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宠妻

邪帝宠妻 已完结

邪帝宠妻

时间:2018-09-22 23:15:57 分类:古言 授权:掌中云 作者:晓月 主角:

独家小说《邪帝宠妻》由晓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段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为了不让人们认出自己,她不得已,用刀片划伤了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容貌,就连声音,也故意将其破坏掉。原本沉鱼落雁的容貌,现在经过了岁月的打磨,已经变得比鬼魅还要恐怖,甚至有胆小的孩子看了之后,便会被吓得晕过去。声音沙哑难听,之前如同黄鹂一般清脆的声音,现在也终于消失不见。可是这些不会影响她复仇的决心,相反,还会激励她。让她变得比之前更加的残暴勇猛,只是为了能够在有朝一日中,可以手刃仇人。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终于降临了,月月早早的,就褪去了外套,吹灭了烛光,和衣躺在床上。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中折射进来,银白色的光芒,均匀的洒在房间里。给房间的每个家具上,都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白色。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能够听到,那均匀的鼾声,从床上的位置传了过来。
大概是到了子夜时分。
门外慢慢想起了奇怪的动静。大概是在门外踌躇了好长时间,那个人在确定这里没什么危险之后,终于开门进来了。
“吱呀。”
这房门在寂静的夜晚,开门声显得更加响亮。也让那个人吓得,手掌赶忙将房门按住,迫使他闭上了嘴巴。
寂静的夜晚中,那人轻手轻脚的走进屋子里面。借着外面的光亮,弓着背,猫着腰,好像在地上正找寻什么一般。
“找到了吗?”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顿时吓得她猛的一跳。而转身后,她更是惊呆了。只见月月一手拿着油灯,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她。
“萱,萱妃娘娘……”
看到月月,她的小脸瞬间煞白。甚至就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你怕什么?”看着面前的茹珂,月月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可是现在,茹珂怎么可能还感觉到这笑容有着如沐春风感觉?那笑容,现在被她看来,甚至犹如死亡的召唤一般可怕。
“奴婢没有害怕……真的没有……”说着,那茹珂的脚步,还在不由自主的朝着身后退去,表情里写满了无尽的恐惧。
“茹珂,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夜闯娘娘的寝室,该当何罪。”
就在茹珂心中谋划着,要如何逃走的时候,突然,举着灯笼的秋儿,还有其他人也一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众人都将自己围困在这里,茹珂更加吓得不知所措。眼泪也早就掉了下来,写满了害怕和委屈。
如题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害怕。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娘娘,她会理解的。”
就连茹林,也冲到月月的身边,跪在地上,紧紧抓着月月的衣襟,哀求道:“娘娘,奴婢知道娘娘定然是爱心仁厚菩萨心肠,今日这事,就请您宽恕茹珂姐姐吧。她并不是坏人,真的……”
说着,茹林,还有另外两个小太监,也全部都跪倒在地上,帮着茹珂求情。
面对自己的窘境,还有这拼命帮自己的这帮人。茹珂的眼泪终于再一次落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的泪水,并不是害怕,而是欣慰。
月月没有理会她们,转身坐在了椅子上。
秋儿也早已经将房间里的灯全部点亮。顿时,这里的光芒,便照亮了整个房间。
“说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月月淡淡的问道。可是那双坚定的眸子,依旧另他们胆战心惊。
茹珂紧紧的闭着嘴唇,始终一言不发。旁边的如题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娘娘……”
月月摆摆手,对着茹珂说道:“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派你来行刺我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人。而你,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歹人、如果你今天说出来,究竟是谁派你来的,那么,咱们这些事也就不提了。如果你继续隐瞒,我不介意将你送给皇上处置。”
这番话一出口,顿时吓得茹珂身子一颤。送给皇上?即使不说,也知道会面临什么。那可是,不管还不是能够查出来幕后主谋是谁,皇上都会将她处死的。
毕竟,谋杀妃子,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娘娘,求求你,不要将我交给皇上……”说着,茹珂的眼泪,再一次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说不说?”
月月已经快没有耐心了。就算是在现代,身为警察的月月,也是经常会遇到,要审问犯人的这种棘手问题。
而且,犯人中,最难审问对付的,也是女人。
没想到,在古代也是一样。
“好,我说!”茹珂就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张口说道。
看着她坚定的表情,众人全部都沉默了。
原来,茹珂还有一个哥哥,是在乡下务农。而他们家,也就只剩下了他们兄妹两个。这一次,对方就是用她哥哥的性命要挟她,一定要帮他们做事,杀死月月。
否则,他们兄妹二人,就要全部见阎王了。
“说吧,指使你,威胁你的,究竟是什么人?”月月最后一次询问道。
众人在这个时候,也全部都闭上嘴巴,屏住呼吸。静静听着茹珂的述说。这个有着一张鹅蛋脸的漂亮女子,此刻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那表情里,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无奈和悲伤。
是啊,如果不是事出无奈,谁会愿意做杀手?而如今这个妙龄女子,也终于被逼到了如今这般的地步。
大家都用一双期盼的眼睛看着她,眼神中,也充满了无尽的关切。
终于,她张口说出了那句重点。
“是一个身着华丽的姑姑。看服饰、装扮,还有她的行动样子,能够知道,她是从宫中出来的。”
果然不出月月的所料,这想要害她的人,果然就是宫里的某人。
只是,会是宫里的谁呢?
“她叫什么名字?”
茹珂想了想,终于点头说道:“好像是叫剪秋。”
一句话,顿时另月月惊醒。剪秋?剪秋不就是芳妃身边的心腹吗?那个女人,难道将自己送出皇宫也不放心,还要故意派人来刺杀干净,才会罢休不成吗?
“你说的确定吗?”秋儿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张口钉对道。
茹珂使劲的点点头,说道:“茹珂不敢欺骗娘娘。如若不是她们用茹珂的哥哥相要挟,茹珂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等违背良心的事情的。请娘娘饶恕茹珂吧……”
说着,这个小丫头片子,好像捣蒜一般,趴在地上使劲的磕头,一遍又一遍。
“好了,你们出去吧。”月月摆摆手,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直到走出了房间,茹珂依旧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刚才从死亡边缘徘徊一圈的恐惧,至今没有消散。
拍拍胸脯,抹抹额头上的汗水,那种紧张感,好像才终于消散掉一点。
“看样子,这萱妃娘娘果然是一个心胸豁达的好人。”众人相视一眼,感叹道。
如果遇到了别人,今日发生的这件事,不管茹珂有几个脑袋,恐怕都早已经掉了。但是,在月月的手下,居然逃脱了,这怎么能够让他们不感叹一声。
“好了,以后小心点,不要做对不起娘娘的事就好了。能够遇上一个好主子,是咱们的夫妻,咱们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常德在旁边,由衷的感叹道。
众人全部点点头,表示赞同。
从此,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而也因为这件事,月月在这帮人心中,地位也自然而然的升高了。
其实细细想起来,待在这里其实也蛮好的,每天需要面对的,就是这几个人。而且,大家之间的相处,基本上也没什么问题。
起码,现在看起来是和和美美的。
有的时候,几个人待在一起,听着对方,讲述着那些有的没的事情。或者因为某个鸟儿闯进了院子里,而兴致勃勃的看上半天。
有的时候,月月会兴致大好的,直接冲去厨房,将茹林的工作接管过来,给大伙做上一桌丰盛美味,也比较廉价的菜肴。
虽然不是山珍海味大鱼大肉,但这种山野小菜的风味,却也比别的地方弄出来的催熟菜,要好很多。
月月还会没事的时候,就跑到兰馨苑的后院,和众人一起,开辟出一块土地。在上面浇水施肥,再撒上几个白菜种子。之后,拍拍手,很是满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娘娘,咱们在别院中开垦种菜,是有违祖训的。”秋儿虽然也很欣赏这种劳作的快感,但是看着月月如此的大张旗鼓,过上了种田的生活,心中不免还是有点担心。
虽然说,月月现在已经被安置到了这个穷山恶水一般的地方。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依旧是咱们的萱妃娘娘,是皇上的妃子。这样的一个身份,居然隐藏在了一片菜地中。这要是传出去,估计就连他们的脑袋,都要跟着一起搬家。
之前的这帮“德智体美劳”不是没有想到过自食其力,但是有明文条令摆在那里,难不成他们敢抗旨?
那可是要杀头的。
月月很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那肥沃的黑土地上,已经被浇的湿湿的。并且看起来,这里还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毕竟,她满心期待的是,过几天这里有小芽生长起来之后,那才是最美丽的风景。
并不是已经当了几天皇妃的月月,就忘记了前世的生活。老家好歹还是农村人的她,怎么可能不会弄这点小物件。
“你们放心好了,没事的。”
“可是,娘娘……”就连常德也担心的劝说了。
月月却是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你们还真是杞人忧天了。别忘了,咱们已经被关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而且上面的补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来。如果,就连我们自己都不想办法过好日子,还能够指望谁?你们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帮你们顶着!”
月月这番豪迈至极的话语,另在场的人,不由得脸色一红。
而月月则是很肯定的说道:“你们就放心好了。既然有人能够算准了,我就算是被人弄死,上面也不会追查下来,那么他们也定然是知道,咱们已经是被皇上遗忘了。不要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或许,你在人家的眼中,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呢。“

展开

本书标签:

APP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古言小说推荐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废物!背着本宫,你究竟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一个耳光,她被打的口鼻出血,渣姐趁机加害,让她一命呜呼乱葬岗!再睁眼,锋芒乍现,浴火归来!渣男前任带着丹药新欢欺上门,她嗤笑:“这种垃圾,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一纸休书,甩在他脸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逆天萌宠威震百兽,通天神器震慑九天!丹药在手,医决我有。踹你鬼哭狼嚎,哭天呛地!抽你薄情蛇蝎,矫情狗男女!只是……她如此强悍,还有人不要命的黏上来?“听说你把我睡了千万遍?你想怎么死?”他绝色狠厉,一朝苏醒,反手将她扣进怀里。她横眉冷对,银针对准他的某处:“听说你背着我出了轨?你想让我怎么弄死你?”

    作者:瓦猫短篇 连载中

  • 天才小毒妃 天才小毒妃

    她是医学世家最卑微的废材丑女,人人可欺;他却是天宁国最尊贵的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大婚之日,花轿临门,秦王府大门紧闭,丢出一句“明日再来”。她孤身一人,踩着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门…… 殊不知:废材丑女实为貌美天才毒医! 新婚夜救刺客,她治完伤又保证:“大哥,你赶紧走吧,我不会揭发你的。” 谁知刺客却道:“洞房花...

    作者:芥沫短篇 已完结

  •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

    传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楼兰王。传说,他是统治整片伊斯顿大陆的主宰。传说,他曾被亲手足施下嗜血诅咒 。传说,他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发病 。传说,他需要饮食处子之血才能抑制住诅咒。一朝穿越,她竟身陷幽暗阴冷的地宫之中,被那恶魔般的怪物疯狂的啃咬!她痛苦的嘶喊着,然而,满脸的泪水却未得到他丝毫的怜惜。她几次试图逃离,换来的只有他如诅咒般的呢喃在耳边响起:“孤的小宠儿,这辈子你注定是孤的女人,永远也别想逃离。”

    作者:千羽兮短篇 已完结

  • 傻王悍妃 傻王悍妃

    她是南宫王朝众人皆知的痴傻笨挫,奇丑无比之人。但却天降鸿福,被当今圣上不顾她的缺陷许配给了当今太子殿下。如此让人羡慕嫉妒的事情,却成为了她的灾难。为了彻底的摆脱她,太子南宫宿将她骗入结冰的湖面,害她险些丢的性命。   再次醒来,她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痴傻女,她只是一缕魂归的幻影。为了完成一个心愿外加小小的惩罚那个害她的男人,却不料被他反将一军,让她成为了一个傻子的女人。一时间从未来的太子妃,变成了傻王的傻妃,她却丝毫的不在意,因为这时她自己的选择。   

    作者:风四娘短篇 已完结

  • 妃戴凤冠美如画 妃戴凤冠美如画

    未婚夫从千尊万贵的太子爷变成了半死不活的瘫子,豪门贵女气性大直接抹脖儿死了,剩下破相了的倒霉丫鬟被摁着头坐上了花轿。 “你是瘫子,我是丑女,咱俩半斤对八两,谁都别嫌弃谁。”初见之时,她虚张声势、一派趾高气昂。 …… “余生还请你指教。”经年之后,昔日半死不活的瘫子款款向她走来,亲手给她戴上了凤冠。 “咋、 咋指教?”平日上蹿下跳的丑丫头,难得一副小媳妇儿模样。 “这样指教……”他一脸柔情满溢,手指却邪恶地解开了她的琵琶扣。 ~~ 某日,刚下早朝的万岁爷直冲后宫,满宫上下一片哗然:这是要出大事儿啊! 寝宫内: 九五天子一把撩开床帏,气喘吁吁地问还赖床的丑姑娘:“丫头,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告诉你,嘿嘿,”她狡黠地眨着惺忪睡眼,可是眨着眨着眼睛就湿了,“我就不告诉你!” “好好好!我错了,以后再不问了!”他心疼得要命,忙去亲人家的金豆子。 “可我想让你问啊……”一向谨小慎微的小婢子,开始别别扭扭地学着撒娇,“你一直巴巴地问,可我就不告诉你,就这么吊着你干着急,嘿嘿。” “可我脾气不好啊,一着急就想做坏事儿……”他低

    作者:一味相思短篇 连载中

  • 君上的独宠医妃 君上的独宠医妃

    枪林弹雨拼搏十几年,楼柒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谁知一时贪玩驾机想飞越神秘黑三角,却被卷进了深海旋涡,然后…落在一个男人怀里。 狂腻了,她现在要努力扮柔弱装装小白花,他却一步步撕开她的伪装,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汉子的本性。 楼柒表示: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过跌宕起伏,太多腥风血雨,本姑娘不想玩啊,能不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某帝君却霸道宣称:本帝君的女人不许弱! 想早早退休享福的彪悍女被一个霸道暴君拖入天下纷争,所以,这是一个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男强女强的故事。

    作者:醉流酥短篇 已完结

  •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情陷黑道教父, 世界首席杀手云若悠身中媚药, 意外穿越尉迟皇朝, 一觉醒来, 却变成恶魔王爷的不受宠侧妃, 原本高高在上的冷血杀手沦为被人设计、 受尽凌辱的下堂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搅得王府鸡飞狗跳后一走了之, 却又转身落入三王爷尉迟轩的陷阱…… 到底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场阴谋, 那个屡次在身后帮助她的黑衣人又会是谁?

    作者:水瑟短篇 已完结

  • 半城柳色半生笛 半城柳色半生笛

    “女人,过来抱抱” “抱歉啊,王爷,小女不是你想抱就能抱的。” 她,左右一个小鲜肉,右手一个美男子,怎么可能会让他拥有。 且看霸气侧漏的王爷是怎样搞定这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作者:蚂蚁上树短篇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邪帝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