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青叔!”

    秋月抽回了剑,看着眼前被自己所伤的人,焦急不已,急忙上前扶住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少主?青叔?

    “夜卫,哦不,应该叫你阎青,你怎么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不怕暴露了身份招来杀身之祸?哦对,是护主心切。”身后的贺兰樾到底在搞什么鬼?

    虽然早知道来人是夜卫,不过贺兰樾竟说夜卫叫做阎青,我所知道的江湖上姓阎的只有鬼门,夜卫刚喊秋月少主,难道秋月是......鬼门少主?

    不可能!

    秋月自夜媚儿死了后,就来到我身边做护法,他若是鬼门少主,依鬼门门主多年来血脉单传的窘境,怎会允许自己的亲子一直流落在外,何况现在鬼门的少主不是叫阎梓吗?秋月应该和鬼门没关系才对。

    “贺兰樾,我知你擅长九龙银针,一旦被此针刺中,若无解药无人能生还!但我阎卫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十年前没能让夜宸宫覆灭,今日我们必要为十八年前的事做个了结!”阎卫的脸痛苦的拧在了一起,一瞬间,原本饱满立体的脸像被抽干了水分,皱纹布满他整张脸,就像快油尽灯枯的将死之人,但他说出的话依旧铿锵有力。

    他不过受了秋月浅浅的一剑,还不至于严重到丢了性命吧?

    不过十年前难道不是他救了宫主圣女吗?

    好生令人费解!

    “贺兰樾,将解药交出来!”秋月的眼中透着一股狠劲,与往日我所认识的温柔的秋月不再是同一人。

    原来是贺兰樾使出了九龙银针,他什么时候动手的?

    “阎梓,你卧薪尝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被你等来了机会,不过如今阎青为你挡了我的九龙银针,我要进夜宸宫,你若拦我,阎青就怕很快没命了,你做个选择吧。”

    贺兰樾他说什么,秋月竟真的是阎梓!

    “放你进去可以,将圣女留下。”秋月又将剑指向了贺兰樾。

    “贪心的人,总是活不长,别忘了如今是你求我。”贺兰樾懒懒的答道,他的手若有似无的抚摸着我的脖子,好似一个不高兴就会折断我的脖子。

    “少主,我们等了多少年才等来了这样一个机会,别管我,趁兵符还在你手里,将整个夜宸宫一网打尽,包括那个圣女也得杀了!万不可放贺兰樾进去,他与夜景熙沆瀣一气,若让他进了夜宸宫,一定会助夜景熙扭转乾坤。”阎青在秋月的耳边低语,但还是被耳尖的我听了个全。

    秋月会杀我吗?贺兰樾是和夜景熙一边的?到底是什么情形,怎么我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秋月迟迟没做声,慢慢将剑收回,背过身去,阎青见状立马对那些府兵喊道:“来人,将这两个贼人拿下!”

    秋月他,竟真的要捉我杀我?

    我的心紧紧抽了一下。

    利用我,背叛我,要杀我的真是那个一笑起来就会弯成月亮眼,对我温柔呵护,为我鞠躬尽瘁的秋月吗?

    很快一伙府兵围了过来,纷纷持刀向我们砍来。

    贺兰樾抱着我的腰,弃了马,用脚点了下马背,一个纵身,带着我飞到半空中。我就靠在他的怀里随着他旋转,旋转......

    “阎梓,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待落到地上,贺兰樾就抽出软剑和那些府兵交起了手,还不忘嘲讽秋月。

    而我就被他紧紧搂在怀里,随着他忽东忽西,似曾相识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