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大周府。


当周元带着夭夭一路走过时,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所过之处仿佛都是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一道道蕴含着惊艳的目光,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


当然,那种目光并非是冲着他而来,而是他身边闲庭信步般的夭夭。


此时的她,依旧是简简单单的青衣,娇躯修长,长腿纤细笔直,小蛮腰盈盈一握,她怀中抱着懒洋洋的吞吞,偶尔吞吞扭动着身子时,都会挤压得那胸脯微现饱满曲线,让得无数人心中狂骂小畜生,恨不得取而代之。


而在那优雅白皙的脖颈上,更是一张赛雪般精致清冷容颜,眉心处隐隐有着淡淡的光纹若隐若现,令得她充满着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神秘之感。


光从容颜上来说,夭夭与苏幼微倒是各有千秋,但夭夭却有着一种神秘飘渺的气质,那种感觉,让人明明难以触及,但又忍不住的想要追逐。


所以,当夭夭出现在大周府时,那过往的少年,都是被其容颜气质所震慑,虽然眼露惊艳之色,目光紧随,但却没一个人敢上来搭讪。


对于这些目光,周元倒没理会,径直带着夭夭走过,直奔甲院而去。


随着他们两人离去,那来往的大周府学员方才爆发出好奇的窃窃私语声。


“好漂亮的女孩,她是谁?难道也是我们大周府的学员?”


“可从没听过我们大周府有这号人物。”


“论漂亮,咱们大周府恐怕也就苏幼微能和她比一比。”


“我感觉还是这位女孩子更让人惊艳。”


“嘁,我觉得还是苏幼微好,人又漂亮又亲近,这位太高冷,不好接触。”


“…”


在那大周府一处,齐岳与柳溪也是望周元与夭夭远去的身影,神色皆是有所不同。


“哼,这家伙,实力不大,招蜂引蝶的本事倒是不弱。”柳溪美目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不由得咬着银牙道。


当年她险些与周元有亲事定下,但最终被她拒绝,所以在她眼中,一直都是瞧不上周元,但哪料到如今出现在周元身边的女孩,一个比一个出色,这自然是让得她感到极为的不舒服。


齐岳凝视着夭夭的倩影,目光中也是掠过一抹惊艳之色,虽说夭夭与苏幼微的容颜各有千秋,但对于齐岳的身份而言,他更喜欢的还是这种神秘与高高在上的女孩。


旁人得不到的,才是他齐岳想要的。


“不过此女从未听过,为何会与周元走得这么近?她是什么来历?”


齐岳双目微眯,旋即淡笑道:“不过我们这位殿下最近看来过得还真是不错呢,还有机会游戏花丛。”


“你之前说的事,现在怎么样了?”柳溪咬着银牙道,她就不想看见周元这么潇洒。


齐岳嘴角微翘,道:“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其余三院对甲院掌握的那三个时辰也有异议,正好今日可以发难。”


说着,他望着周元远去的方向,嘴角的笑容充满着玩味。


“携美而行,倒是美事,不过今日,你却是选错了时候,小心颜面丢尽。”


甲院。


当周元带着夭夭走进来的时候,顿时所有的目光齐唰唰的投射而来,然后目光惊艳的望着周元身旁的青衣少女。


正在与宋秋水等人说话的苏幼微先是看见周元,正要打招呼,然后其娇躯便是一顿,水润美目停在了夭夭的身上。


她心头微微颤了颤,贝齿轻咬着红唇,显然不知道周元与这青衣少女究竟是什么关系。


“咱们这位殿下还真是喜欢沾花惹草。”一旁的宋秋水也是为苏幼微打抱不平,这些时间中,苏幼微已经成为了甲院最受欢迎的人,毕竟人长得漂亮,天赋卓越,还没有丝毫天才架子。


“秋水姐,不要乱说。”苏幼微忙扯了扯宋秋水的袖子。


“你啊!”宋秋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你这辈子是完蛋了,被吃得死死的。”


“我们只是朋友。”苏幼微红着脸辩解道。


“嘁。”宋秋水撇撇嘴。


“你们在说什么?”周元笑着走过来。


“殿下。”苏幼微冲着周元露出笑颜,然后美眸似是不经意的看向夭夭,轻声道:“这位是?”


周元想了想,笑道:“这是我小师姐。”


夭夭看了他一眼,倒也没反驳,周元是苍渊的弟子,那么称她一声小师姐,倒也还算合适。


苏幼微也是有些惊异,以前可从未听说周元有一个小师姐,不过既然周元这么说了,她自然也是选择了相信。


“来,跟我来。”周元也没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直接对着苏幼微招了招手,就带着夭夭对一旁的静室而去。


苏幼微美眸中满是疑惑,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三人进了静室,周元关了门,然后就直接脱了上衣。


“殿下,你做什么呢?!”苏幼微见状,顿时俏脸通红,急得直跺脚,眼睛漂移,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


周元尴尬的挠了挠头,转过身,露出背上的冰火聚源纹,道:“我让你看这个呢。”


苏幼微眸子这才转过来,不过还是脸颊通红,她盯着周元背上的源纹,片刻后,倒是惊咦了一声,道:“这是一道聚源纹?”


周元穿上衣衫,点点头,道:“这是我小师姐刻画的冰火聚源纹,效果比普通的聚源纹更强,所以我将她请过来,想要帮你也刻画一道,这能够加快你在玉灵瀑的修炼效率。”


苏幼微一怔,有些惊奇的望着一旁抱着吞吞俏然而立的夭夭,显然没想到后者竟然在源纹一道上有着如此之高的造诣。


要知道,至少大周府中的那些源纹讲师,似乎无法刻画出这道奇特的聚源纹。


不过在惊奇之余,心中又是因为周元的举动,有着一些暖意流淌。


“静室有内屋,你们进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周元冲着夭夭与苏幼微笑道。


夭夭螓首微点,率先走了进去,苏幼微看了周元一眼,也是快步跟上。


进入内屋,夭夭倒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幼微,俏脸不动声色,但心中倒是微赞了一声,眼前这个少女,明慧动人,眼中透着灵气,俨然一个绝美的胚子。


“你是叫苏幼微是吧?”夭夭声音柔和了一些,毕竟面对着这么一个明慧少女,谁都会心情好一点。


苏幼微轻轻点头,看着夭夭,犹豫了一下,道:“姐姐叫什么?”


“我叫夭夭。”


“那我就叫你夭夭姐吧?”


夭夭螓首微点,道:“你将上衣脱了吧。”


苏幼微闻言,俏脸再度一红,虽然都是女孩子,但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还是让人感到羞涩。


不过她终归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一咬银牙,便是将上衣褪了下来。


当那衣衫落下时,整个内屋仿佛都是变得明亮了一些,白玉般的娇躯勾勒着动人的曲线,苏幼微俏脸通红的转过身去,露出光洁白皙的玉背,玉臂环绕在胸前,隐隐间,有着饱满曲线压出来。


此情此景,怕是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在此,都已见血。


“好个柔媚入骨的女孩。”


夭夭也是在心中惊叹了一声,然后取出青玉笔,提醒道:“可能会有一点痛。”


苏幼微点点头。


玉笔落下,闪烁着点点毫光,然后落在了苏幼微玉背之上,笔锋转动,划出了一道道痕迹,每一道痕迹,都是有着神魂波动。


背后传来的炽热与冰凉的感觉,让得苏幼微银牙轻咬,但却是并没有发出半点的痛哼声。


夭夭见状,也是轻轻点头。


内屋中,气氛安静,过得半晌,夭夭便是收笔,只见得在苏幼微的玉背上,一道犹如水火缠绕的源纹缓缓的浮现,散发着奇特的波动,吸收着天地间的源气。


“咦?”


不过,就在冰火源纹成形的时候,夭夭忽的惊咦一声,美目盯着那道冰火聚源纹,因为在这一霎,她竟是隐隐的感觉到,这道冰火聚源纹的效果,似乎被增强了许多。


“你别动。”夭夭忽的说了一声,然后伸出素手,轻轻的按在苏幼微的玉背上,摸索感应了片刻,俏脸露出沉吟之色。


“她的身体深处,似乎有阴阳之感,倒是有点像那传闻的阴阳源根?但为何会显得如此微弱?是因为还未彻底成长吗?”夭夭心中自语。


所谓阴阳源根,便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根骨,就如同周元曾经所拥有的圣龙根一般,都异以常人。


不过,苏幼微这阴阳源根很微弱,或许还未彻底生长,所以夭夭一时间也无法确定。


“夭夭姐,怎么了?”苏幼微望着沉吟的夭夭,连忙问道。


夭夭想了想,摇摇头,毕竟她也无法确定,所以也没必要说出来,只是道:“这冰火聚源纹的效果,在你的身上,比在周元的身上效果还要好。”


苏幼微闻言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倒没多想,毕竟有些源纹效果也的确是因人而异,有所差异也算是正常。


刻画完了聚源纹,两女也是走了出来,在外等待的周元见状,笑道:“完成了?”


夭夭与苏幼微皆是点点头。


“那就好。”周元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是推开静室。


一出静室,周元顿时感觉到一道道火热的目光投射而来,众多甲院的少年都是磨着牙齿,只因周元的举动太招仇恨,竟然将两位大美人都是拉进了一个小房间!


对于他们的目光,周元只能甩了个白眼。


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忽然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正是那杨载,他满头大汗,瞧得众人,就急忙喊道:“楚府主让我们赶紧去玉灵瀑,出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周元见状,愣了愣,问道。


其余甲院众人也是将疑惑的目光头来。


杨载抹了一把汗水,咬牙切齿的道:“他奶奶的齐岳,他们乙院竟然联合其他几院,说玉灵瀑的修炼时间分配不公平,要我们甲院减少时间!”


哗!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群起激愤,所有人都是眼中喷火,玉灵瀑可是大周府修炼宝地,对于他们而言极为的重要,若是缩短了时间,必然会令得所有人的开脉速度变缓。


这齐岳如此做,简直就是要断他们甲院的路!


周元听到此话,双目也是微眯起来,眼中寒光浮现,这齐岳这一手,可还真是狠毒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