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br />

叶非离寄人篱下,想要出府,并非易事。


正琢磨着要寻个什么样的由头出府,赶去睿王府,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许嬷嬷的声音。


“表小姐怎么来了?”


随后,姜欣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听闻昨日里表妹这里也出了事,所以我特意来探望探望表妹,表妹素来胆子小,可别被吓坏了才是。”


叶非离嗤笑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嬷嬷,外面有风,还不快请大表姐进来坐?”


许嬷嬷将帘子打了起来,就瞧见姜欣灵带着丫鬟走了进来。


姜欣灵见着叶非离手中拿着一个香囊在玩,眼中染上了几分不屑:“表妹这是在做什么?”


叶非离笑了笑:“没什么,在想事情。大表姐这样的贵人,怎么想起来探望我了?莫不是听说昨天我这院子里出了事,以为我被吓着了,所以特意来看我的笑话的?”


姜欣灵前日与叶非离就撕破了脸皮,如今屋中就叶非离一人,她自然也犯不着同她装模作样了。


“表妹对我还真是了解呢,没看见表妹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倒还真是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叶非离笑得漫不经心:“对了,昨天从水缸中捞上来的那死人头发,就放在院子里的那石桌上,大表姐刚刚经过的时候,有没有觉得阴风阵阵的?”


姜欣灵喉头一哽,稍稍拔高了声音:“你以为你那点小把戏,我会害怕吗?说,昨天云姨娘和三弟在祠堂遇鬼,是不是你搞的鬼?”


“大表姐可莫要血口喷人,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且祠堂门口守着的人都知晓的,我离开之后,祠堂才闹鬼的。”


姜欣灵倒也并非真觉得是叶非离做了手脚,只冷哼了一声:“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


说完,目光落在了叶非离手中拿着的香囊之上,眸光微微动了动。


叶非离手中的香囊做工倒是极好,上面绣着牡丹花,栩栩如生。


“这香囊是你自个儿绣的?”


叶非离低下头看向那香囊,点了点头:“我的绣功是我娘亲亲手所教,听外祖母说,娘亲尚在闺中的时候,绣功十分出名。”


“既然是你自己绣的,我是你的大表姐,讨你一个香囊应该不为过吧?这香囊……我要了。”


姜欣灵说着,就伸手将叶非离手中的香囊抢了过来。


“啊!”叶非离惊呼了一声:“这香囊……”


“怎么?我要你一个香囊都要不得了吗?”姜欣灵眸光冷冷地盯着叶非离。


叶非离本来想将这香囊送给姜欣灵算了,左右姜欣灵这样嚣张跋扈的人,也实在应该受点教训。


只是,想起自己的风水师系统积分为零,要是她把这香囊送给了姜欣灵,系统会不会判定她害人,再扣她一分,那她就……玩完了。


“不是要不得,只是这香囊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叶非离咬了咬唇,指了指那香囊:“也是先前我才发现,除了那水缸里面,我这个随身携带的香囊之中也被人放上了头发。十有八九,也是死人头发。”


“听说这东西随身携带,是要出事的。所以我才把这香囊摘了下来,方才大表姐来的时候,我就是在想,究竟是谁想要害我,将那死人头发放进了我的香囊之中。”


“什么?”姜欣灵闻言,惊叫了一声,将那香囊扔得远远地:“你怎么不早说?”


叶非离弯下腰将那香囊捡了起来:“我方才就想要说的,只是大表姐的动作太快,我来不及说出口,香囊就被大表姐给抢走了。”


叶非离将那香囊打了开来,从里面取出了一撮头发:“大表姐你瞧,就是这些。”


姜欣灵看着那头发,只觉得头发有些发麻,往后退了两步:“你将它拿出来做什么?扔了扔了!”


“不,扔了也还在咱们府上,说不定就被谁捡去了呢?这害人的玩意儿,拿火盆子来,直接烧了烧了。”


叶非离点了点头:“是该烧了,我便是这样想的,待会儿我就叫嬷嬷找来火盆子,将这害人的东西给烧了。”


“大表姐若是喜欢我绣的香囊,我待会儿就出府买一些好些的布料和针线,给大表姐绣上一个。”


姜欣灵的目光仍旧落在叶非离手中那香囊上,浑身打了个颤,总觉得自打知道了那东西装着什么之后,周围都好似冷了不少。


“祖母已经同意了云姨娘和三表哥,请些高人回府,好好看看府中是不是有不干净的玩意儿,到时候,你也把你这东西给高人看看。晦气得很……”


叶非离连忙颔首应着:“那正好,我也觉着,这东西实在是有些晦气。我还在想着,兴许我前日落水,就与那水缸里面的头发有些关系呢,到时候也可以让大师看看。”


姜欣灵没有了再奚落叶非离的心情,只摆了摆手:“你这破地方实在是邪门,我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说罢,站起身来,带着丫鬟离开了。


叶非离送到了门口,看着姜欣灵主仆二人出了院子,才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这敢情好啊,不来最好。


来找她麻烦的人,越少越好。


她倒是不怕别人找麻烦,只是有些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下意识地想要还击。


就为了这么些不入眼的玩意儿丢了性命,那可就实在是不值当了。


不过今天姜欣灵来,倒也并非全无用处。


至少还给了她出府的由头。


叶非离转过身看向许嬷嬷:“方才大表姐说喜欢我绣的香囊,想要我给她绣一个,我去同管家说一声,拿个出门牌,出府去给大表姐买点布料和针线,给她绣个香囊。”


许嬷嬷闻言就蹙起了眉头:“大表小姐老是欺负小姐,三天两头地从小姐这里抢东西去,如今竟然还使唤小姐给她绣香囊。小姐怎么也是这府中的主子……”


叶非离笑容淡淡地:“我如今寄人篱下,大表姐能够看得上我的东西是我的福分,倒也给了我一些想法,我再多买一些,多做些香囊绣帕什么的,拿来送人也是好的。”


“也是,让小姐受苦了。”许嬷嬷低声道:“我陪小姐一起出府吗?”


“不必了,这看着像是要变天了,一到快要变天的时候,嬷嬷你的腿脚就不好,我自个儿去就是了。”


叶非离说着,回屋取了钱袋,出了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