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长亭与人打斗,并非顾轻舟看上去那么轻松。


他的右边胳膊脱臼了。


“我知道你是中医,内科会,接骨会不会?”长亭问。


顾轻舟道:“会。”


长亭将肩膀往她这边送了下:“帮我接上,我饭还没有吃完。”


“我凭什么帮你?”顾轻舟表情已经放松,带着几分戏谑,望着他。


“你走了进来,说明你对我这个人有兴趣。”长亭道,“那么,你自然愿意帮我。快点,一会儿有人来了。”


夜色晦暗,后院暂时无人,四下里寂静得可怕。


顾轻舟和长亭的面容笼罩在夜色里,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表情。


长亭素来温柔的面容上,有了一层稀薄的严肃。


“刀放下。”顾轻舟沉吟道。


长亭果然将刀小心翼翼放在对手的尸体上。


“身上还有武器吗?”顾轻舟又问。


长亭摇摇头。


“那好,你跟我去见官。”顾轻舟道。


长亭又摇摇头:“没这个必要。”


顾轻舟却冲着后门处高声喊了句:“来人!”


两个侍者受惊般,推开们走了出来。


顾轻舟斜睨了一眼长亭。


他难道不知有人偷窥?


是设局,让顾轻舟和他绑在一条贼船上吧?


长亭没有动,顾轻舟亦没动。


两位侍者犹犹豫豫的,司慕就冲了过来。


那声“来人”,声音很高,司慕一直在洗手间门口等顾轻舟,他觉得顾轻舟离开太久了,还以为她在洗手间不舒服。


瞧见这一幕,司慕神色微敛。


“阿慕。”顾轻舟喊他。


司慕就阔步走了进来。


一具尸体,摆在顾轻舟和长亭的面前。凶器在死者身上,是谁所杀?


长亭眸光安静,像樽不喜不悲的雕像。


“去,通知警备厅!”司慕指了指那个正在股栗发颤的侍者。


侍者点头应是。


警备厅的人很快就来了。


“长亭,长亭!”跟着长亭的女伴,急得大哭,“这是怎么回事啊?”


长亭道:“无妨,一点小事。”


女孩子去拦军警:“你们放开他!我阿爸是财政部的贺总长,他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要抓他!”


顾轻舟和司慕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对视了一眼。


原来是贺家的人。


长亭柔声安慰贺家小姐。


临走的时候,长亭扬脸,就看到顾轻舟站在司慕身边。她轻抬皓腕,撩拨她似青稠般的长发,肌肤胜雪,那钻石手链在灯火下,泛出一圈圈的光。


璀璨的光芒映衬着她的面容,她娇媚的眉眼格外动人。


长亭唇角微动,有个浅浅的笑意。


“你跟着去警备厅,看看那个死者。”顾轻舟道。


司慕道:“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麻烦,我去打个电话给副官,他们会来接我。”顾轻舟声音更低,几乎凑在司慕耳边,“小心有诈。”


她身上总有玫瑰的清香,说话的时候,气息清淡如兰,又温热撩人。


司慕身子有点酥,半晌才回过神。


“好。”他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脑袋,“你就在这里等吧。”


顾轻舟颔首。她进去给副官们打了电话。


很快,就有副官开车过来,将顾轻舟接回了新宅。


司慕差不多晚上九点才到。


他一回来,脸色不善:“你猜死者是谁?”


顾轻舟失笑:“你去看了,干嘛还要我猜?”


司慕脱了外套,将领带拉松,人彻底轻松了之后,他坐下来喝水。


“去年冬月的时候,岳城有一起入室抢劫案。不仅抢劫,匪徒还女干杀了女主人和女主人三个女儿,最小的才十岁


此事当时引发了震怒,那时候你可能没关注过。凶手是住在他们楼下的租客。男主人擅长潜水,会憋气,身中数刀,憋气装死逃过了一劫。


那个凶手,男主人有了他的照片,是从凶手租房的地板下找到底片洗出来的,放在各个报纸上。


阿爸当时也很生气,贴了告示,悬赏缉拿凶徒。全城男女,不管是谁抓到了凶手,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一律奖赏两根小黄鱼。”司慕道。


此事,顾轻舟不知道。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去世,她正在渡过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后来,她稍微好转,却也不会有人拿无关紧要的八卦去打扰她。


再后来,事情过去了几个月,看客的兴趣慢慢减退,热情散去,就连报纸也懒得追踪后续。


“.......那个人?”顾轻舟倒没想到,诧异看了眼司慕。


“是的,长亭杀死的,就是那个歹徒。苦主家的男主人已经来认了,说就是他,面容与照片温和;当时那人对男主人的孩子行凶,脱下裤子,左边屁股上有一块伤疤,也与死者吻合。”司慕道。


顾轻舟略微沉吟。


长亭这是故意的。


凶徒怎么会在那里,而长亭为什么在顾轻舟面前杀人?


“这么说,长亭不是凶手,军政府反而要嘉奖他?”顾轻舟蹙眉。


司慕亦蹙眉:“是的。”


顾轻舟怀疑长亭。


长亭让她接骨,她想着将此人投入监牢,试试看他背后有什么势力,谁会来救他。


军政府的监牢,顾轻舟说了算。


长亭杀人案,顾轻舟可以一拖再拖,直到把长亭的背景全拖出来,亦或者确定他是无辜的。


所以她当时就出声喊了。


不成想,最后却给长亭做了嫁衣。


此事一闹,长亭算是个“英雄”,只怕会小有名气。


“我记得当时那个人颇有点身手,好像是东洋武艺。”顾轻舟道。


这点,倒也符合死者。


司慕道:“那个凶徒,就是东洋武官打杂的,后来好像是玷辱了主人家的大小姐,逃到岳城,有点功夫,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


顾轻舟沉默。


如此,就是天衣无缝了。


“轻舟,我们是不是被长亭耍了?”司慕问,“怎么如此凑巧?”


是啊,太巧了。


巧到像极了长亭的试探。


顾轻舟略微沉思。


长亭为什么这么做?


若他就是那个主谋,为什么不躲在暗处,非要把自己暴露出来?若他不是,那么今天这事只是巧合?


顾轻舟不说话。


司慕也默默点了一根雪茄。


“轻舟,我有个担忧。”司慕道。


顾轻舟闻言抬眸,不解看着他:“怎么了?”


“若长亭不是那个主谋,我们却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会不会被背后的人得逞?”司慕道,“长亭是否就像其他人那样,也只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棋子?”


顾轻舟坐正了身子。


“你担心的,也正是我担心的。”顾轻舟笑道。


这一点,他们俩不谋而合。


司慕唇角微动,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觉得,不要试探长亭,将他放在那里。”司慕道。


这点,又跟顾轻舟不谋而合。


“我也同意。一旦试探他,我们就先露底了。”顾轻舟道,“不过,今天的事,我们也没有暴露什么。长亭杀人,我喊了警备厅来抓他,是最自然合理的反应。假如我不喊人,反而有点奇怪了。”


司慕又笑了下。


顾轻舟没有在长亭的美色前昏头,没有去帮他,而是主动喊了人。


司慕很满意。


夜色渐深,女佣端了宵夜来。


“......我让厨房做了海鲜粥,吃点吧,晚饭的时候都没怎么吃。”顾轻舟道。


顾轻舟和司慕的晚饭才吃了一半,就发生长亭那件事。


“嗯。”司慕坐到了餐桌旁。


他打了一碗粥,先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喝粥的时候,司慕也慢条斯理吃起来。


他不经意道:“明天让厨房做点鲜虾馄饨吧,我看这虾仁还不错......”


鲜虾馄饨是岳城比较普通的小吃。


顾轻舟的手,却突然停顿了下。


她再也不敢吃鲜虾馄饨了。


曾几何时,她身体不舒服,司行霈亲自下厨,给她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


粥的热气,蒸得顾轻舟眼睛发疼。


“别了,还是吃粥吧,粥更暖胃养胃。”顾轻舟道,“睡前还是别吃馄饨了。”


司慕随口一提,被拒绝了也没放在心上,道:“也对。”


回房之后,顾轻舟一会儿想到钻戒和鲜虾馄饨,就想起了司行霈。


远在云南的他,拒绝了一门最适合他的婚事。


一会儿,顾轻舟又想到了长亭,心想这个人只是过客,还是劲敌?亦或者是朋友?


她看不透长亭。


翌日,岳城的报纸,铺天盖地报了长亭缉凶的事。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月,民众当时沸腾,事后就不太关心了,甚至有的人都忘记了这案子。


新闻的轰动,是具有时效性的,过时就没了意义。


当然,长亭还是被很多人知晓了,毕竟他照片上的容貌,有倾国倾城之资,比那天下闻名的名伶还要漂亮。


“这是奖金。”司慕亲自给长亭颁发了两根小黄鱼。


长亭与司慕握手,态度恭敬。


这件事落定,岳城的一个大案告破,司慕也打电话给督军,禀告了此事。


同时,司慕接到了司琼枝的电话。


他们兄妹俩之前的小罅隙,早已消除了。


“二哥,你知道阿姐做什么了吗?”司琼枝在电话里,神神秘秘告诉司慕,一个关于司芳菲的小八卦。


说完之后,司慕倒是怔了怔。


晚饭的时候,司慕又把这个八卦,告诉了顾轻舟:“芳菲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