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顾轻舟有点恼怒。


司慕一直寡言少语。今天说了这么多,已经是下了十二分的决心。


被顾轻舟堵回来,司慕也很想甩手而去。


可若是不把话说完,那之前的就白说了。


司慕固执看着她:“我没有找不痛快。”


他沉了沉心绪,“顾轻舟,我想跟你做真夫妻!”


顾轻舟几乎要吓得夺门而去。


她猛然站起身。


“我不想!”顾轻舟居高临下,“司慕,你觉得努力总有回报,而我不想辜负你的用心。


没必要做这种尝试!我已经很荒唐和你结婚了,但我不会跟你睡。你若是不同意,我们明天就离婚吧!”


话题重新陷入僵局。


司慕也慢慢站起来。


他伸手,突然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抱紧了她。


顾轻舟没有动。


她落入司慕的怀里,浑身紧绷着,想要照着他的脑袋来一枪。


可此刻枪不在手边。


亦或者说,她还没有打算和司慕彻底撕破脸。


督军托付她照顾军政府三年,她已经答应了督军;她也想利用军政府的势力查清楚外祖父、师父和乳娘的过去,这点凭借她稀薄的财力办不到。


“别这样做,你是堂堂正正的督军府少帅,不是登徒子!”顾轻舟声音平稳中压抑着愤怒。


司慕却更用力抱紧了她。


她的头发长而浓密,青丝里有淡淡玫瑰的清香。


身子柔软纤瘦,肩膀纤薄,轻轻柔柔落在他的怀里,好似他稍微用力就能折断她。


他嗅着她的清香,心中有个声音迫不及待逼迫他:沉沦下去吧,心甘情愿接纳她的过去吧,到底在犹豫什么!你是想要她的!


“司慕。”顾轻舟又喊了一声。


司慕没有动,仍是箍住她。他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抱紧了她。


有种无奈的痛感,开始在四肢百骸里游走。


他心中有两个声音,在相互争斗。


“我跟过司行霈,你又忘了这件事?”顾轻舟冷漠道。


司慕一怔。


顾轻舟的话,让他心中另一个声音占了上风:你永远比不了司行霈,别说在你父亲心中,就是女人心里,他也是排在第一位,你为何要自甘堕落去接受他用过的女人?


司慕恍惚被烫了下,终于松开了手。


他一直在煎熬,两种情绪左右着他,让他无法静下心来抉择。


到底是要顾轻舟,还是彻底断绝对顾轻舟的念头?


这两样他都做不到,他拖泥带水的性格,让他越发痛苦不堪。


他后退了半步。


似乎想要把她看透,司慕眼眸紧紧锁住她的面颊。


顾轻舟却很清楚:司慕只是一时激动。


等他回味过来,他仍会记得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过去。那是他无法跨过的横沟,无法消磨的阴影。


就算退一万步说,顾轻舟真的不顾一切爱上了他,她和司行霈的过往,司慕还是会拿出来羞辱她。


他也不止一次羞辱她。


那时候,顾轻舟才是真的无地自容。


她和司慕之间,没有进一步的可能!


司慕在这件事上,有点自虐的倾向,他似乎一直在痛苦中挣扎。


他明明可以找很多的女朋友,顾轻舟和司督军都不阻止他纳妾,而岳城愿意跟他的女人多不胜数。


司慕退一步,把顾轻舟当个陌生人,日子会过的非常舒服。然而他就是要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里,挣扎着考虑顾轻舟。


这种心态,顾轻舟理解不了。


“你好好考虑下吧,我去趟颜家。”顾轻舟道。


说罢,她衣裳也不换,只是拿了条披肩,转身快步下楼。


她到了颜家时,颜洛水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念书的时候,天天想着上学、作业辛苦。如今毕业了,整日无所事事,才是难捱!”颜洛水悲切道。


顾轻舟失笑。


颜太太在旁边道:“所以要赶紧嫁人,生儿育女,打理家业,就不会整日睡懒觉了。”


她指了指轻舟,“你看轻舟就每天都有得忙。”


顾轻舟含笑不言语。


颜洛水又叹气:“阿静跟小五忒没良心,两个人约会,从来不带我!”


顾轻舟忍不住道:“你的新房装好了?”


“没呢,这个我插不上手,家里的管事帮我办。”颜洛水道。


正在颜洛水考虑晚上去哪里看跳舞的时候,顾轻舟开口了。


“我过几天办个春宴,你帮我合谋合谋吧。”顾轻舟笑道。


颜洛水这才来了精神。


岳城的春天,城里富户有办春宴的习惯。


往年都是司夫人抽头。


“我都忘了!以前念书,春宴总是赶不上,都快记不得还有这么好玩的时候。”颜洛水道。


顾轻舟的眼睛却转了转。


颜太太也道:“是啊,轻舟一直在学校,还没有参加过春宴吧?”


“我没有。”顾轻舟道。


颜太太大包大揽:“没事,我帮你,不会让你出错的。”


顾轻舟的心中,早已将她和司慕拟定的计划拿了出来。


她笑着对颜太太道:“我想办一个极大的春宴,热热闹闹的!上次乔迁宴,我都没怎么见人,好些人还不认识我。


另外呢,军中将领的妻儿,我多半也没见过。少帅现在接管了驻军,他也想跟众人打好关系。”


颜太太顿时就明白了。


颜洛水也懂了。


“.......你哪里是想办春宴?你明明是想替二哥笼络人心!”颜洛水刮了下顾轻舟的鼻子,“不得了,真有做太太的架势了。”


顾轻舟抿唇笑。


颜太太则很支持:“少帅出面去笼络,实在太过于刻意。这样的宴会,既出师有名,又能拉近关系,最好不过了!”


顾轻舟就提出,让颜太太帮她的忙。


颜太太满口答应了。


颜洛水也来了兴致。


下午的时候,她们三个人开始筹划宴会。从乐队、酒水到吃喝,以及宾客们的喜好,甚至人情往来,都要计划得清清楚楚,确保宾至如归。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分。


义父从军政府回来。


“义父,到时候您也一定要来。”顾轻舟把她办宴会的事,告诉了颜新侬。


颜新侬道好。


顾轻舟吃了饭回家,司慕也还没回来,他不知是生气发泄去了,还是照之前商量好的办事去了。


顾轻舟上楼洗澡,重新把思路理了一边,觉得明天就要拜访几户人家,甚至要准备好请柬。


十点左右,司慕回来了。


看到楼上的灯火未熄,司慕从书房给顾轻舟打了电话:“下来,我的事办妥了。”


顾轻舟披衣下楼。


司慕已经在餐厅坐定。


顾轻舟道:“我这边进展也很顺利。我非常信任义父,他绝不是内奸,所以我连他也瞒住,我相信他经得起考验。”


正是因为十足的信任,顾轻舟才不需要提前通知颜新侬。


她知道颜新侬的忠诚,从他对待家庭和婚姻,就可以看出端倪。


“这样最好了。我也约了佐瑞格,他果然还不死心,等着我改变主意。”司慕道,“新的合约我放在书房了。”


顾轻舟颔首。


她让司慕继续钓住那个叫佐瑞格的德国军火贩子,暂时别打草惊蛇。


先把军政府的内鬼清除,再来考虑其他事。


司慕颔首,脸色微落。


顾轻舟安抚他:“我相信,不管什么时候,内鬼都是存在的。就算阿爸在,也有叛徒。你看,司行霈就是阿爸的叛徒之一......”


司慕抬眸看了眼她。


顾轻舟神色坦然:“他是仇人,又不是蛇蝎,我们为什么要敬畏他,提都不能提他?你想要超越他,就需要研究他、了解他,知道他的长处和短处,而不是一味避开他!”


司慕的眸光,慢慢透亮。


他舒了口气,说:“你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比他有智谋,比他有远见,比他懂大义。若她是个男人,也许能称霸一方。


她的能耐,都是司行霈教的吗?


司行霈能培养出这样的女人,足见他远胜过司慕了。


司慕才说过要“师夷长技以制夷”,那此事放在司行霈身上也说得通。


“你的话,我都明白了。”司慕压抑着内心熊熊腾起的嫉妒之火,让自己保持理智。


顾轻舟颔首。


正事说完了,顾轻舟道:“我能对你提个建议吗?”


司慕疑惑看着她。


“你能否不要喜怒无常?”顾轻舟道,“你这样已经有些日子了。你知道,我根本不会去猜测你的心思,你高兴不高兴,我其实没那么在意。那么,你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司慕愣在那里。


顾轻舟轻盈起身上楼了。


她知道自己有点残忍恶毒。


可司慕现在不清醒,他就是需要这样的恶毒,来堵住他摇摆不定的心。


他对这桩婚姻,有他自己都不能接受的期待。


这点期待,于顾轻舟和他都毫无益处!


经过此事,司慕也算是有点了顿悟,他收敛了喜怒,开始做正经事。


顾轻舟也开始忙碌。


宴会的安排,她全部交给了颜太太和颜洛水。


实情是什么,顾轻舟半个字也没有透露给颜家。


正如她对司慕说的,她是十二分的信任颜家,觉得颜新侬一定可以经过考验,无需提前通禀。


而她自己,则开始拜访几位军政府高官的家庭,送去春宴的请柬。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