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女佣应门,缠枝大铁门缓缓打开,司行霈却突然对顾轻舟道:“你先进去,我有东西忘在汽车上。”


顾轻舟巴不得。


她几乎一路小跑,到了司老太的院子里。


司老太正在和女佣摆弄一盆水仙。


水仙聘婷盛绽,是吉利之兆,司老太笑道:“今天有好事,我养的水仙开花了,原来是轻舟要来。”


顾轻舟甜甜笑了,心想那好事只怕会应在司行霈身上。


司老太吩咐女佣给顾轻舟端了茶点。


“穿得很漂亮,今天是做什么去了?”老太太打量顾轻舟,越看越满意。


顾轻舟生得白净,五官又柔美,稍微皓腕掠鬓,就有无限的风情。


这等风情,不带艳俗,男女老少都喜欢。


“李家的宴会。”顾轻舟笑着,把她跟着她继母去参加李家宴会的事,告诉了老太太。


可她中途退场了。


“怎么,李家欺负你了?”老太太不悦。


李家是什么门第,老太太不知道,敢欺负督军府的少夫人,那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没有没有,是我家太太不舒服,她提早回家,我只得也出来。想您了,就来看您。”顾轻舟笑。


马屁拍得老太太很舒服,微笑起来。


约莫半刻钟之后,司行霈才进来。


“霈儿回来了!”司老太果然大喜,脸上的褶子都舒展了,皱纹里都充盈着欣喜,“怎提早回来了?”


“事情忙完了,挂念祖母。”司行霈笑道,然后提了一盒子糕点,“回来的时候,看到一家白俄人新开的蛋糕店,想起祖母喜欢吃容易克化的蛋糕,买了些给您。”


老太太喜欢吃西洋蛋糕,司督军就专门雇了一个英国人、一个白俄人在司公馆的厨房,负责糕点。


家里从来不断新鲜的蛋糕。


可最疼爱的长孙买回来的蛋糕,比家里的有意义,老太太更是欢喜。


“好孩子,你最孝顺了!”老太太拉住了司行霈的手。


顾轻舟去李公馆参加宴席,午饭没有吃,又看了场好戏,消耗颇多,现在饥肠辘辘。


老太太让厨房煮了红茶,添了牛乳,配新鲜的白俄蛋糕招待顾轻舟。


顾轻舟饿得太狠了,面前一块提子奶油蛋糕,被她吃掉了大半。


红茶香醇,蛋糕浓郁,顾轻舟的胃被填满了,似沐浴在秋后的暖阳里,她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幸福。


司行霈端着茶盏,坐在旁边看着她吃,眼神微敛,有轻微的涟漪滑过。


“真像只猫儿。”司行霈想。


顾轻舟偶然眯眼的动作,像极了慵懒又矜贵的猫。


触及司行霈的眼神,她微微缩了下。


司行霈神色一敛。


她害怕他。


司行霈有点后悔,不该带她去监牢,更不该把她锁在堂子的床脚上。她还是个天真的少女,喜欢浪漫,害怕血腥,同时会觉得情|欲丑陋。


“喜欢这蛋糕?”司行霈问她。


“是啊。”顾轻舟回答,眼神却不看他,只瞧着老太太。


老太太亦察觉了顾轻舟的拘谨,不知顾轻舟和司行霈发生过什么,就当男孩子在场,顾轻舟害羞。


老太太就问司行霈:“你这次回来,何时再去驻地?”


“等过了正月,军政府还有点事。”司行霈道。


“那你先回家,给你父亲和继母打个罩面,明日再来看祖母。”老太太先打发司行霈。


司行霈道是,起身告辞了。


他一走,顾轻舟觉得笼罩在她身上的钢丝网收了,她浑身轻松,人也活泼了些。


到了下午四点,顾轻舟给顾公馆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女佣妙儿。


妙儿是三姨太的人,顾轻舟和三姨太私下里有默契,故而妙儿也算是顾轻舟的眼线。


“.......老爷回来半个小时了,发了很大的脾气。”妙儿悄悄告诉顾轻舟。


秦筝筝得罪了密斯朱,断送了她两个女儿的前途。


顾圭璋培养女儿,都是指望孩子们成才。女儿的成才,就是高嫁,而秦筝筝生生断了这条路,顾圭璋如何不怒?


之前的学费,都白花了!


“若是有人问起我,就说我打过电话了,今晚司公馆的老太太留我,我歇在这里,明日再回去。”顾轻舟道。


她不想回去触霉头,更不想被秦筝筝拉去对峙。


那是秦筝筝自己的锅,顾轻舟不帮她背。


“是,轻舟小姐。”妙儿悄声应道,然后挂了电话。顾轻舟跟司老太说,想在这里住一晚。


她跟老太太解释说:“我打电话回家,佣人说阿爸和太太吵架,多半是因为我读书的事。”


“安心住下,别说一晚,就是十天半个月也行。”司老太笑道。


若没有司行霈,顾轻舟真可以住十天半月,现在不行。


这一夜平安无事,顾轻舟睡了个踏实觉。


第二天用过了早膳,她才起身回家。


老太太叫人备车送她,顾轻舟推辞,非要做黄包车。


正巧司行霈来了,他对老太太道:“我要去趟市政厅,路过顾公馆,还是我送轻舟吧。”


老太太没有多想,点点头。


顾轻舟则全身僵硬,很不想走。但是,她又担心司老太看出端倪,只得亦步亦趋跟着司行霈出门。


到了汽车旁边,顾轻舟立马拉开后座的车门,坐到后面。


她这回死也不肯坐副驾驶座。


司行霈微笑,好脾气的顺从了她。


“想不想知道你未婚夫的事?”一路上,司行霈寻找话题,和顾轻舟闲聊。


顾轻舟不想。


她是不可能嫁给二少帅的,现在的婚约不过是权宜之计。


她连见司慕的兴趣也没有,司慕到底如何,顾轻舟完全不想打听。


可她若表现出来,司行霈还以为顾轻舟对司慕没兴趣,是因为暗恋他,那顾轻舟就跳进黄浦江也洗不清了。


“想啊。”她坐正了身体,可以从后视镜里,瞧见司行霈灼灼的目光,顾轻舟又开始不自在。


“.......司慕在德国不是念书,而是治病,你知道他得了什么病吗?”司行霈问。


顾轻舟摇摇头。


她想起那天在督军府,几个女孩子闲聊,说起司慕,也说他生病了。


若是他一命呜呼,自己要不要为他守寡呢?


看来,顾轻舟要早点搞定顾家的事,然后不需要司督军府的靠山,早点退亲,别把自己赔进去。


“他什么病?”


“他哑了。”司行霈微笑,有点幸灾乐祸,“五年前,他谈了个女朋友,开车带着女朋友去郊游,出了车祸。那女孩子被甩出车外,摔得血肉模糊,司慕吓坏了,从此就哑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