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长孙皇后的确也是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


所以,即便是这样,最终长孙皇后也只能无奈一声轻叹。


“只是有些话咱们先说在前头。温妃便是先说说自己想要什么吧。”


长孙皇后如此一句问话。温彤也没有和他客气。


当下,温彤就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需求:“我所求不过是母子均安,也不过就是将来孩子能够在自己母亲身边长大。”


这样两点,长孙皇后肯定是能够做到的。


其实这件事情去求太皇太后也是一样的,但是太皇太后到底不问世事多年。


还有一个就是,太皇太后,那里,在这件事情里面能够获得的利益并不大。


所以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长孙皇后更加合适一些。


温彤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长孙皇后也的确是没有半点意外,显然早就已经猜到了。


长孙皇后对于温彤的这样要求,只收了一个字:“可。”


那一个字就代表长孙皇后这是答应了温彤的要求了!


温彤也还真的就不担心长孙皇后会临时反悔,对于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来说,从小的教养就是言出必践。


“那么娘娘有什么要求也可一并说出来了。”温彤如此言说一句。


而后就静静等着长孙皇后提出自己的要求。


其实长孙皇后的要求也是十分简单的。


长孙皇后看了一眼温彤:“将来宫中势必会多出一个温贵妃!至于是小皇子还是小公主,现在暂且不提,但是,本宫希望,不管将来到了哪一种地步,温妃你都要记得,本宫才是,陆博他明媒正娶的皇后,是这后宫之主。”


长孙皇后这一番话,说的是淡然,其实,仔细想想,也是透出了一股子心虚和害怕。


长孙皇后根本就不相信陆博。


恐怕对于长孙皇后来说,陆博现在对温彤的宠爱,已经是让她心中十分恐慌了。


长孙皇后大概是害怕自己不但没有得到自己丈夫的怜惜,更担心就连自己的地位也被威胁,最后什么也没有剩下,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样一想,温彤倒是又忍不住的有些同情长孙皇后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两人,也就达成了共识。某些心照不宣的东西,她们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心中都是默认了的。


至于张贵妃的下场,谁也没有说出口。


长孙皇后和温彤达成一致之后也没有多留,站起身来直接提出告辞。


倒是温彤留了他一下:“圣上应该片刻就要过来了,皇后娘娘要不给圣上请个安。”


“还是不了。有些话温妃你转达给圣上就好。”长孙皇后如此说了一句。


而后就果真离去,半点留恋也没有。


温彤看着长孙皇后的背影。心中忍不住想,这到底是放下了还是没有放下?


不管长孙皇后放下,没有放下,但是这件事情她既然拿出了态度来,那温彤也就只当她是放下了。


对于温彤来说,长孙皇后其实放下放不下都与她无关,只要长孙皇后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也就没有什么妨碍了。


陆博过来的时候,温彤自然也将长孙皇后过来的事情与陆博说了一句。


的的确确就是只说了一句。


旁的事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陆博听完之后,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一点头,而后就将这件事抛开了去。:“既然她过来找你,说明她自己也想明白了,既然是如此,那明日就寻个借口,将宫务这件事情再还给她。”


陆博说得轻描淡写,温彤虽然觉得或许的确是薄情了一些,但是想想自己的确也没有立场说这个话,于是就缄口不言。


第二日陆博也的确是随意找了个借口,就将张贵妃手中的凤印又要了回去,直接命人就送去了长孙皇后的宫中。


可想而知,张贵妃交出东西的时候又是怎么样一个心情?


自然觉得有些憋屈,又是觉得恼怒非常,所以当下,张贵妃虽然没有强行将凤印扣在自己手中,一转头却是去找张太后。


对于这件事情,张太后倒是看得明白:“既然是如此——那就以后再拿就行了,现在本来也就名不正言不顺。”


张太后如此无所谓的态度,多多少少也影响了张贵妃。


张贵妃轻叹一声。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却又觉得有些奇怪:“好好的,怎么就又将凤印交还给皇后了?”


这其中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张贵妃却是半点也不相信的。


不过任凭张贵妃如何猜破了头。也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可还是张太后说了一句:“说起来,昨日,皇后去了一趟温妃那。”


张太后这话一出,张贵妃立刻就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什么,当下皱眉不言。


良久才听见张贵妃一声冷笑:“那又如何,她们二人就算通力合作,难道又能将我们如何,真是不自量力。”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却将这句话记住了。”张太后看着张贵妃这样神态,皱着眉,如此提醒一句。


张贵妃只做记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场角力渐渐开始。


只是宫中的人,知道的却也并不多。


长孙皇后,将凤印拿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了徐眉和僖嫔。


可正是因为如此,宫中才一下子就被掀得个天翻地覆。


僖嫔竟然死了。


谁也不知道僖嫔是什么时候死的,服侍她的宫人竟然也没有发现。


到长孙皇后叫人来宣,宫人去叫僖嫔起来,这才看见僖嫔睡在床上,整个人都已经冰冷了。


这一下,宫中顿时就犹如一锅烧开的沸水。一下子就翻了天,再也不复往日的平静。


这个消息传到,长孙皇后耳中的时候,长孙皇后还有些不相信,愣了一下之后才又问一句:“刚才,你们说了一句什么?僖嫔她怎么了?”


与长孙皇后来说,僖嫔不仅仅是宫中的一个妃嫔,更是跟了她多年的那个丫头。


二人之间就算在宫中交集并不多,可是情分是一直都没有减少的。


所以此时此刻听见这样的话,长孙皇后只觉得满心愕然。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