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虚无吞炎——早在他诞生灵智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注定凌驾于大多数所谓天才之上的。


异火榜第二,足以让他诞生之际就已经拥有斗圣的实力,但也因为如此,他的极限也只是达到了九星斗圣初期。吞噬一切的能力使他在诞生灵智十年后就达到了六星斗圣巅峰,他也开始有了傲气。


很快就被带他到魂族的那家伙打得趴下了,对于当时已经是半帝的魂星孟以老欺小,老虚表示严重的鄙视。


不过,真正使他改变的不止这些。


站在他倒在地上的他面前,魂星孟好像恶作剧的孩子一般开口:“你可以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吉祥物,帮我们欺负无法抵抗你的人,但这样的话,你就只是我们的一个‘雇佣兵’。如果你愿意真正为我们效命,你以后或许会遇上很多很多次这样被人打得跌倒的场面,不过嘛,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人为什么会跌倒?是为了重新爬起来。”魂星孟朗声说道:“人有无限的可能性,原因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以后也能达到我这个境界,就先学学爬起来怎么样?”


一开始,他感到悲愤,并且认为,学习人类的行为是一件可耻的事,至于为了他们去拼命,更是天荒夜谈,跟着这群家伙而舍弃生命的人是多么愚蠢呀。


但是他在魂族之时,看到无数的人,他们确确实实这么干,前仆后继。一个一个人在这片广阔的大陆闯荡,打出名堂,很多很多的一些“贵族子弟”,也纷纷到这里面,身先士卒,历练自身。


虚无吞炎见过很多很多和这片大陆各种敌人进行生死搏斗,然后客死异乡的人。有魂殿在外面招来的外人,也有魂族里的人,甚至——不乏一些“贵族弟子”。


有些连尸体都不完整,有些已经粉身碎骨……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脸上,始终挂着自豪的笑容——即使用尽全力战斗,死后甚至不得回归魂族墓地,但是他们依旧在临死之时,依旧为自己所做的事而自豪。


也在此时,魂星孟给他带来了一本功法——《焚决》。


虚无吞炎知道这是曾经将他吞噬的陀舍所修炼的功法,异火要成斗帝,就要吞噬其他二十一种异火,别无其他途径。


而《焚决》,是世间最好的融合异火的功法,没有之一。得到了后,老虚就如饥似渴地学了起来,并且尝试吞噬一朵异火……但是,他失败了,不但在于异火吞噬异火的困难度更高,还在于他缺少了某种东西。


他不得不去找魂星孟,结果只被他掷下一句话砸在脸上——


“渣渣!现在的你连萧炎都不如!”


开玩笑!老子不如那个臭小子?那个连斗灵都不是的臭小子——老虚愤怒地想到,不过他很快又明白了原因,因为那个臭小子,炼化了青莲地心火。


虚无吞炎忽然觉得自己的眼光清楚了起来,要成斗帝,不是一本焚决就可以的,须要有大气运,大智慧,大毅力——他根本没有拼死的觉悟,没有赌上一切只为变强的决心。


陀舍经历二十一次绝望的异火融合,难道自己就做不到?呸……我擦,还真的办不到,现在的他,真办不到。


强者是要经历众多苦难的,从开始到最后都一帆风顺的生活什么的,还是留给哪个凡人吧。如果自己连这点都不具备,就只能一生在斗帝以下,永难登斗帝之堂。


终于理解到了这点的老虚,真真正正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和他曾经蔑视过的弱者站在一起,并肩而战,因此得到了众多的朋友,真正的尊重。即使没有吞噬异火,他自身也突破了屏障,达到了九星斗圣初期。


他正式和魂天帝等人成了真正把酒言欢的朋友——人生一辈子不需要太多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几个就够了。


……不知道几次被古元打倒了,身上伤口早已经喻以万计,右脚以一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角度弯曲,若是换作别的场合,不要说拦住古元,光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也很困难吧——但老虚依旧艰难而倔狠地站了起来,阻挡在他前进的路上。


按道理,这么短的时间中,古元是没有重伤老虚的实力的。原因只有一个,在古元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影。


白得毫无血色的皮肤,那深色的衣服和如漆的头发,将皮肤衬托的异常白净,身材修长而婀娜……倒不是老虚被这个“女性”迷得转不动眼睛,而是他从来没想到古元竟然能拿出一个九星巅峰的傀儡——而且还是一个女性。


…不过,眼前的女人他虽然没见过,但是还是能猜测出她原来的身份。


“喂,这该不会是天帝整天说的那个丹晴吧?”老虚笑容里满是苦涩,说道:“杀了人家还做成傀儡,这实在太无赖了,叫我怎么打?”


此言并无虚假,两个九星斗圣巅峰,眼前的事实告诉老虚,不管如何挣扎,这场较量他已经没有了胜算。


“如果不是萧玄的傀儡做失败了的话,我已经直接对你们魂族开战了……”古元冷冷盯着老虚,不冷不淡地说道。


虽然制造九星斗圣傀儡所需资源之庞大,以及唯一有能力去制造的人——他的妻子已经死了。但是仅仅凭着这最后隐藏的武器,他有信心夺得帝品丹药,最好的话,就是将魂天帝也顺手解决掉。


出乎他意料的是,曾经连他一个人都敌不过的虚无吞炎,能在这时抵抗这么久,古元缓缓低头,和那傀儡同时向前迈了一步。


老虚感到整片天地向自己压了过来,但他没有退,退了后,以往的坚持就尽数失去了。


他是异火榜第二。


他是魂族的顶尖强者之一。


他被魂族的人尊称为虚无大人。


他还是魂天帝等人的战友、朋友,被他的师兄弟们和师傅称为老虚……


老虚睁开双眼,眼神已经是一片平静,双拳直指天空,巨大的黑洞凭空而出,足以毁灭一切,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虽已伤痕累累,虽已,却骤然间凌然于众生之上。这不是单纯的气势,只是他的存在感觉,这一刻开始,他已经隐隐有了帝炎的威势。


已成傀儡的丹晴,如落叶般,轻轻飘到老虚面前,早已死去的她,只是按照古元的意愿全力发动恐怖的力量,伸出那双洁白如玉的手掌。一声闷响在老虚与丹晴之间响起,两道性质完全不同的斗气相撞,不停的爆发出绝招斗气,把一片片的空间打得粉碎,爆炸!


“火只燃一瞬,但比千年石。即使是异火,也无甚不同。”


古元面无表情地默默念叨一句,身体以超越一切的速度,霸道无匹的一拳带着古寂的气息轰出,可怕的毁灭风暴在天空上直接是被生生撕裂出一条数千丈庞大的真空地带。


“既然如此,熄灭吧。”


轰的一声巨响,冲击卷起的能量漩涡弥漫在整个洞府里,然后很快就消逝在飘渺的虚无中。


老虚已经消失了踪影,古元扭头一看,此时在距离他千多丈的距离,魂天帝带着老虚,向着出口奔去。


“被他拿了丹药?”古元看着刚刚从石殿出来的烛坤,淡淡地道。


听得他所说,烛坤也是尴尬地目光闪烁了一阵,只能点了点头,道:“现在如何是好?”


“追。”古元摩挲了一下右拳,脚步一蹬,如流星般奔上,身后的烛坤和那傀儡也是急速跟上。


……三个强大的气息自身后传来,魂天帝脸皮微微一抖,对着老虚道:“喂,老虚,还可以吗?你……”


魂天帝惊愕地止住了话,沉默而没有言语。


他看见油尽灯枯的老虚——自身体四周,渐渐化为了漆黑的火焰消逝熄灭,在宽大的黑袍遮盖下,已经快要看不到身形了。


古元的一拳真的是致命伤,没有当场化为虚无已是侥幸……其实光是先前的伤势,就已经令他处于濒死了。


听到了魂天帝叫他,他微微睁开眯着的眼,沉默地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不是在怀念着这个洞府,还是他生活了很久的魂界。


黑暗,陀舍,这个洞府,魂星孟,魂界,魂天帝,死人,死河,朋友……无数的幻觉在他眼前闪过,他微微侧头,吃力地对着魂天帝说出最后的一句话。


“……”


只有魂天帝听到了这句话,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说完后,老虚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只剩下破破烂烂的一部分了。然而他忽然自己的眼睛清楚了很多,他微微侧头,看见了自己以前所在的石柱,最后透过石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石像,和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一样,石像依然矗立在那里,他似乎听到了陀舍在笑,笑得很开心。


于是老虚举起还没有消失的右手,朝着石像竖起了右手中指。


笑你妹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