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罗坦德吉利在这些年里,也是查阅过一些关于诺克劳斯商会的资料的。


据说,诺克劳斯是一个几乎遍布世界的大商会,不仅在东大陆有生意,西大陆的南部,甚至是北部废土的蓝区也有生意。


遍布全世界的结果就是这个商会给人的印象是有钱,非常有钱,甚至可以不听从部分国家层面的命令。


此外,它也与诸多强者关系良好,所以没有什么盗贼敢觊觎诺克劳斯的财产。这个商会的口号是“只要你出得起钱,连星辰也能给你击坠”。


比起诺克劳斯商会,东大陆的亚蒙商会就显得有些逊色了。要不是亚蒙商会是东大陆本土的势力,而诺克劳斯则是西大陆的外来户,那么如今东大陆就绝对不会是这两家商会垄断大多数产业的局面了。


——而是诺克劳斯商会独霸天下!


当然,这些对罗坦德吉利来说非常遥远,他更关心的是,诺克劳斯商会的人为什么会再次找上自己。


要知道,罗坦德吉利这三十年来,前十年在水风区度过,几乎没有离开过家太远,后二十年则在远荒区度过,沉默内敛的性格导致了他没什么朋友,维尔德和沃纳两条龙算是他除了父母之外最亲近的。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来自诺克劳斯商会的朋友。况且他记得很清楚,他的父母的死绝对和这个商会脱不开关系!


如果维尔德没有说谎的话,那这件事就只剩下最坏的那个可能性了……


来不及去顾及已经被自己吞入肚中的黑曜石,罗坦德吉利当机立断,悄悄地将自己的魔力输入角落里另一块蓝色的水晶中。


接着,蓝光一闪。


与此同时,维尔德的声音也伴随着一连串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罗坦德吉利,你真的没事——嗯?”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维尔德心中也感到了异常。毕竟这些年的接触告诉他,罗坦德吉利虽然看起来沉默寡言,却只是因为他性格过于小心翼翼,害怕出错,并且因为一些早年的事情不太容易相信别人导致的。


至少维尔德知道,罗坦德吉利其实很有礼貌,懂得尊敬别人,也非常谦逊,简直不像是一条彩色龙。


所以像今天这样罗坦德吉利迟迟不回答,绝对是十分少见的事。维尔德便不再犹豫,冒着侵犯其他龙的领地的风险直接进入了罗坦德吉利的住处。


“果然不在啊……”


仔细找了一圈后,维尔德没有发现罗坦德吉利的踪影,只得无奈地回过头去,对着身后的两个男人说道:“我想你们也看到了,他确实不在。不如你们今天先回去,之后我会通知罗坦德吉利等着你们的。”


“大哥,我们就先回去吧?”听了维尔德的话,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转身对另一个瘦高个男子说道。


“嗯……”后者沉吟了一下,忽然哼了一声,用一种有趣的口吻道,“不在?他现在确实不在,不过刚才……可就不一定了……”


“大哥,你是说?”


魁梧男子愣了一下,顿时反应了过来,顺着瘦高个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蓝色水晶,“这是……简易型空间传送水晶!”


“对。”瘦高个冷笑,“看来我们的小朋友,想玩点游戏……”


“你们……”


维尔德惊慌地站在原地,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罗坦德吉利的朋友。相反,恐怕还是身份见不得光的存在……


“哦,亲爱的维尔德先生,我怕我必须请你合作一下了。”瘦高个男子从容地一笑,面对着恐惧的黄玉龙,举起了手中的一个东西。


“砰!”


……


同一时刻,罗坦德吉利正全力朝着嘉特的方向飞去,不时地回头查看后面是否有人追上来,心里则不住地感谢自己当初的谨慎。


要不是那条同名绿龙的记忆让自己始终缺乏安全感,恐怕这次他就不会自己做一个简易传送阵,而下场自然就是被抓走。


对于一条巨龙来说,原本是不需要如此小心区区两个人类的,但是那是一万年前。如今随着魔法技术的高度发展,个人的实力也渐渐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至少对于半神之下的实力是这样的。


其实早在一万年前,就出现了很多能够让弱者战胜强者的工具,比如魔法大炮、魔能步枪等等。尽管那些武器据说对于传奇级的强者就没有什么用了,不过还是可以让大部分传奇之下的人战胜同样在传奇之下却比自己强的人。


传说那个时候还有着一种更加强大的武器,可以直接毁灭一座城市,却不需要借助任何魔法。


不过在破灭之日后,光明之神与永恒之神不约而同地降下神谕,要求人们为了防止破灭之日的重演,销毁那些基于物质学派技术的武器。所以整个世界的技术都迎来了一次大倒退,足足九千年的进步还比不起破灭之日前九十年的进步。


直到最近的一千年,两位主神对于技术的限制这才放松了一些,于是魔法学派得以再度成长,最终形成了今天这个几乎可以说是纯魔法的文明。


而物质学派,自然是再度衰落了下去。


这些信息对罗坦德吉利的意义目前只有一点——让他明白自己绝对不是那些很可能拥有高杀伤性能武器的人的对手!


想来维尔德可能也会因此而陷入危险之中,不过罗坦德吉利此刻已经是自身难保的状态,自然不会圣母到还去管维尔德。


去嘉特是罗坦德吉利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不过他可不能去法里那城使用传送阵,而是必须飞过去。毕竟法里那城中不知道还有多少诺克劳斯商会的人,公用传送阵恐怕已经被监视了。


飞行虽然会消耗不少体力,一路上也并不安全,但好在嘉特与法里那城的距离只有六百多公里,以巨龙的飞行速度,最多两天就可以赶到。


总而言之,他必须尽快离开法里那城,前往人更多的嘉特。在那里有着龙骑士团分部,还有亚蒙商会的分支机构,诺克劳斯商会绝不可能像在法里那城这样乱来。


况且他还有着沃纳先生的介绍信,只要到了嘉特……就安全了!


同一时刻,感到了空前危机的不仅仅是罗坦德吉利,还有数万公里之外大陆北方的埃尔德南家族。


作为冰寒区的一个小贵族,平日里不起眼的他们有着一项秘密使命,那就是看守距离他们家族领地不到二十公里处的一座古代遗迹。


据说这座遗迹本来是隐秘纪元的残留物,不过在破灭之日发生后,诸神纷纷降下神谕,要求彻底摧毁这些遗迹。


不过位于大陆北方的这座遗迹算是整个世界里规模最大的一座遗迹,以当时的技术水平想要摧毁过于困难,再加上东大陆本来就没有受到破灭之日的影响,也没有人从这座遗迹里获取什么禁忌的知识,所以远古王庭仅仅是派出一部分人手,将遗迹的主要入口炸毁,并设下了魔法封印。


虽说如此,远古王庭的议员们仍然担心不够保险,于是就秘密地下令一群无比忠心的守卫伪装成当地居民,世代看守这座遗迹。


这些守卫在漫长的看守之中渐渐组成了一个小家族,而后来的远古王庭议员也没有彻底忘记他们,所以给予了这个家族贵族的地位。这就是如今的埃尔德南家族。


不得不说,埃尔德南家族即使是一万年过去,忠于职守的特点仍然没有太多的变化,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家族长辈们代代的教导,另一方面也有族长刻意不让家族规模扩大的原因。


毕竟家族一旦变大,人心就没那么好控制了。


而保持较小的家族规模,虽然人数上会有劣势,但相对也更容易管理。况且一万年来都没有任何人想要进犯此处,准确地说,是进入家族领地的人都很少,所以这群守卫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不过这一天,整个家族即将会品尝到如此做法所带来的苦果。


深夜。


夜空中挂的是满月,宁静而恢弘的古代遗迹默默伫立在月光之中,如同一位伟大的见证者,不发一言。


月色下,这片被埃尔德南家族默默守卫了一万年的遗迹周围,笼罩着一层银纱。薄薄的,带有神圣气息的白雾弥漫,仿佛无形的力量在保护着隐秘纪元中遗留下来的奥秘。


周围并没有人,不仅是因为埃尔德南家族的看守,也是因为坐落在大陆北方雪原中的遗迹的确缺少吸引访客的能力,因此这样的场景过去的一万年中的每一天夜晚都可以看到,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一名身穿灰色长袍,遮盖住面孔的人正沉默地站在遗迹大门的废墟前,面对着刻印在地面上的封锁魔法阵,他忽然举起一只手来。


没有任何预兆地,忽然一道光柱无声地穿透了迷雾,直指圆月。


尽管是无声,四周的草木却在微微颤动。雾气逐渐随光散开,同时,魔法封锁也随着“咯嗒”一声打开。些微的古老气息流露,伴随着一丝微冷的风,带来了无比熟悉的气味。


“果然,蓝笛卡尔,还有萨杰普伊……真是好久不见了。”8)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