过来,就在半途消散。

    与此同时,苏大为还发现聂苏双手舞动的频率越来越集以后,经常会空放。也就是说,她甚至无法凝聚出水龙,只是本能的甩动。这说明,聂苏对元炁的控制力,也开始不稳定了。控制力降低的结果,就是元炁虽然仍在汇聚,但消散的更快。

    换做其他人,苏大为早就反击了。

    可对面攻击的是聂苏,他又怎可能痛下杀手。

    而且聂苏的水龙攻击对于苏大为而言,也有不同寻常的好处。他可以借助聂苏的攻击,联系九宫步。李大勇说过,九宫步的奥妙之处,绝不仅仅是闪避而已。那同样是一种修炼的方法。因为创出九宫步的人,本就是一位异人,可惜死得早,被隋炀帝杨广斩首弃于街市。

    这个人,名叫鱼俱罗,是开隋九老之一。

    鱼俱罗死后,他的一身本领也就失传,只留下了一套九宫步,后来被李世民拿来训练玄甲军。

    不过九宫步需要调动元炁进行配合,普通人就算练成了,感应不到元炁也没有用。

    苏大为早就把九宫步练得滚瓜烂熟。

    他发现,聂苏的攻击,能帮助他进一步领会九宫步的奥妙。

    “小苏她,不行了?”

    在苏大为和聂苏把战场挪到了后院之后,柳娘子在黑三郎、黑猫和幻灵的簇拥下,也来到了跨院门口。

    黑猫窜上了跨院院墙,旁边蹲坐着幻灵。

    柳娘子则在黑三郎的旁边站定,突然开口自言自语。

    聂苏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很明显有点后继无力。柳娘子之所以能看得出来,并不是说她能看到元炁的变化,而是因为她发现,聂苏身边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淡。

    最初,聂苏身边的雾气,浓的如棉花糖一样。

    现在呢,变得有些透明。

    聂苏越发急躁起来,她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尖叫,唰的双脚落地。

    身边的雾气迅速聚拢,变得又浓郁许多。不过,那雾气所覆盖的面积,至少缩小了三分之二。

    她好像一只小野猫,唰的扑向了苏大为。

    双手化作一双寒冰利爪,狠狠就扣在了盾牌上。

    她的攻击,没有任何章法,看上去更像是女人打架一样,又抓又挠。

    不过,力气不小。

    但对于苏大为而言,她那点力气,对他没有丝毫作用。

    他脚踩九宫,身形滴溜溜打转,同时以鲸吞术调动内息,感受这庭院中浓郁的元炁。

    聂苏,越打越慢。

    苏大为也停止了戏弄,突然闪身,懒腰一把将聂苏抱起来,在她屁股上狠狠抽打了几下。

    聂苏如同小野猫似地挣扎,但是在苏大为的压制下,并没有用处。

    雾气,消散了。

    聂苏在苏大为的怀里,却睡着了。

    她面色红润,呼吸均匀,睡得很香甜,全无刚才的凶狠模样。

    是真睡?还是装睡?

    苏大为当然能分辨出来。

    她长出一口气,收起降魔杵,怀抱睡熟的聂苏站在后院。

    刚才的战斗,令后院一片狼藉。

    苏大为不禁有些心疼,轻轻摇头叹息。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还是个破坏狂?不过,她是怎么沟通到了元炁?又如何将元炁转化五行呢?要知道,当初苏大为能沟通元炁,完全是因为体内的腾根之瞳。

    但也仅仅是沟通而已,转换五行,衍生雷电之力,还是后来学了鲸吞术之后。

    聂苏这种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阿弥,你没事吧。”

    柳娘子见战斗停止,才急匆匆跑过来。

    她先是检查了一番苏大为,确定苏大为没有事情之后,目光才落在了聂苏的身上。

    “阿弥,小苏她……”

    “她没事,正睡着呢。”

    “不是,我是说她刚才,怎么会变成那样子?”

    “我不知道。”

    苏大为苦笑看着柳娘子,轻声道:“我也不清楚小苏为何突然变成那样子,想来是觉醒天赋?她本来就有天赋,能无师自通胎息之法。这次,想必也是一样吧。”

    什么天赋,什么胎息之法?

    柳娘子当然不懂这些。

    她紧张看着聂苏,轻声道:“阿弥,那她以后,还会不会发狂?”

    “发狂?”

    “就是刚才那样子啊!”

    苏大为不禁哑然失笑,想了想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小苏这种情况,和我知道的觉醒好像不同。可惜李丹阳没回来,否则我可以问问他。

    娘,你别担心了,都过去了,没事的。”

    “真没事?”

    “真的没事,你去休息吧。”

    “那小苏呢?”

    苏大为闻听,眉头微微一蹙。

    聂苏这个情况,确实有点麻烦。

    他想了想,道:“这样吧,让她睡在我那边,我会盯着,有什么状况,也好应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