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2章婚礼

    “我我…我是掉了东西,正在找。”

    红袖涨红着脸,似在做亏心事般不敢正眼瞧朱儿。

    “是掉了什么东西?可需朱儿帮忙找找?”

    朱儿低头,左瞧右瞧地。

    “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我自己找就行了,小姐不是让你帮忙熬药的吗?你还不快去?”

    红袖这话才让朱儿想起正事来,她家小姐之前吩咐她熬药,说是要给…五小姐?

    箫婉晴的疯癫病日益严重,前些日子还生吃生肉,连大夫都束手无策,她家小姐不懂医术竟说她开的药能够治好箫婉晴的病,不管她家小姐说什么她都相信,可唯独这件事她却抱有怀疑。

    这药,真能治好五小姐吗?

    朱儿望着手上的药沉思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红袖呼地松了口气,若是自己的小心思被朱儿察觉传到了她家小姐耳中,到时只会让她跟她家的小姐闹得僵硬,再者她怎能跟自家小姐抢……

    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红袖只觉得胸口有几分闷,特别是看到楚钰对她家小姐的态度后她脑海中总回想着楚钰喊的那声歌儿……

    这宠溺的语气让她有几分嫉妒,还有些羡慕。

    她也想,也想被这样叫着……

    萧府外,萧长歌跟楚钰一出府门便遇见了萧长歌,门外还放着两台轿子。

    萧长乐扫了眼站在萧长歌旁边的楚钰,心生嫉妒。

    虽是个废物王爷,可好歹人家还是个王爷,虽不能一手遮天,可好歹能荣华富贵一生无忧。

    不过楚钰这容貌,萧长歌站在她身旁只会是个笑话。

    她还真不知萧长歌哪里来的自信站楚钰身旁呢。

    萧长乐眼眉一扫,莞尔一笑,凑近萧长歌身边,似多熟一般。

    “长歌姐姐跟四王爷是要去太子府?”

    “是。”

    楚钰瞥了萧长歌一眼,随后应道。

    声音清澈宛如泉水叮咚作响,令人羡慕,就算是她都忍不住嫉妒眼前这男人,怎会有这般好看的容颜。

    “既同路,不如一起?”

    萧长乐邀请,萧长歌淡然一笑。

    “去太子府也只有一条路,不同路的话妹妹要走哪条路呢?”

    萧长歌冷笑一声,从萧长乐身旁走过,掀开轿帘往里头钻了进去。

    楚钰忍着笑,骑在了一旁的马上。

    英姿飒爽,看起来倒有几分男子气概。

    以前萧长乐看不起楚钰,如今她才发现这废材王子也不似外头传言的那般不堪入目。

    这上马的动作很标准,完全不像个软弱的人。

    “二小姐请。”

    楚钰见萧长乐望着他,似能猜出小姑娘的心思一样作了请的手势,态度却很冷淡。

    萧长乐客气地点了点头,君书帮她先开了轿帘子,娇小的身子钻入了里头。

    君书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楚钰,见其眯眼笑着的模样她如看到牛鬼蛇神一样躲开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此人不好惹。

    同样,楚钰也注意到了君书的小眼神,他没想到这胸大无脑的二小姐身边竟有这般敏锐的丫鬟。

    轿子起,楚钰骑着马缓缓跟在萧长歌的轿子身边,既丫鬟不在那他只能充当下人的角色了。

    轿子气派,可骑马儿的人容貌也非凡,这一路去太子府的路上有多少人视线都集中在楚钰身上,有的是赞叹,有的是嫉妒。

    这人怕是个妖孽不成?

    高楼上,白灵儿望着人群中的楚钰。

    比平时意气风发了几分,嘴上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

    “小姐。”

    双儿在身旁小声喊着,前几天才出了那样的事儿来今儿个又撞见楚钰跟在萧长歌的轿子旁,这怕是要出大事啊。

    “无碍,我们也走吧,莫要让客人久等了。”

    跟平日里不同,今日白灵儿见这场面也没吃醋,甚至连脸上都波澜不惊。

    让双儿猜不透白灵儿心里在想些什么。

    “是。”

    既连白灵儿都不介意她这做丫鬟的介意个什么劲儿呢?

    双儿提着箱子跟在了白灵儿身后,而今日白灵儿也不是跟往常一样穿着一袭白衣,而是着着红衣。

    妖冶如火,眉间纹着火莲花更引人注目。

    出了紫竹院的门,早已有轿子在外头候着她了。

    “白姑娘,我家主子已等候多时了。”

    “有劳公子带路。”

    白灵儿莞尔,唇色艳如枫,跟平日的她一丁点都不像。

    双儿担心白灵儿,可见白灵儿上了轿子她也只能跟在身后。

    白灵儿自被楚钰从青楼赎出来后便没再接过客,可昨日一道邀请帖却送到了紫竹院内来,本她家小姐背后有四王爷撑腰,不必理会这种帖子才是,可她家小姐见了后却受约。

    她也不知这送邀请帖的人是谁,还有如何得知她家小姐在紫竹院内呢?

    太子府外,张灯结彩,周围都贴满了大大的囍字,还摆着各种各样的水仙花。

    当萧长歌她们下轿时,萧长歌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门口的粉水仙。

    这水仙花又勾起了她的回忆,严若琳素来最喜欢的便是水仙了。

    甚至在她搬出中殿时将她栽培的梨花全铲掉,都种上了她最喜欢的水仙。

    她还记得那一片的粉水仙还惹得楚言夸奖跟赏赐呢。

    “歌儿,可是又想到些什么事了?”

    楚钰见萧长歌这模样有几分不对劲儿,凑近她身旁问。

    而这模样在其他人看来两人关系很好般。

    前阵子的风波还没过,如今萧长歌可算是家喻户晓了,受邀的人谁还不认识萧长歌呢?

    一认出萧长歌便能猜到在她身边的男子是谁了。

    若非楚皇帝亲自赐婚的四王爷,谁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萧长歌这般亲昵?

    萧长乐望着那些人都将视线集中在萧长歌身上,不由得咬牙跺脚。

    为了成为太子妃她从有意识时就努力到现在,结果太子妃却成了严若琳的囊中之物。

    她恨。

    憎恨至极。

    “没什么,只是觉着这水仙开的不是时候。”

    萧长歌收回视线,走在了前头,楚钰紧跟其后。

    太子府比萧府甚至比四王爷府都要大了好几倍,萧长歌跟着引路的丫鬟左走右走地,竟觉着这条路比去皇宫的路还长。

    周围山山水水,放眼望去一片好风景。

    亭台楼阁,池水清澈,鱼儿跃动。

    这院内的植物也多种多样,还有许多是冬天不应该开的花儿,也不知楚言是用了何种法子令其在冬天盛开。

    看这周围土壤被庖过的模样,应是刚种下不久的。

    违了生长规则,这鲜艳的花儿应会如萤火虫那般,寿命短暂,美丽也是一时的。

    萧长乐跟在萧长歌身后,以往她亮丽瞩目,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落在她身上,而如今她像是裹了一层泥土一般,无人在意她。

    “四哥你可来了,我们可等很久了。”

    楚天见楚钰,兴奋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朝着楚钰挥舞着手。

    萧长歌被这稚嫩的声音给吸引,朝着声源望去,见到楚天时她还有些惊讶。

    这便是楚国最小的七皇子,年仅七岁。

    楚天以前都不曾见到人,而如今他母妃却愿意让他出来见人,这可真稀奇。

    “长歌先告退。”

    萧长歌朝着楚钰点头,还未转身却听得另一道声音响起。

    “萧大小姐是未来的四皇嫂,就算坐在这桌也没错,既然来了何不同坐一桌呢?”

    萧长歌挑眉,冷眼看着楚绪。

    她跟楚绪没有过多的交集,今日楚绪竟会同她说这话。

    今儿个太阳莫是打西边升起了?

    “对啊四皇嫂,这桌没外人你将我们当成自己人就行了。”

    楚咏也跟着起哄,这会儿连四皇嫂都叫出口了。

    江梧桐咳咳了两声,手拽了拽楚咏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周围山山水水,放眼望去一片好风景。

    亭台楼阁,池水清澈,鱼儿跃动。

    这院内的植物也多种多样,还有许多是冬天不应该开的花儿,也不知楚言是用了何种法子令其在冬天盛开。

    看这周围土壤被庖过的模样,应是刚种下不久的。

    违了生长规则,这鲜艳的花儿应会如萤火虫那般,寿命短暂,美丽也是一时的。

    萧长乐跟在萧长歌身后,以往她亮丽瞩目,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落在她身上,而如今她像是裹了一层泥土一般,无人在意她。

    “四哥你可来了,我们可等很久了。”

    楚天见楚钰,兴奋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朝着楚钰挥舞着手。

    萧长歌被这稚嫩的声音给吸引,朝着声源望去,见到楚天时她还有些惊讶。

    这便是楚国最小的七皇子,年仅七岁。

    楚天以前都不曾见到人,而如今他母妃却愿意让他出来见人,这可真稀奇。

    “长歌先告退。”

    萧长歌朝着楚钰点头,还未转身却听得另一道声音响起。

    “萧大小姐是未来的四皇嫂,就算坐在这桌也没错,既然来了何不同坐一桌呢?”

    萧长歌挑眉,冷眼看着楚绪。

    她跟楚绪没有过多的交集,今日楚绪竟会同她说这话。

    今儿个太阳莫是打西边升起了?

    “对啊四皇嫂,这桌没外人你将我们当成自己人就行了。”

    楚咏也跟着起哄,这会儿连四皇嫂都叫出口了。

    江梧桐咳咳了两声,手拽了拽楚咏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