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没有月色的夜,放眼望去都是青褐色,只有汽车的远光灯,照出一缕缕碎芒,将夜幕割开。


空气里有春寒的清冷,也有血的腥稠。


顾轻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下楼的时候双腿发软!


她到了楼下,知道了司行霈昏迷不醒,副官已经将司行霈放到了楼下客房的床上。


另一辆车上下来的,是他的军医——一整车军医!


军医们带了很多仪器,包括吸氧器机。


他们跟着扛司行霈的副官进了屋子,所有人将屋子挤满,器械泛出冰凉的光。


“顾小姐。”一名常跟着司行霈的副官,顾轻舟前不久才知道,他叫邓高,司行霈和其他副官都叫他登高,他恭敬给顾轻舟行礼。


“顾小姐,您先上楼吧,别冻了您。”登高道。


顾轻舟批了件风氅,她将风氅拢紧,说:“我不冷。”


不知为何,声音有点抖。


她无意识添了下唇,唇是冰凉的。


登高没说什么,转身去了快步跑上楼,又急匆匆下来,手里拎了双拖鞋。


顾轻舟下楼的时候,忘记了穿鞋。


她的脚落在地板上,早已冻得通红,她自己没有察觉到。


穿好鞋,登高又给顾轻舟端了杯热水。


顾轻舟站在门口,她没有吵闹,没有哭泣,也没有质问,只是呆若木鸡望着忙碌的军医们。


“顾小姐,这里有军医,您帮不上忙,不如先坐坐?”登高哄着她,试图安慰她。


中医在急救方面,是远远不如西医的。


司行霈浑身是血,顾轻舟的确帮不了,屋子里全是军医,她挤进去只会碍手碍脚,耽误军医救治司行霈。


犹豫了下,顾轻舟望回走,退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她坐到了客厅的沙发里,眼睛一直望着客房的方向,看着里面透出来的灯光,人影闪动。


胡军医的声音,吩咐着,顾轻舟却听不进他具体说什么。


她耳边嗡嗡的。


良久,顾轻舟才意识到,副官登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的话。


“你说什么?”顾轻舟问。


登高愣了下。


他说了很多,也不知道顾轻舟是哪句没有听懂,他努力回忆着,试图找出她的问题。


顾轻舟却没有等他,她继续发问:“少帅他,是怎么受伤的,伤了哪里?”


“是遇到了枪击,少帅为了保护程小姐,挨了两枪。”登高道。


顾轻舟豁然站起来。


副官大叫不好,顾小姐要吃醋了。


少帅为了程小姐拼命,顾小姐能高兴吗?


不应该说得这么仔细的!


“我没事,你不用陪着我。”良久之后,顾轻舟淡淡开口。她的嘴唇有点麻木,声音也不太像她的。


她重新坐回沙发,将自己缩在沙发里,双腿垫着,伸手触摸风氅上的绒毛。


这是白狐毛,很柔软暖和。


她一下一下的捋着这白狐毛,眼睛不时望一下客房的人影晃动。


副官在旁边说什么,她再也听不到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她身上批了件毛毯。


毛毯很重,几乎压垮她。


一抬头,她看到了朱嫂。朱嫂担心,半蹲在她面前:“顾小姐,他们说你坐了一夜。上去睡一会儿吧,少帅没事的。”


顾轻舟看了眼窗外。


雕花窗棂上,镶嵌着玻璃,预示着新旧的更替。天已经大亮了,璀璨的骄阳升起,从窗棂投进去,在地上落下斑驳荫影。


漆黑的夜色早已退得无影无踪,她坐了很久吗?


其实她不知道,她只记得司行霈挨了两枪,陷入昏迷。


顾轻舟将毛毯拢在身上,道:“军医出来了吗?”


朱嫂摇摇头,眼眶就红了。


顾轻舟不说话。


朱嫂劝了她几句,她不听,朱嫂就任由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去厨房忙碌了。朱嫂是个特别简单的女人,哪怕天塌下来,顶着天的人都要吃饭。


厨房是不能断火的。


到了早上八点,经过六个小时的抢救,军医终于取出了司行霈体内的两颗子弹。


“没有大碍,子弹都避开了要害。”胡军医出来,对顾轻舟道。


“还有生命危险吗?要不要转到军医院去?”顾轻舟问。


“不用了,就在家里修养吧。”胡军医道,“我每天都会来的。”


顾轻舟点点头。


她像泄了气似的。


等军医们离开,顾轻舟进了房间去看司行霈。


司行霈胳膊上挂着盐水,人还没有醒过来。


顾轻舟想伸手触碰他,又考虑到自己的手可能很脏,需得洗洗,否则把脏东西带给他,让他发烧。


她既不想去洗手,又不想离开,就立在旁边,静静看着他。


司行霈脸上没有半分血色,惨白得吓人。


顾轻舟站着看,看得有点恍惚,有点入神。


朱嫂后来端了个椅子给她。


她坐着看。


不知不觉,顾轻舟就趴到了床上。


她感觉有人摸她的头发,力道没有控制好,手劲有点重,一下子就把她惊醒了。


“丫头。”司行霈声音嗡嗡的,气喘不上来气,说话很慢,“去睡。”


顾轻舟坐正了身子,握住他伸过来的手,道:“我不困。”


司行霈端详她。


明明才一会儿没见,怎么好似隔世之感?


副官说她在客厅坐了一夜。


司行霈身上很疼,心里却温暖和煦,好似阳光全照进来。


“哭了吗?”他问。


“没有。”顾轻舟回答。


“怎么不哭?”他好似挺失望。


“你欺负我的时候,我才会哭,其他时候哭不出来。”顾轻舟说,“你为其他女人英雄救美,我在这里为你抹眼泪?你想得美。”


司行霈笑。


他一笑就呛到了,咳嗽了起来。


军医立马进来,问他调整了下呼吸器,低声道:“少帅,别说话了,还没有过危险期呢。”


然后,军医又对顾轻舟说,“顾小姐坐,不要惹少帅开口说话。”


顾轻舟点点头。


后来,他们俩都没有说话。


司行霈看着她,唇角有淡淡的笑意。哪怕是经历了生死,一睁开眼就看到顾轻舟坐在身边,再大的痛苦也值得了。


顾轻舟则觉得此次事情不简单。


“他一年到头常遇到这种事,怎么这次就没有避开?”顾轻舟心想,“是真的运气不好,还是故意而为?”


故意挨两枪,从此就成了西南程家的大恩人,将来飞机场甚至引进飞机的渠道,怎么也要介绍给他吧?


顾轻舟这么想着,越发觉得像司行霈的做派。


她为什么要伤心?


人家明明是自找的!


若不是自导自演,那就是真的英雄救美,更轮不来顾轻舟哭天抢地了。


她很累,脑袋抬不起来的时候,软软趴在他的床边睡觉。


睡不着,心里跟过风似的,一阵阵全是心绪,搅合在一起,理不出头绪来。


司行霈握住她的手,顾轻舟也握住他的。


有人来探病,被副官拒之门外。


“少帅的病情很危急,不能见外人,军医说防止感染。”副官这么说的。


外头有女孩子的哭声:“我就是想见见霈哥哥,他会不会死?”


顾轻舟没有动,头枕在胳膊上,看着他们俩紧握的手,他手背上原来有这么多的伤疤,纵横错落。


他说,我十岁就在战场里捡尸体、做后勤.......


外面的声音没有断:“霈哥哥不会有事的,我要去看看,我不会感染他的。”


“让我们看看吧,看了才安心啊。要不是少帅,阿渝还不知怎样呢。”这样程夫人略感哽咽的声音。


“对不起夫人,军医是这么吩咐的,我们也没办法。”副官刚正不阿。


程家的人被拒之门外。


中途的时候,司行霈突然喊:“轻舟!”


他喊得很轻,声音软软的。


“嗯?”顾轻舟答应着,坐起来看他,却发现他根本没有醒过来。


他在睡梦中喊着她。


陆陆续续的,他说:“红烧牛肉.......”


昨天顾轻舟走的时候,说了晚上回来想吃红烧牛肉。


哪怕是重伤,都还记得他的轻舟要吃什么。


明明不是什么大事,顾轻舟突然崩溃了。


她挣开他的手,冲到了洗手间。


眼泪就夺眶而出。


她怎么擦去,都无法止歇。她一开始只是流眼泪,不让自己出声,后来根本就控制不住,双腿早已软了,趴在浴缸的边沿,哭得惊天动地。


副官和朱嫂等人,站在门口,想要进去劝顾轻舟。


胡军医来了。


见状,胡军医说:“别打扰她,让她一哭会儿吧,她也是吓坏了,哭出来就好了。”


顾轻舟哭得很伤心。


有个笼子,已经罩了下来,将她的心锁住了。


但是她想要挣脱。


“怜卿薄命甘做妾”,她到底是有多薄的命,才自甘堕落到了如此的境地?司行霈对她这么坏,为什么一顿饭她就能被收买?


她想去去年的这个时候,她第一次枪杀刺客,当时吓坏了,司行霈喂她吃粥。


顾轻舟从未说过,那是她这辈子记忆中第一次有人喂她吃饭。李妈怕她软弱,从来没有喂过她。


她不说,不代表她不记得、不感动。


她一直哭,哭得疲倦不堪,趴在浴缸上睡着了。


良久之后,她冻醒了,这才站起来,上楼更衣。


身上全是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