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可是拓跋天锡就不一样了,那可是自己拓跋家族的人啊。


那是自己的嫡亲!


如果拓跋天锡有和自己一样的使命与野心,那就算牺牲自己,成就拓跋天锡,拓跋灵也一样会做。


前提是,拓跋天锡必须有让她拓跋灵认同的超群能力。


当然,以前的拓跋宇也算一个,只是,拓跋宇居然为情所困,不仅为情所困,还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雷琴!


而且人家是有夫之妇!


这让拓跋灵相当失望。


湮灭组织的人居然号称拓跋宇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对于这个说法,拓跋灵是有些不屑一顾的,她可不觉得拓跋宇是天才,而且是愚蠢到了极点。


拓跋宇组建了湮灭组织,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可是他居然连明荡漾都斗不过,还被感情所困,从那一刻,拓跋灵就有了想接手湮灭组织的准备。


既然拓跋宇不行,那就她自己来!


“是的,这是风铃儿亲口告诉我的,拓跋天锡,拓跋家族的天才……十二岁的年纪,就一个人横扫黑旗谷,这样的人,难道灵儿你不觉得很可怕吗?”明森严笑道。


“横扫黑旗谷?难道当年的黑旗谷……”


“是的,这也是风铃儿告诉我的,当年的黑旗谷之所以被一把火烧干净,不是因为守灵族的人去偷袭,而是……因为拓跋天锡一个人,一个人啊,一个人居然独挑整个黑旗谷,我很难想象居然有这样的人,而且那个人当时才十二岁!”明森严说着说着都觉得有些热血沸腾了。


是的,虽然没有见过拓跋天锡,但是明森严心中已经微微有了一些惊叹之意。


只要是守灵族一些明事理的人,几乎都听说过,当年守灵族最大的死敌就是黑旗族。


而且黑旗族是当年守灵族倾巢而出也没能解决掉的一个种族,黑旗族的强大,自然不言而喻。


可谁能想到,几百年后居然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以一己之力一锅端?


一锅端,而且是片甲不留!


“虽然还有一个黑旗族的小子活了下来,但是一个人,已经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了……灵儿,这样的人,你感兴趣么?”


明森严的目的,和拓跋灵一样。


明森严也是接受了父亲的遗嘱,所以才知道自己生下来就是要复兴守灵族的。


只是他根本不曾想到,拓跋灵只把他当成一个棋子,而且……拓跋灵在完成一切的计划,让自己的守灵族大军扩张到整片海域的时候,她早就打算让明家的人一个不留!


拓跋灵听到明森严的话,也是兴奋了起来。


她也是觉得自己的胸腔之中居然翻涌起了一丝久违的波浪。


“拓跋天锡,拓跋天锡……”拓跋灵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


如果风铃儿告诉明森严的事情是真的,那么这个拓跋天锡,绝对就是自己最需要的那个人,也是自己一直想找的一个人!


纵使她个人能力再强,但她始终是太累了,她甚至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根本不能扛起守灵族的大旗。


一旦有了拓跋天锡,那结果会怎么样呢?


十九壶,红豆,风铃儿……甚至连海域中最可怕的雪鹿……


拓跋灵泛起了一丝微笑,她望向明森严:“那现在拓跋天锡在哪里?风铃儿有没有告诉你他的下落?”


拓跋灵这么一问,明森严顿时冷笑道:“呵呵,这件事情还真是巧了,风铃儿说,当年拓跋天锡一人屠杀了黑旗谷之后,他自己也受了伤重创,十九壶那时候也恰巧去了黑旗谷,就这样,拓跋天锡就被十九壶带走了……”


“在十九壶那里?”


“是的,拓跋天锡这样的天才,岂不是人人都想得到?那十九壶也不例外,而且据说拓跋天锡已经失忆了,那他成为了十九壶的人,不就是十九壶最佳的杀人利器吗?”明森严道。


“哎……”拓跋灵道:“森严,那你可以如愿了,本来我是想过段时间,养精蓄锐再去找十九壶算账的,但是我真的等不及了……我要找到拓跋天锡……我也一定要得到拓跋天锡!”


拓跋灵整个人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


此时,玲珑岛的深处。


巨大的雪鹿石碑之下,一道孤独的身影正坐在那里。


他的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他的一双脚就耷拉在一旁,那长筒皮靴在黑夜仅存的一丝月光下居然非常显眼。


拓跋天锡。


拓跋天锡就这样呆坐着好一阵了,他一直盯着眼前这块石碑。


当年,在失忆前。


也就是自己进入黑旗谷之前,柳青杨离开的那一会儿,那个白发女人就来找过自己。


在自己恢复记忆之后,当年的场景就涌入了拓跋天锡的心头。


“你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吗?你想知道你拓跋家族还有没有其他人吗?那你跟我走,我会告诉你,告诉你一切……”当年那白发女人的话好像还在耳边回荡。


当时十二岁的拓跋天锡差点就跟着她走了,只是柳青杨及时出现,那白发女人不得不离开了。


后来拓跋天锡带着自己的疑惑去了黑旗谷,虽然没有出意外的把黑旗谷烧了,但是这个白发女人的话,却一直在自己心头围绕。


自己恢复记忆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是暗中调查这个白发女人的身份。


他动用了十九壶船上的人,暗中调查,后来他知道了那个白发女人原来就是这个海域传说中的雪鹿。


于是在红枫谷事件发生的今天,拓跋天锡摆脱了一切麻烦之后,他终于决定来到这个地方。


来到这个雪鹿所在的地方。


可是,这里只有一块石碑,周围什么都没有,那个白发女人到底在哪里?


拓跋天锡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这周围的山谷他也搜了一遍,但是并没有雪鹿住下的踪迹。


“喂喂喂,你是什么人啊?”就在拓跋天锡出神的时候,一个清脆响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拓跋天锡慢慢地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儿,一脸惊讶地望着自己。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