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br>

“汤且莹怎么做那是她的事,主人有主人自己的做法。要是以其人之道还给她的话,那就未免降格了。主人是尊贵的皇族,不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还击的。”


夏凝挑了挑眉:“还击是一定要还击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们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不急。好了,答复完成,邮件已经发送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看明天英国那边的意思了。”


虽然夏凝说了暂时不还击,但是这口气,卡罗琳闷在心里不痛快:“不知道明天那个姓汤的又会搞些什么阴招出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俩先出去吧。”


亚瑟站了起来,给卡罗琳递了一个眼色,转身走了出去。


卡罗琳无奈,跟在了他身后。


夏凝合上了电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汤且莹递交的那份文件内容,还真是对我很不利。”


“她说了什么?”


夏凝看向易云睿,半嘟了嘟嘴:“几乎将我的底全部给‘刷’了个遍。就像我是夏明正女儿的身份,然后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事。”


易云睿眼眸微微一黯,他已经清楚对夏凝不利的是哪种内容。


中,英两方合作的是对未来恐,怖份子的强力打击手段,而夏明正的身份却是顶级头目,用恐,怖份子的女儿做合作对象,对两国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和冒险。


但就是这个身份,夏凝就应该退出两国合作项目。


“我们可以选择往后要走的人生路,但不能选择出身。这些年来你所做的事,英方调查得很清楚。也正因为你的身份特殊,所以英方才给了汤且莹一个机会。今天你跟她之间的较量,你抓住了重点,她也抓住了重点。英方等待的,就是你俩如何解决‘重点’的事。”


夏凝笑了笑:“我这算是被自己父母坑了么?”


易云睿看着妻子,心里一阵阵的不舍。


谁能想到,父亲生下女儿,是为了有一天将她了结。


夏明正终其几十年谋划的是戴维斯家族的财产,虎毒尚且不吃儿,他竟然做到如此歹毒。


知道自己父亲要杀自己,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就扛不住了。


妻子还能笑出来,而且一片坦然。


她的内心经受了多少的痛苦和煎熬,才能做到这样的顺其自然?


“他们会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夏凝心里微微一揪,点了点头。


纵使夏明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毕竟是她父亲,他受罪的话她怎么可能没感觉。


但正因为他害的人太多,而且今天的夏明正甚至比以往的他更疯狂……身为他的女儿,她必须要亲手了结!


她和易云睿抓了他几次,也给过他几次机会。但是夏明正所有的行为,都彻底的证明他是一只老狐狸。


不值得可怜!


她的父亲,一次又一次的装可怜,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她。


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


夏凝喝了一口咖啡,很是感慨的说着:“这七天时间不好过啊。”


“这是汤且莹最后一次机会了,”易云睿冷冷的说着:“要是明天再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老公,你觉得她这么做是古先生的意思吗?”


“调查的事情与古先生有关。谈判的策略与古先生无关。”


易云睿判断得如此笃定,她这次要面对的,的确就只是汤且莹一个人而已。


夏凝将手上的咖啡放下:“如果只是以她的身份来说事,要我是英方,我也不可能跟她签订长久合作协议。”


汤且莹是国民天后,说白了这顶多只是一个名衔而已,两国合作是讲实力的。


一个‘戏子’又怎么可能跟戴维斯家族比?


“要是这次英方跟她合作,那戴维斯家族就应该要全面检讨了。”夏凝沉沉的说着:“对于我继承人身份的事,汤且莹绝对会死咬不放。我要私下跟白先生谈一谈。”


“那就现在约他?老婆,兵贵神速。”


夏凝沉吟了一会:“如果英方只是试探的话,根本用不到七天时间。明天就能结束。或者说,今天就能结束。”


话完,夏凝拿了手机出来,拨打着白晋的号码:“白先生,现在方便吗?”


某高级会所。


白晋瞄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易云睿,他坐的地方跟他距离三张咖啡台:“夏公爵,你和易,首,长吵架了吗?”


夏凝摇了摇头:“没有。我约你出来是想确认最后的事情。”


“夏公爵回复的邮件我收到了。用词中规中矩,我想听听夏公爵真正的想法。”


“好,”夏凝顿了顿:“英方的话,是不是很在意我继承人真伪的身份?”


白晋看着夏凝的眼睛:“白某只是个人,不方便也不敢猜测英,方,政,府的意思。但白某就我自己的见解可以给夏公爵一句话。对于身份确认,这是最基本的程序。”


夏凝眼眸一亮,嘴角微微上扬:“OK,白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


“我就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至于夏公爵明白了几分,白某也不敢随便猜测。”


“老晋,你什么时候说话学会绕圈子的?”坐在‘不远处’的易云睿冷声开口:“我俩约你出来是玩文字游戏的?”


白晋笑了笑:“老睿,你脾气还是一如往常的,差!”


易云睿的听力不是盖的,隔了这么远还能听得这么清楚。这男人经过最高强度的特殊训练,已经不能用‘人’的定义来形容他了。


夏凝眨了眨眼睛,老公的脾气不差啊,非常温柔……


好吧,那就只是对着她温柔而已。


“另外一点的是,我想向白先生提一个过份的要求。你这次过来其实也就只是试探我和汤且莹之间的实力。详细合作方案还要回英国后仔细斟酌。既然还要斟酌,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明天将事情了结好吗?”


对着夏凝这个大胆的要求,白晋似笑非笑:“将三天压缩成一天,难道夏公爵就不怕自己被PASS出局?”


夏凝手一摊:“我倒是觉得英方不和我合作的话,那是英方的损失。”


“嗯……自信是一个商人最起码的心态。对着夏公爵的这份淡定,白某佩服,欣赏。”


“请白先生省下客套话吧,给个准复,明天确定?”


白晋沉吟了一会:“一小时后答复你。”


“OK。那我和我老公要不要在这里等?”


“不用,等会我给你答复。”


“好。”夏凝站了起来:“那就先失陪了。”


夏凝走向易云睿所在的座位,易云睿隔空高喊:“老晋,别太久,你老婆等你回家吃饭!”


白晋脸上条条黑线划落。


“麻烦,”夏凝朝服务生招了招手:“给我一杯伏特加。”


易云睿脸色一变:“等会,你又喝酒?”


妻子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喝酒,她现是心情不好吗?


“是啊,想喝就喝了。”


“你不高兴吗?为什么不高兴?说来老公听听。”


“不是不高兴,只是想喝酒。”夏凝朝服务员打了个手势:“速度拿来,谢谢。”


易云睿犹豫了一秒钟:“刚才老晋欺负你了?”


“没有。”夏凝咬着下唇:“平衡一下心里的情绪。”


易云睿努力理解着妻子这句话,妻子心里有很多情绪?


那是……压力吧?


夏凝拍了拍丈夫的手:“女人心海底针,首,长大人不要猜了。你会很累的。”


“别人的心思我不在意,我在意你的。”


夏凝眼尾处瞄了一眼白晋所在的地方,发现他已经离开:“将三天压缩成一天,我只是不想等那么久。等这个项目尘埃落定后,我想回C市。”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有了觉悟,但是坑压性还是有待提高。


原来妻子是想回家,易云睿心里一软:“嗯,我们快点回家。”


夏凝正想说什么话,瞄见迎面而来的人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


“这么巧啊,夏公爵,易,首,长。”


汤且莹人到声到,径直坐在两人桌子处:“不介意我搭个台吧?”


“介意。”不等妻子发声,易云睿直接拒绝。


妻子心情已经不好,见到汤且莹就更加不好了。


“没,我说完我该说的话就会离开。”汤且莹拿了烟出来,点燃后抽了一口:“刚才你跟白晋见面,我就在外面看着。”


“既然汤姐已经看到了,为什么不进来说话?”


“你跟他说的事,肯定会对我不利。与其自讨没趣,倒不如等他走了我再和你聊。”


这时服务员拿了酒过来,夏凝倒是不想喝了:“汤姐有话请直说吧。”


“伏特加,夏公爵,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喝这种酒?”


“我不喜欢,只是想喝而已。”


“想喝而已……”汤且莹喃喃说着这句话。


只是喜欢而已,就如夏凝的想法,突然的天马行空,大胆激进,让她防不胜防。


浸YIN社会这么多年,她什么人没见过,她很容易就能将人看透。


但是夏凝的话,认识她这么多年,当初一眼她就读懂了她。


这个她自认为最容易看透的女人,到如今却是越来越看不透。


汤且莹将烟放下,看着夏凝,一字一顿的说:“这次两国的合作,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