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


艾洛沉默了下来。


露怀所的,他并非没有想过,甚至于刚刚他也对利维坦点出了这个可能:没有人能证明那个作者所在的世界,不是一个更高境界的存在所创造出来的虚构世界。


那么,即使打破了目前这个世界,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一直打破下去?


但是那样的话,这种可怕的可能性也是一直都会存在的……


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所以,很多时候看得太透彻也并非好事。”


露怀抿了一口茶水,“利维坦是这样,你也是。其实仔细想想,打破了这个世界,你又能得到什么?”


“艾洛,你现在的力量已经堪称是我之下的最强了,而我不会轻易干涉这个世界,所以你也完全有另一种选择……”


“其实,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本性,并没有你所表现得那么邪恶。”


露怀忽然话锋一转,吐出一句让艾洛微讶的话来。


“我知道你的一切,你所做的那些‘恶事’,其实一开始是为了生存,后来又是为了彩色龙,乃至于整个龙族的振兴,再往后,则是为了追寻真实……”


“你不是为了龙族那贪婪与傲慢的本性,而只是为了所有人都难以避免的那一点欲望……我能够理解你。”


露怀微笑着,将茶水饮尽,随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因此,我并不怨恨你将这个世界弄成现在的样子,况且,即使是这个世界大多数的宇宙都已经毁灭的现在,对我的伤害也不会超过普通人因为吃坏肚子而产生的腹泻。”


“艾洛,”露怀的声音明显变得凝重起来,“所谓的真实与虚假,其实很多情况下哪有那么明显的界限。”


“我听过这样一个有趣的猜想:某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似乎人、物体、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接触了一段有趣而荒唐的猜想。”


艾洛沉声道:“你是……也许,那个科学家也有可能处于这样的困境之中?”


“没错!”


露怀赞许地点点头,“所以,真实和虚假,其实并非对立,而是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想法,你自己的见闻……”


“设想一下吧,一个一出生就在缸中之脑环境里的人,他一辈子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困境,但是他仍然幸福地过完了这一生。对他来,反而是真实的外界才是虚假的。”


“这样……吗?”


艾洛若有所思。


“当然,我也并非是要你一定去放弃自己以前的坚持,实际上那样反而不好。我只是希望给你提供一种全新的思路,让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看这个世界,再做出最后的决定。”


着,露怀咧了下嘴,一时之间显得有点凶狠。


“毕竟啊,我的设定你应该也知道一部分,我的实力……可是和你曾经面对的敌人完全不同的。”


艾洛没有回答,他知道,露怀的是对的。


露怀最为擅长的魔法是光、土两系,而对光和土的认知随着心性的改变亦有所变化。其光不同于以前注重的霸道与破坏力,取而代之的是兼容万物的包容与尊重以及对众生万相的解放。


此时露怀的光可以完全没有杀伤力,唯有治愈与祝福,解放与净化。在其领域之内,露怀皆能对目标进行治愈与辅助,我方所有的负面状态皆会被消除。但这并不是露怀光系魔法的强大之处,其真正强大之处在于对封印与结界的恐怖破坏力,不同于他者的暴力破解,露怀的光会使封印与结界在其中“溶解”,究其本质为“回归初始”,不是时间回溯也不是混沌同化,却能以魔法的途径达到奥术的效果,其造诣之高深令人胆寒。


但露怀的光并非没有杀伤力,只是很少使用罢了,之所以前文他没有杀伤力,是因为他的“杀伤”并不是“伤害”而是“净化”,但宏观效果却可以被定义为“杀伤”。打个比方,就相当于送恶魔上堂:露怀的光之净化并非针对于污邪之物也不是针对神圣之物,而是使所有存在回归其原始的根源。


因为其效果太过霸道,因而被人调侃:是回归,实为同化;是解放,实为灭杀。但露怀也只是一笑而过。


而在土系方面,露怀的“兔子洞”还是惯用不误,毕竟是很方便的用法。在此基础之上,露怀也会使用一些地刺,石墙等简单的化形类土系魔法用以攻击和防御,不是因为露怀对土系的赋不高,而是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露怀土系魔法的真正杀招只在其一棺柩、一陨星。


原始时期的埋葬便是尘归尘,土归土,而其后棺柩的作用便是保护其内的逝者不被大地同化,留存其原始的模样,露怀正是由此得到启发,所谓棺柩的作用不就是让人保持“本相”吗?


将目标封存在棺柩之中,使其完全隔绝“非自身”的影响,不仅仅包括像敌方攻击,时间流逝等外界影响,亦包括自身中毒,诅咒等已经留存在自身的他者影响,不同于能够让时间静止的永恒光棺,露怀的辉殓圣棺其内的时间是流动的,其内人物也可自由活动,但其状态是不会改变了,可以是“不会束缚被保护者的绝对防御”。


而陨星,便是上之土了,明明是浑浊厚重之物却能存在于穹清气之上,既浊又清,既平凡又神圣,这便是陨星。有人从其中看到毁灭,有人从其中看到新生,而露怀则认为:其由至地的陨落不正是回归大地吗?既然如此,就回归吧。


同样是陨星术,却因为使用者的不同价值观而呈现出不同的特性,露怀的“曙光之慧”不仅仅是对目标的灭杀(劝回),更是对陨星内区域所有存在的归真,原本被污染的神圣之地会重回神圣,原本被净化的污浊之地会重回污浊,非正非邪,不正不邪,尊重所有存在的原初之相,即为慧。


除此之外,露怀还掌握着次元与信仰两大能力。


当然,与其露怀在使用次元和信仰,不如露怀本身就是次元和信仰,是次元的意志与信仰的意志的结合体。这种状态的露怀无异是其最强状态。


先来信仰吧。就科学而言,“信仰是科学的敌”这句广为流传的话不无道理,所谓科学,它依赖于两种基石,一为逻辑,一为实证,而众生认为的信仰多半是宗教信仰,即:不讲逻辑不顾证据的盲信盲从,就此方面来看,身为信仰的露怀完全可以无视掉对方任何的“逻辑性”,完全以“我”的角度感知世界,可以是科学的克星。


但对科学与真理的笃信又何尝不是一种信仰,信仰是个人的意识行为,从这个方面看,人合一信仰、上帝信仰、佛信仰、科学信仰、对权利、地位、金钱、声誉、美色等的痴迷和崇拜也是信仰,“及时行乐”、“做一和尚敲一钟”、“得过且过”等都在信仰的管辖范围内,无论是如神话等的原始信仰,如佛教等的宗教信仰,如科学等的哲学信仰,只要是信仰就在露怀的管辖与控制范围内,就是露怀爪中的玩物。


虽然颇有一些“你的神只是我手下的使”意味的流氓感觉,但很可惜,这就是事实。


所幸,已经贯彻教化之道的露怀不会对他者的信仰进行同化和抹消,不是他不能,而是他不愿,这与他还原思想丰富性的意愿相悖,但你若与他为敌,和他刀剑相向,他还是会直接控制和改写你的信仰,只是不同化和抹消罢了。


也正是因此,一切被信仰的对象皆会成为露怀眼中的模因,不管你是凡人中得到供奉的英雄还是被广为信仰的上帝,只要被信仰,就会被露怀所控,虽然他们还能保证自己的思想,但其中一些弱者会完全沦为傀儡,强者也只能堪堪做到静止以不被控制的程度罢了。


然而,这种信仰固然强悍,但也不是没有不受影响者,毫无信仰之人与完全信仰自我之人不会受到露怀的操控。


毫无信仰之人就不用了,无信仰之人本身就和被抹消了信仰无异,不会与露怀敌对,而完全信仰自我之人,按理这种人信仰极强,加之自身就是信仰本身,应该更会被控制,但也正因如此,如果达到极高强度的完全信仰自身,便从整个宇宙中脱离而出,相当于“自己就是宇宙”,自然不会被信仰管制。


这种事情虽然起来简单,可做到却相当困难,不,应该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