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罗坦德吉利睁开了眼睛。


“已经过去多久了……”


他使用的是人形态,不过不同于最初那个平凡的少年,如今的他身穿一件白色与紫色相间的长袍,下摆处绘着一个黑白阴阳鱼的图案,而衣服的正前方与正后方还有两个奇特的图案。


正前方的图案是三个平行的长条,以及两个一组,同样也是平行的短条。


正后方的图案则刚好反过来。


空间被随意地撕裂,又复原,每走出一步就凭空穿越了一小段空间。罗坦德吉利就这样一步一闪地在走廊上前行,思索着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里是永恒方舟……这么说,伊罗兴世界,果然已经毁灭了啊。”


罗坦德吉利的声音很轻柔,还带着些许的伤感。


毕竟他曾经在那个世界里生活了一百多年,不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即使那个世界并没有怎么温柔地对待过他。


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罗坦德吉利彻底想起了过去的事。


“没想到已经过去了,十二万年了……”他的语气越发惆怅。


十二万年前,艾洛战胜了光明之神,辉煌纪元随之终结。然而伊罗兴世界也因为这两极的碰撞而毁灭。所幸艾洛对此早就有所准备,筛选出五百万名幸存者登上了永恒方舟。


这五百万人之中包括各个种族,有人类,有矮人,有精灵,有兽人,有地精,还有少量的彩色龙和金属龙。


同时也包括各种对重建社会有帮助的人,比如孩子、劳动技能者、学者。


虽然永恒方舟的容量有限,但艾洛还是尽量选出了五十条彩色龙与一百条金属龙——不管怎么说,艾洛始终都还是龙族,不可能真的看着同族灭亡。


至于剩下的人?自然就是等死。


虽然听起来很残酷,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永恒方舟容纳五百万人已经是极限,而且还需要这些人一直处于冬眠状态,才能保证方舟的能量收支处于动态平衡之中。


而且艾洛从未放弃过寻找新世界,重建文明的想法,所以一切都要以这个根本利益为前提:孩子是未来的希望,也是新世界得以延续下去的保证;劳动技能者是构建新世界的中坚力量,衣、食、住、行……都要靠他们解决;学者则是新世界进步的动力,只有他们能最大限度地保留旧世界的知识。


这十二万年以来,所有的幸存者都在冬眠之中度过,幸好永恒方舟的核心之一是司御之兽·谢恩托鲁,才能做到这种事。


作为诺克劳斯帝国的“盾牌”和“避难所”,它拥有“不会被破坏”的概念防御和极大的内部空间,内部时间流动比外界慢十二倍左右。这让人们可以在无法抗拒的末日中躲在里面沉睡。


而在奥博门特学会众人的改造之下,谢恩托鲁的能力在帕蕾特,也就是喰的引导下变得更为强大,将时间流动减缓到了一千二百倍这个惊人的程度。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冬眠,只相当于过去了一百年,并不会对身体造成明显的损害。


而像炎风、达拉斯特、罗坦德吉利这样的强者,并不需要全程处于冬眠之中也可以为永恒方舟节省能量,所以他们大都采取了阶段性冬眠,比如每冬眠一千年就醒来一段时间。


即使如此,罗坦德吉利现在也已经进入了古龙期。


当然,也有一些强者仍然全程冬眠,比如炎风。


因为这十二万年来,方舟一直都在无尽虚空之中飘荡着,寻找着适合定居的新世界。即使是苏醒的时候,方舟之外绝大部分时间也是一片黑暗,偶尔才能看到点点星光,至于新位面就更罕见了。


这就是流浪纪元中最常见也是最危险的敌人——孤独。


以炎风的个性,即使是阶段性冬眠估计也会得上抑郁症的。


没错,辉煌纪元结束以后,艾洛将接下来的时间命名为了“流浪纪元”。这艘永恒方舟,就是伊罗兴文明最后的精华,在黑暗虚空中流浪着,寻找着新世界。


艾洛,则是唯一一个真真切切地度过了十二万年的人。


即使是永恒方舟的驾驶者,帕蕾特·莫涅也并非全程清醒,而是专门塑造了一个管理助手,大部分时间都由助手驾驭方舟,她清醒的时间不会比罗坦德吉利更多。


同一时刻,永恒方舟的核心大厅。


这是一个纯白色的世界。


“奇异恩典,如此甘甜。”


忽然,一个轻到几乎听不到的唱歌声从无尽的寂静里浮现。


“我罪竟得赦免。”


端坐在大厅中央的王座上的少年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我曾迷途,而今知返惶惑而今得见。”


十二万年了,果然啊,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钚龙。


“教我敬畏,神之恩典教我心灵释然。”


唱歌声渐渐清晰起来,那声音不出于任何人的口中,而是艾洛的精神世界。无比虔诚,也无比庄严。


“归信伊始,圣恩浮现。”


他抬起头,目光仿佛透过那无尽的黑暗虚空,看到了前方的光明。


“如何能不颂赞?”


是啊,那些事情暂时不需要去想了,自己既然背负了一整个世界最后的思念与希望,那么就要带着这些仅存的种子一路走下去。不管自己到底是什么。


“历尽艰险,饱受磨难。”


艾洛能够感受得到所有人的意志,原因很简单,十二万年来,他的信仰点已经达到了五百多万,而且是至高信仰点!


要知道,一个至高信仰点就等于十亿普通信仰点,可想而知漫长的时间里,究竟有多少人将他当做了唯一的神明。


更不用说,在伊罗兴世界即将毁灭之前,那众生的祈愿了……


“我等矗立依然。”


艾洛知道,那是沃纳送给自己的最后的礼物。虽然至今他还不知道沃纳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但是可以肯定,沃纳没有进入方舟。


他……很有可能已经随着伊罗兴世界一起毁灭了。


“蒙此恩典,予我平安。”


精神世界里的歌唱声越来越高昂,虽然这里只有一个人,但是听起来却像是无数人的齐声合唱。


“引我终归家园。”


纯净的光之洪流,在这一刻扩张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


“人生在世,已逾千年。”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艾洛心中那个一万多年前就开始出现的想法,再一次萌生。


“光芒何等耀眼!”


艾洛终于做出了决断。


“齐聚吟颂,神之恩典。”


宏大的圣歌之中,艾洛猛然睁开眼睛,眼中流转过一丝深渊般的杀意,而此时圣歌的最后一句也随之落下。


“从今万世流传。”


万籁俱寂。


静谧而又空旷的宏伟宫殿内,弥漫着一种清冷的花香,尽管气息很淡,但是却依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种仿佛是在极北风雪中绽放的冰山雪莲般的,清冷、纯粹、而又高贵。


艾洛轻轻活动了一下似乎有些生锈了的关节,向大厅的门口看去。他深邃的双眸中那种即使是暴怒的上古魔兽都无法媲美的狂暴杀戮气息,瞬间平静下来,竟显得有一丝的温柔。


门口,身穿华丽到有些夸张的罗坦德吉利正安静地看着他。


那眼神如同宁静的黑夜,他的声音很平和:“艾洛大人……您已经决定了?”


“是的,果然还是你最明白我。”艾洛的声音像小心吹掉寒梅上的落雪一样轻,但却仿佛一把锋利的剑刃,以一种优雅的姿势划开了听者的心。


“已经十二万年了,为了寻找一个适合人们定居的新世界,我一直都没有进行过冬眠。”艾洛仿佛在自言自语,“结果最后除了知道,我的寿命可能远远不止十二万年之外,一无所获”


“是啊,我多少也有所闻。”罗坦德吉利的脸上洋溢起一种充满着讽刺的笑意。他英俊而有些邪气的五官,在纯白的魔法光芒下,像极了传说中上堕世的天使。“适合的世界本身就少,而我们所见的那些世界,大多也是有主了的。”


“虽然也并不能怪他们,不过这样的生活,我好像也有些受够了啊。”


艾洛默默地看着少年阴柔的,甚至带着点邪气的面容,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的脸上此时此刻是一种极其复杂神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而下一个瞬间,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夜色般的双瞳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最纯粹的金黄,没有眼白,没有瞳孔,只有仿佛黄金纹路般圣洁的光芒,如同沸腾的液态黄金。


同时,一股精纯浩大,带着上位者特有的傲慢气息的力量仿佛喷发的沸腾岩浆,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姿态肆无忌惮地四处冲撞。整个空旷的宫殿仿佛瞬间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沼泽,里面充斥着腥冷的死亡和粘稠的恐惧,像致命的毒液般丝丝作响。


“即使永恒方舟的能量还足够,我也不能继续等待下去了。”


“如果实在没有愿意接受我们的世界,那我就自己造一个——至于所需的能量,掠夺过来就好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