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所以说,像安子和老直这种人没事别撩;尤其是后者,一根筋的大脸盘子能得道本身就是个畜类,存是即是合理,就算千般不服、万般鄙视也得憋着,否则后果难料。


陆放不明白这个道理,身为高层修士自大成习惯,与后辈赌气那叫没溜,出门没带脑子,多大一坑啊!还傻了巴叽往里跳;想当初在帝元星域,仅安子一个就玩儿得元帝焦头烂额,他倒好,一次来俩,没气得修为倒退算他赚了。


太古鲲冥沉眠嗯载突发异动,陆放必亲自安抚,丢下陆平莫名惊恐闪身海渊,无暇理会疲于奔命的老直,拿出一巴掌大小、金光闪烁之物抛出。


“散!”


一声沉喝,那金烁之物瞬间化作一圈光圈扩撒开来,覆盖万里海渊。


再观蠢蠢欲动正待翻身的太古鲲冥,那划动的巨大双鳍渐有放缓,很快便不在动弹,一切归回安眠,危机解除。


“咦~不动了?”老直被数只鲲冥撵得累成死狗,好在陆放出手,间接拾回条小命;趁此良机赶紧找地方猫着。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陆放岂敢犯同样错误,鬼魅般的身影拎上老直带回鲲冥殿,兔崽子得好好喷喷,太能惹事,险此酿成大祸。


眨眼的功夫,老直身戳鲲冥殿内,脸盘上瞪着两眼珠子满处张望,吓得四肢僵硬口不能言。


“啧~~~~~”陆平瞧着好笑。


“da~~~~~”陆放气得咬牙抬手就是一巴掌乎他脑袋上。


“啊~~~~卧槽!”老直捂着腮膀醒了,正欲抽刀玩儿命,见老陆头横眼怒怼吓得直吞唾沫。


“说!《九道噬元术》哪来的?”陆放明知故问。


“安子给的啊!”


“你们真去禹族大本营了?”


“知~知不道啊!”


“……”陆平。


老陆头又犯了经验主义错误,问他能问出什么?至出道以来除了玩儿和修炼,平时基本没用过脑子,就算知道也表达不出,严格意义上说,老直在个个是人精的修士中算是个残障人士,说话能气死你。


老直惊魂未定,在其眼里头回遭遇大劫,对面陆放噤若寒蝉,弱弱道:“陆~陆前辈,没~没事~~放我出去吧?”


“李兄!”陆平憋笑内伤,道:“你差点闯了大祸,还出去干嘛?”


“我兄弟没了,我得收尸回宗门,当师傅的面自杀谢罪。”


“……”祖孙俩。


“陆前辈~求您啦!”老直双膝跪地,低头偷抹马尿:“晚辈知道我脑子缺斤短两,否则安子也不会死!”


“谁说他死了?自己看。”陆放气得胃痛,甩手放出投影,画面中一灰色内胆上长着一个头不大的肉瘤,正冒热呼气。


“咦~~”老直瞅了半晌似有所感。。


“兔崽子就在里边,最多半个月。”


“前辈,您就别蒙我了,那玩儿意我听安子说过,叫肿瘤,属于有毒细胞,时间长了会癌变,到时候仙神都没救,您就放我出去吧?”


“……”陆放要疯,闹不清俩兔崽子到底是什么物种变的?


“李兄,在下可以作证,安兄就在里边,老祖以鲲冥内胆为其炼体,好事!”


“我见过……”


“好啦!”与老直对话不仅陆放觉得累,连作者都难以下笔,打断道:“半个月后保证还你个活蹦乱跳的混混,现在该来处理处理你的事。”


“我?我没事啊?没缺胳膊不短腿的!”


“……”陆平。


鸡同鸭讲,对驴谈琴也不足描述此时陆放的心情,嘴都没张提起老直出殿扔进那条满是有毒蛛网的通道。


速度太快老直没反应过来,只到被扔进洞才传出动静:“啊~~~卧槽!有毒~安子,哥哥来找你啦!来世咱们还是兄弟,十八年后又是两条混混……”


“啧~~~哈哈哈~~~~”陆平跟出看热闹终究没憋住,笑得直鼻涕泡。


“哼~你还不如他们。”老陆头没好气瞪了一眼,两人回殿准备折磨申珺。


时间惶惶而过,安子化身“肿瘤”长于鲲冥内胆之上,此番炼体并未如从前那般,全身血肉基本完好,头脑清晰,曾几次欲张嘴召唤刀剑却动弹不得,那里三层外层被蒸发的残存肉血早已凝固坚如磐石。


好在鲲冥再次陷入沉睡,内胆温度恒定,安子也就不那么痛苦,一切静观其变。


而老直身处过滤通道,其毒网纵横进退不能,能活下来全拜天元道所赐,挥起片刀杀出一道绿色通道,浑身雾气昭昭,那毒液近身便被蒸发殆尽,屏住气呼憋得够呛。


“往哪儿走才能到内胆?”几番折腾出得通道,老直两眼一抹黑,换着往常定剖了些獠。


于是乎,祖孙俩审问申珺,完全没留意老直的去向,二愣子漫无方向,犹如一枚游走的病毒在鲲冥体内到处乱窜,没闹肚痛算它体质好。


许是老天有眼,更是陆放命好,老直走马观灯似的见洞就钻,神出鬼没居然晃到鲲冥的排泄系统,也就是传说中的大肠,顺着九曲十八弯的过道一直往前,然而……


“怎么堵了?”


多新鲜啦!鲲冥沉睡嗯年岂会排便,自然被珊瑚石给堵了,拿身体撞了撞似有松动,二话不说刀片在手;稳住呼吸、瞄准、修为起、出招!


“穆云横刀·灰烬!”


“砰~~~~哗啦哗啦~~~咕噜咕噜~~~~~”


是的,老直成功暴了太古鲲冥菊花,分寸拿捏得非常好,冲出体内重回深渊海底,那倒灌的冰凉海水惊得鲲冥菊花猛然紧缩,身体抖了抖貌似很爽,引得鲲冥殿晃得更加利害。


“该死的混账,老道上辈子欠他的。”甭问,又是那兔崽子搞事;陆放面带杀气忍无可忍,涟漪泛起消失不见,三息后拎着老直又回来了。


“前~前辈~”


“闭嘴!”陆放彻底暴怒,喝道:“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呆着修炼?”


“我~我我得找我兄弟!”老直缩着脖子惨兮兮。


“你……”


“李兄义气深重,真乃我辈修士的一朵奇葩,安兄能有你这样大哥,唉~~~命好哇!”陆平感慨万千。


“李~李兄~救~救救我~”申珺被祖孙俩折磨得快没人样,倒地堪堪求救。


“我救你大爷!”安子死无全尸多少跟他有点关系,老直欺负不过陆家爷孙还对付不了他,找到发泄口上前就是顿猛踹,去了申珺半条命。


“呸~~妈的!身为同门居然玩儿阴的。”骂骂咧咧中,老直一口唾沫“啪”他脸上。


“李兄,听他说,安兄在荒神府的大比中救过他。”


“有这什么稀奇,我兄弟心肠热,在星痕之地还救过耿不二。”


申珺闻听此言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抖似筛糠,哪儿还有脸求救,躺地装晕幸许能死得痛快点。


“呵呵~~”老陆眼尖,绝对的意外收获,冷笑道:“小辈,你似乎认识耿不二,说来听听。”


说实话,申珺的演技相当之差,连老直都看得出来,上前踹了两脚眼皮微动。


“怎么?想让老夫亲自搜魂?”


“前辈!”一句话让申珺起身纳头就拜,磕头如捣蒜,惶恐道:“前辈,是晚辈受穆梦凡那妖女所惑,救前辈开恩啦!”


“穆梦凡是谁?”老直云里雾里。


“你家兄弟应该认识,而且很熟。”提起穆梦凡,陆平就无地自容。


“不能吧?安子身边的女人我那个都见过,唯独……”


“李兄李兄!”申珺跪求道:“据我猜测,那个贱人可能与一个叫上官晨的有关系。”


“大晨子?胡说八道,我那哥们乃得道洞虚,看上他的女人能排成队,别逗了你。”


“什么!”申珺绝望,脸上死气横生。


祖孙俩更甚,偶然发觉只要与安平扯得上关系的个个身手不凡,换言之那厮就是个外挂程序,信安子、得永生!


“孙儿,心结已开不必久留,回阁后去耿氏打听一下,问问是否变。”


“是!”陆平放下精神负累轻装上阵,冲老直恭手道:“李兄,在下先行一步,待安兄回归亲自向他赔罪,告辞!”


“安子真活着?”老直有点信了。


孙子一走,陆放瞅着李直就来气,更不敢放他出去,令其看紧申珺,半月后回九宫阁。


摆平老直,陆放觉得能休息会儿,怎知安子耐不住寂寞,注定他要精神崩溃。


身体被束缚、凡田被污、谷神心毫无响应,能动的只有眉心那团无量劫魂,及链接金中玉骨关节的道道金纹。


要知道,太古鲲冥体内是脆弱的,稍有动静,对深渊之海乃至整个九宫星都是塌天大劫,无独有偶,无量劫魂不受控制于眉心绽放,继续在骨骼关节处篆刻道纹,奇异的是鲲冥骨骼受其影响,仿佛癌细胞扩散再次惊动。


眼瞅鲲冥殿第三次晃动,陆放的心情与申珺差不多少,绝望中带着无奈,只得提前收手,在玩儿下去命就没了。


但身为数百万年的阴人岂会有仇不报,摘下“肿瘤”单手托举,带上两小辈仓惶离开。


两口烟后现身九宫阁供奉殿,老阴货不理众弟子那崇拜与不解的眼神,三下五除二造了座九丈石台,将“肿瘤”置于其上并加持封印。


至此,供奉殿门口多了个奇异标志物,没人知道里边是什么;陆放拍拍手吩咐道:“司北,半年内李直必须突破大乘,否则直接回家抱孙子去。”


“……”司北躺枪瞪眼。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