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天才壹秒記住『wWw.www.jingcaiyued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而且这批数万人的宗室随时可能被有心人所利用,前面的衡王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现在南方的许多宗室也借着这个机会


在野心家的策动之下出来监国或是直接登基称皇,甚至比柳鹏这个罪魁祸首还要着急一些。


而现在不仅这批宗室有着近百号郡王甚至还有七位藩王,至于镇国将军以下的旁支宗室更是不计其数,在这种情况下,崇祯皇


帝变得越发急迫起来,他知道不管从哪个方面处理这批流亡宗室都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能找到更好的办


法。


他很有信心地说道:“我们大明的政策永远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这批宗亲既然是从河南来,那就应当回河南去……”


只是下面的阁老、尚书都没想到崇桢皇帝会想出这么一个主意,这件事说起来很轻巧,但是实际却是千难万难。


海北军这次进军河南几乎是没有受到任何抵抗,袁可立的背后是河南的官员、缙绅、官军,大家不但没有抵制海北军进军河南


,但现在都觉得松了一口气,转换阵营以后整个河南的负责就可以轻松起来。


虽然现在河南还是一片太平景象,但是现在北面的陕西的流民、逃军起事已经到了一个空前的规模,官军一次又一次地吃大败


仗甚至丢掉了很多大城,而河南本地的流与以及他们引发的小规模民变也是不计其数,只要一点火星随时可能星火燎原。


大家都觉得这样折腾下去的话,河南将陷于水火之中,一定要抢在星火燎原之前解决可能爆发的流民变乱。


但是河南虽然有着不计其数的大问题与小问题,但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却是一个宗藩问题,或者说是不断膨胀的宗室人口挤占


了河南所有的资源,让一切解决河南问题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而在大明体制之下,宗室人口的不断膨胀与不断挤占资源是一个永远无解的问题,谁都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但是谁都解决不了


问题,而对于海北军来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反而是最轻松的问题。


而河南的宗室人口问题是所有省份里面最严重的一个,万历中期光是周王府的宗室就达到五千多人,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年


,整个河南的宗室人口已经膨胀到数万之多,光是周王府就达到上万人,而整个河南现存的亲王府就多达七家之多,而且这不


计算一些已经国除但是仍然有支脉延续的王府。


既然宗室人口是整个河南最大的问题,那么在进军河南的时候把这几万宗室人口全部礼送出境就可以了,事实上袁可立这么做


以后整个河南可以说是一下子风清气正,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是所有的压力都转移到大明这边来了。


而现在崇祯在发现这个问题同样无解之后,决定采取与海北军同样的政策,那就是把这几万流亡河南宗室转移到河南去,“从哪


里来到哪里去”,但是在场的阁臣与尚书们都明白崇祯皇帝话里的真正的意思。


这毕竟不是请客吃饭,海北贼好不容易把这些宗室人口逐出河南,怎么可能允许这些宗室卷土重来再回河南,毕竟这些宗室的


身份太敏感了,他们大举重返河南以后肯定惹出不计其数的大乱子,至少崇祯皇帝就是希望他们能惹出大乱子。


在这种情况下,和平还乡只是梦幻泡影,而是以崇祯皇帝的一贯政策,他肯定也不希望这一次宗室归乡是以一种极其的和平方


式进行,而是希望这批宗室能跟海北贼在战场一争高低。


到时候恐怕就是发给这些宗室一批极其的简陋兵器,然后驱赶这些宗室背水而战杀回河南老家,到时候海北军肯定会对这些大


明宗室来上一场空前的杀戮,恐怕大明开国以来死伤的宗室还不如这一役的零头。【W wW..coM】


虽然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一个结果近于完美的方案,既甩掉了包袱,又能在道义上对海北军进行沉重打击,甚至还有其它相


应效果,但是在场的阁臣、尚书都是不发一言,呆若木鸡。


这是帝王家事,他们不合适发言,或者说随时可能说错话而掉了脑袋。


而崇祯皇帝显然也没想到自己费尽无数心机才想出来的好主意居然会受到诸位臣子这样的抵制。


但是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无路可退了:“既然诸位阁臣都赞成的话,那就让司礼监批了红,按这个章程来办,我信得过河南诸位


宗室!”


只是现在海北军都已经拿下了河南,而且不管是湖广还是北直隶或是其它省份都是随时可以摘下来的桃子,所以现在有不计其


数的有心人士投向了海北镇,至少是跟海北镇之间保持正常的联系。


正如衡王府这边的消息能在第一时间传递到柳易容手里一样,现在崇祯这次御前会议的发言同样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萧夜的手


里,而萧夜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报告这个情况。


当柳鹏听完萧夜的报告之后不由苦笑了一声:“没想到信王还是这么用心良苦,明明想要杀戮宗室还是想让我背黑锅!”


不管后人会在这件事情上怎么评价信王,在战场实施杀戮宗室的行动是由海北军实施而不是明军,而且柳鹏可以想见这些从来


没见过真刀真枪的宗室子弟怎么可能在战场之上怎么可能有着卓异的表现,恐怕到时候是海北军杀到手软的局面。


这对于他与海北镇来说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而那边萧夜当即说道:“周王府已经传递消息过来,说是只要殿下允许他们归


乡务农,他们愿意在大齐国中做一顺民!”


只是柳鹏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哎……天下王府宗亲,以周王府口丁最多!”


周王府本身就是上万宗室人口,明人甚至说中州田地半入王府,这或许是一种极度夸张的说法,但是周王府的宗室人口太多,


原本占有的庄田也大得惊人,以至于柳鹏或许会答应其它王府归乡的要求,但是周王府却是保持足够警惕的地步。


毕竟这是上万从小开始就只知道锦衣玉食的宗室人口,柳鹏再怎么用心安置他们也肯定不会满意。


而这上万人口聚集在一起就是一个火药桶,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民变,随时有人会打出大明皇室的名号起事,而那边萧夜就


出了一个不错主意:“信王既然准备借我们的手去杀戮这批宗室,我们也可以照样画葫芦用信王的手来解决这批宗室……”


之前的衡王府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如果没有衡府军在北直隶一系列毁灭性的破坏行动,袁可立与河南官民没有那么快及时转向


过来,正是有衡王府给他们做出的可怕榜样才让河南军民与袁可立明白不投向海北军的话,河南将是一片水深火热的局面。


毕竟河南的宗藩人口比山东多上几十倍,河南的宗藩问题甚至比山东严重一百倍,到时候河南几个王府趁着这个机会起事的话


,那绝对是后患无穷。


但问题在于这些河南宗室人口与衡王府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衡王府当时不但有孙元化的支持,还有海量的东江军可以利用,甚


至有东江军这么一个天赐良机,而现在大明朝廷对于从河南驱逐出来的几万宗室人口可以说是充满了警惕,柳鹏觉得他们没有


起事的机会。


因此柳鹏笑了起来:“萧总管,你说说有什么办法让他们狗咬狗!”


萧夜笑了起来:“让他们相互咬上一番,到时候殿下安置他们也可以省心多了!”


如果说几万名宗室人口无法安排的话,那么在一场空前杀戮之后只剩下几千名或是几百名宗室人口那就好办极了,柳鹏甚至可


以采取分化瓦解的办法来解决他们。


只是柳鹏很快笑了起来,如果只剩下几千名几百名宗室人口,而且这些宗室人口是在大明朝廷的杀戮之下幸存下来只求一条活


路,那么袁可立就可以安排他们的出路,不必由柳鹏来负责。


只是柳鹏很快想到了柳飞与四大贝勒的例子,觉得他们大规模安置在中原会出一些乱子,但是在中土之外还有更多的地方可以


安置他们,毕竟现在全世界的殖民浪潮才刚刚开始而已,别说是澳大利亚,就是美洲与东南来都有许多空白区域。


即使是那些西方国家已经占据的殖民地,只要有足够的价值,海北镇仍然可以从他们背后的宗主国交换回来,当然这些殖民者


如果不肯交换的话,海北镇可以管不好这些大明宗室之类的乱臣贼子。


一想到这一点,柳鹏不由就笑了起来:“萧总管,这件事就按你的章程来办,但是事情做得漂亮些,别让后世史书指着咱们骂乱


臣贼子!”


而萧夜当即说道:“这件事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绝对不露任何破绽!”


只是连萧夜都没想到,自己这次行动居然干得这么漂亮!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jingcaiyued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